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11章:卖弄点子

《绝恋大清》

第11章卖弄点子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白马被我当宠物养,每天给它洗澡,理毛,喂嫩草,马儿也通人性,一见我就摇头蹭上来。

过了十来天,小白长大了不少,别的马总有一股子骚味,唯独我的小白,还有淡淡的花香,本小姐给它洗得是花浴。我也能慢慢骑着他,小跑几步了。

小白被我系在门口,马棚太脏了,我舍不得,四阿哥也由着我。山庄的一边就是一个盆地,地势很平,太阳西落的时候,我总喜欢领着小白,到平地溜上一圈,走着去,骑着回来。

照常牵着小马出门,沿着小路往前走,边走边唱道:“你挑着担,我牵着马,迎来日出,送走晚霞,踏平坎坷,成大道……”

身后传来一阵马啼声,急着把小白往边上拉,想着等他们过去了再走。几匹马在我跟前停了下来,原来是四大王子,八阿哥笑问道:“你为何不骑?”

九阿哥阴着脸,眼光凛冽像是隆冬的北方,让我发冷。十阿哥与十四坐在马上,还不安份,伸腿来踢小马。我挡在小马前面,笑道:“回八爷的话,奴婢想跟马儿一起走走。”

十阿哥哈哈大笑道:“跟小公马对上眼了?”

十四忍不住笑出了声,九阿哥好似十分的解恨,似乎在他眼里,小马成了十三,被人牵着走,定是没骨气的。

八阿哥斜倪了十阿哥一眼道:“十弟,别口无遮拦。”

电视里的大侠、英雄飒飒英姿,几乎十有八九是在骑马,大概这马就像女人的高跟鞋,能增加高度吧!可是我却极不喜欢,因为马骚味太浓了,这男人天天骑着马,不骚才怪呢?

我如今正被一股马骚味包围,忙转了个身,淡淡地道:“若是几位爷没事,奴婢走了!”

小白也似不喜,顺从地跟着我走,十四赶马上来轻问道:“生气了?”

我无所谓地耸耸肩,回头朝八阿哥微微一笑,失口否认,:“没有。”

十四跃下了马,突问道:“容月,你的马怎弄得像娘们似的,一股花香啊?”

十阿哥听十四一说,也好奇地跳了下来,用鼻子嗅了嗅,我拉起小白加快了脚步。小白也似有不快,快步跟上,几个爷莫名其妙地跟着我走。

十四追问道:“你快告诉我,怎么弄的,回头我试试。”

我无奈地边走边道:“十四爷,很简单,奴婢只不过给马儿洗了花瓣浴而已。”

十阿哥哈哈大笑道:“十四弟回头跟弟妹要洗澡水就行了!”

这个十阿哥害得我差点大笑出声,十四瞪了十阿哥一眼道:“十哥,你少无说八道。”

一向持重的八阿哥也大笑出声,十阿哥还满面光荣,好似自己都比别人聪明。还不依不饶地道:“容月,你说爷说得对不对?”

“对,十四爷你真傻,十爷比你大好几岁,自然知道的多,怎么也比您经验丰富。”

十四刚开始眉头微皱,似有不快,听到最后乐哈哈出声。十阿哥正好相反,开始洋洋得意,后来瞪着我道:“死丫头,你这是夸爷还是损爷啊?”

我跨上了马,笑嚷道:“各位爷,我先走了!”

小马快步往回走,十四紧跟了上来道:“前儿,额娘还问起你呢,不如今儿去一趟。”

我心里嘀咕着,找我能有什么好事,笑道:“娘娘身体可好?”

十四脸上一脸惆然,淡淡地道:“一到夏天就说身子骨酸痛,要不烦劳你去一趟。”

有了前车之鉴,我再跟他一起去,真成棒棰了,再让他那个疯哥哥瞅见了,我还有活路?忙回道:“奴婢明儿去看娘娘,今儿天色已晚,先回去了,十四爷再见!”

对身后的他挥挥手,头也不回的,扬长而去。

第二天午后,我给小白净身,自己也洗了个澡,往那拉氏行帐而去。那拉氏近段时间倒是对我慈眉善目,拉着我的手道:“妹妹真是稀客,怎就不来找我?”

我笑着给她请安,推迟道:“福晋,妹妹两字实不敢当。”

那拉氏笑道:“别人不知情,我是知道的。你既不愿进府,就认我做姐姐吧,咱们以后也好常来常往。”

我羞愧难当,企码也算抢了人家丈夫,却还受她抬爱,笑着:“那就谢姐姐了。”

两人说了会话,无非是些家常理短,真怕哪天跟她一样唠叨。我提议道:“姐姐陪我去看德妃娘娘吧,听说她老人家找我。”那拉氏笑着立了起来:“妹妹不早说,那就走吧!”

那拉氏竟拉着我的手进了额妃的寝宫,看来还是与人为善好,好歹少份麻烦。德妃现住的地方也只一进屋,自然不能跟宫里比,德妃见我们进来,好奇地问道:“你们何进碰到的?”

我跟着那拉氏给德妃请了安,那拉氏笑回道:“额娘,这是儿臣新认的干妹妹。”

德妃自然不明白其中的关系,笑道:“这丫头,本宫也喜欢,病可好些了?”

我受宠若惊地答道:“回娘娘的话,奴婢好全了,让娘娘记挂着,奴婢真该死。”

德妃笑笑,看来今儿状态不错,有点十四的味道。我施了礼问道:“听说娘娘腰酸,四爷与十四爷都让奴婢来瞧瞧,要不娘娘再让奴婢试试?”

