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12章:迁居之喜

《绝恋大清》

第12章迁居之喜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给新家想了一个好名,就叫花房。过了十来天,花房里所有的细节都已布置妥当,人员也招好,一个门卫,二个护卫,一个清雅居培训过的婢女,加上我共五人,除门卫是男的外,其余的都是女子,天子脚下相对而言还算太平,想躲个清净,所以不想有太多的人。

今儿从花房回来,再也忍不住了。想着跟十三说,定不会同意,那就来个先宰后奏。十三在四阿哥的力保下,掌管了原些太子管的刑部,听说十四也独挡一面,管了兵部。十三更加繁忙,早出晚归,四阿哥也好久未谋面了,现如今也惯了。

本来我就不喜多买东西,只是一些衣物,三两下就搬好了。给十三与四阿哥都发一张请贴,权当是迁居宴请两位。

在厨房忙了一个下午,才把晚餐准备妥当。房里的烛台上点了许多蜡烛,房里亮堂堂的,门卫赵力跑了进来道:“小姐,两位爷到了,站在门口不进,说是让您去接。”

我抿着嘴笑道:“知道了,芬儿、圆儿、满儿准备小菜。”她们都笑着应声,忙碌了起来,三人原是小红等俗名,被我改成了芬芳满园,只是穷人家的孩子,还是少了几分雅气,个个朴实的紧。

我没写明自已的身份,还摆了个噱头说故人相约,难怪他们不敢进来。

我走过小木桥,就大声地喊道:“四爷、十三爷。”两人都惊喜回过头,愣在门口。十三惊问道:“你也被请来了?”

我捂着嘴笑了笑道:“寒室简陋,两位贵客里边请。”我做了个请的手势,四阿哥与十三更加地迷惑了,但都未细问,打量起小院来,跟着我进了餐厅,三人围坐在长桌上,十三还是忍不住地问道:“你这是唱得哪出?”

我担心地瞄了一眼四阿哥,忙跪道:“回十三爷,就是我的新家,奴婢是选秀女进的宫,被派到十三爷处,如今按宫规,也到了出府的年龄了,所以请十三爷恩准,让奴婢出府。”

十三与四阿哥都惊愣着望向我,十三摆摆手道:“你先给我起来。”四阿哥则冷声道:“让她跪着,口说奴婢,分明是爷的主子。”

十三伸出的手停在当场,看了看四阿哥,又看了看我,骑虎难下,索性摆手道:“罢了,我不管了,你跟四哥说吧!”

我抬头肯求四阿哥,只见他怒气冲冲,我低语道:“十三爷,我也不管,既然你不管了,就说明你答应了,所以我自由了。”说完站了起来,十三瞪大了眼,四阿哥冷盯着我,站了起来道:“十三弟,走。”

这下可让人傻眼了,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他们两人道:“别走,我也是为了十三爷好,免得府里的福晋误会,生出事端。”

十三痛惜地瞄了我一眼,别开了头。四阿哥若有所思,随即道:“那就跟我回府。”

十三闻言淡淡地看向了我,我忙回绝道:“不行,那不是换汤不换药。求求你们了,我这里离你们也不远,若是你们哪天被福晋吵烦了,到我这里来躲两天也不错啊。”

十三笑骂道:“你个乌鸦嘴。”四阿哥叹了口气道:“罢了,这事就随你,不过给你派两个护院来,以防不测。”

我就知道他不会如此爽快,派人来监视我,反而以退为进,又不能一口回绝,否则定是相争不下。见我答应,他才笑道:“快上菜吧。”

菜早就备好,一一上了来,又倒了酒,三人对饮了起来,十三边吃边道:“也好以后爷也多了个躲清静的地方,等会儿带着我先熟悉一番。”

四阿哥也说极是,我只好笑着拖长声道:“是,两位爷。”

他们见我答的不情不愿,都轻笑出声。想想真亏,我的院到头来,还是成了他们的势力范围。餐后,带他们转了一圈,十三感慨道:“虽没什么名贵摆设,但可谓是温馨之家,容月给爷留个房,我做你的食客。”

四阿哥没有说,可他的眼神惊喜中带着满足,好似这里是为他而建,一副主人的神态。可怜的我只能陪笑道:“好啊,就怕两位爷,把容月渐忘了。”

两位这才笑着告辞而去,我叹了口气,回房漱洗一番就睡了。第二日,十三把画儿送了来,四阿哥则送了两位人高马大的护院来,我只好照收不误,把两护院安排在了外院,好在我的内院还有后门,他们也耐何不了我。画儿与我相处许多时日,还是当我的贴身丫头,相对而言还是她比较了解我。