德妃笑着对那拉氏道:“那就试试吧,也不能驳了两个儿子的孝心。”

那拉氏感激地朝我笑道:“今儿,儿臣也要跟容月学学,那天也好尽尽孝心。”

德妃笑着卧在榻上,我轻轻地给她按了个遍。被人这样轻按着自然舒服,太医是男的,又不能直接触碰这些娘娘,才有我这种蒙古大夫的生存空间吧。

德妃与那拉氏慢慢地说着话,一晃一个时辰都过去了。德妃已有四十多岁,又生了五六个子女,近几年明显的衰老,脸上的皱纹像水波连连,那是白粉盖不住的,且皮肤干得很。

心里有了个主意,朝她们道:“娘娘,不如今儿奴婢帮您洗个脸,您只要躺着就行。”德妃一听来了兴致:“行,今儿就随你弄吧!”

那拉氏好奇地看着,我笑道:“福晋,娘娘好了,给你也洗一下如何?”

那拉氏笑看向德妃,脸上却是无比的期望,德妃道:“好久没有这种趣事了,就听这丫头的吧,咱娘俩又不是外人。”

那拉氏欣喜地谢了恩,我让小太监找来了几根嫩黄瓜,又让碧玉打来了水,放在边上,德妃从坑沿往里躺。

先用温水洗去脂粉,随后用宫里自制的原始洗面奶,边洗边按摩,德妃一脸惬意的神色。其他人都好奇的围到我的身边,好似自己做了美容导师。

把黄瓜片贴在德妃脸上,轻说道:“娘娘,不要说话,不然会掉下来的。”德妃点点头,我接着给那拉氏做好,贴好黄瓜片,坐在一边休息。

刚刚完毕,四阿哥与十三乐呵呵地迈了进来,脸上皆是询问之色,好似我出现这里必是坏事。二人请安道:“儿臣给额娘请安,额娘吉祥。”

这两个大傻,德妃自然没搭理他们。我给他们一个惊恐的眼神,他们皱眉担忧地对眼互似,还以为德妃生气了,重又请了一次安。

碧玉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抿着嘴道:“两位爷,你们都着了容月的道了,娘娘这会儿不能说话。”

四阿哥与十三这才立了起来,不爽地斜了我一眼。走至坑前,四阿哥见那拉氏也躺着,满脸问号。

碧玉给两人上了茶,我怕四阿哥一出口,露了陷,于是开口道:“四爷您让奴婢来,奴婢就会这些。”四阿哥自然是明白人,笑着打量我,十三也恍然大悟似地朝我投来赞赏的眼神。

过了十来分钟,黄瓜片一拿掉,德妃兴奋地说:“脸上真舒服。”那拉氏也附合,德妃笑道:“丫头说吧,今儿高兴,想要什么都可以。”

我施礼道:“谢娘娘,娘娘高兴就是对奴婢的赏赐了!”心想别那天一不高兴,翻脸就行了,金银珠宝咱现在也买得起。

看着四阿哥与十三宠溺的眼神,我又沾沾自喜,不名所以了。乐呵呵地道:“娘娘,若是信得过奴婢,每天早上一起来,就喝一杯白开水,早上吃一个白煮蛋,喝一杯牛奶,都吃水果,少吃油炸的,油腻的东西。早上吃得要好,中饭吃得饱,晚饭吃得少,饭后走一走,不仅身体好,皮肤自然也会好。”

德妃对身帮的宫女嘱咐道:“都记住了,本宫越来越信这丫头的话了。”又转身对四阿哥与十三道:“额娘谢你们一片孝心了!”

四阿哥与十三笑道:“只要额娘高兴,儿臣也高兴。”

与四阿哥他们一起退出了宫,累得我扭脖子挠胳膊,四阿哥笑着朝我摇头,好似我朽木一根。那拉氏恭敬地朝四阿哥道:“爷,不如今儿再叫上十三弟妹,一起用晚膳吧!”

四阿哥笑着点点头,那拉氏朝我道:“妹妹也一起来。”

我弯腰作揖,笑道:“谢谢姐夫,谢谢姐姐。”

四阿哥与十三瞪大眼不解地望向我,那拉氏解释道:“爷,是我自作主张,认容月做妹妹,请爷恕罪!”

四阿哥淡淡地道:“你二人愿意就行。”

十三抿着嘴乐,被我瞪了一眼,那拉氏施了礼,就回帐准备去了。十三也说去叫喜薇,留下了我们两人,四阿哥盯着好奇地问道:“这会儿,不吃醋了?”

我撅着嘴,不服地道:“谁吃醋了,要不改成干额娘?”

他笑着瞪着我道:“死丫头,别嘴不饶人,看在你今儿表现好的份上,不与你计较。”

说着朝帐里走去,皇子住得果然比我大多了,里边样样俱全。不解的是,四阿哥又有自己的行帐,就像在府里也有自己的房,夫妻分房而住,女人真可怜,总是等着这些爷来宠幸。

我尾随着进了他的帐篷,他笑道:“来,给爷也按两下。”

我转身就往外走,也不问我累不累,这奴隶也有休息的时间吧!他顺手拖住了我,柔声道:“行了,不让你干还不成,陪爷说会话吧。”

我笑着粘到他的身边,侧头问道:“想问什么?”

他欲言又止:“你跟福晋?”

我靠在他身上,轻声道:“她是个善良的女人,也是爷的贤内助,容月自叹不如。”

“爷的福晋自然是好的。”这家伙一听我说好话,就自吹上了。我闭着眼斜靠着,他扶正我,凝视着我询问道:“你就不能进府来?”

我一时不知如何面对,索性躲进了他的情里,轻声道:“爷若是喜欢现在的我,就别强求我。”他叹了口气,我竟脑袋混混沌沌地睡着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迁居之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