一连六天没有出府,与府里的小丫头们自得其乐,刚开始她们都不敢言语,熟了后才跟着说笑,芬儿与圆儿是会武功的,每天早上让她们领着教些简单的拳路,权当强身健体。满儿从清雅居出来,则擅长厨艺,而画儿又是个绣花高手,所以她们各有所长,我则取众人所长,为自己所用。

十三与四阿哥成了常客,四阿哥还时常来住上几日,真把此地当成自家的后园了,只让我哭笑不得。天也越来越热,我索性躲楼上不出门,把四周的门窗都打开,清风袭袭,抚动细纱,倒有几分空中楼阁的意境。

楼下传来了画儿的喊声:“小姐,四爷与十三爷来了。”我走至窗前道:“请他们到楼上来吧。”

我懒得下楼,就等在了楼梯口,十三一见我就笑骂道:“好大的架子。”四阿哥也笑道:“十三弟,你我现如今是客,哪能要求主人。”

我扁扁嘴,朝他们道:“那就请两位爷到外院客厅吧,我自当好好相待。”十三这才笑道:“别,爷还是喜欢这里。”

四阿哥一脸细汗,让画儿送来温水,十三接过布巾不解地问道:“大热天为何给我们热巾啊?”

四阿哥则笑笑,摊开擦了起来,十三擦了后,才笑道:“还真比冷巾舒服,果然是世外桃源,与众不同。若是今年不去热河,我就到这儿来避暑了。”

四阿哥也笑道:“人家的脑子就是好使,不像咱府上的房子紧挨着,夏天吹不进风。”

我端上了冰茶,水果拼盘,笑问道:“在这里用饭吗?”十三笑道:“还用问,快准备去。”

我站在窗口拉了拉绳子,楼下的铃铛一响,画儿跑了出来,我吩咐了下去。十三搞笑地猛拉起绳子来,我忙阻止道:“十三爷,快住手,别乱了规矩。”

十三朝我笑道:“几日不来,又出新花样了,这个有意思,我得学一招,回家装一个。”

我脑中蹦出了个想法,掩嘴笑道:“我有个更好的主意,两位爷要不要听听?”四阿哥与十四都好奇的说道:“说。”

我未说出口,自己先笑个不停,四阿哥警惕地朝十三道:“瞧她那样,定不是什么好事,不想说就别说了。”

我才强忍住笑,道:“二位爷,在每个福晋院里都挂上一个,想哪个福晋了,就拉拉绳,企不方便多了。”

十三忍不住大笑出声,四阿哥则瞪了我一眼,十三道:“爷真想把你的脑袋打开瞧瞧,里边是不是跟别人不同。”

“十三爷,你不会梦游吧,我以后可不敢留你住。”十三惊问道:“什么梦游?”

原来还不知什么是梦游,于是装做恐惧的答道:“梦游就是半夜你不自觉得起来,做了些事后,又睡了回去,可第二天对做的事一无所知。最可怕的就是,有些梦游的人,拿着把刀跑到别人房里,用手指敲敲别人的脑袋,若是响地脆的就一刀下去,若是不脆还好些,躲过一劫,您说可不可怕?”

十三与四阿哥都听得一愣一愣的,四阿哥不解地问道:“这是为何?”

“因为他把别人的脑袋当西瓜啊!”

十三若有所思的拍了下桌子道:“你还真帮了我个大忙,上个月广东报上来,一人犯半夜杀了妻子,还死不承认,弄不好就是这种情况。”

四阿哥惊问道:“真有此事?”

十三点头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谢了。”

四阿哥笑着又打量起我来,弄得我突然紧张了几分,以前看少年包青天,常笑线索太凑巧,今儿才发现,这世上的事真有赶巧的。

四阿哥转而与十三道:“这个太子,脑子像受了刺激,行为越来越怪僻了,跟老八像是乌眼鸡似的。”

十三也道:“真是,我都怀疑他是不是傻了。容月你说说这可是病?”

我皱眉扁嘴,见他们也皱眉,一脸探究的神色,只好答道:“其实太子爷也挺可怜的,你们谁也不会明白他的苦处。”

“他有什么可怜的?”十三立马反驳道。

四阿哥拿着佛珠,若有所思,点头道:“容月说得极是,只是如今也变得可恨了。”

太子的今天跟这些兄弟的虎视旦旦有直接的关系,十三无心与太子位,自然少了一份理解。“这样的太子,已不值我老十三一保了。”

“十三爷你可要记住自己说的话,别再掺和进去,免得又遭连累。”这十年圈禁,还真不知会不会发生。

四阿哥问道:“老八最近借病,躲在家中,会不会有什么新举动?”

十三摸着下额摇头,我瞧了瞧时间道:“别说这些了,用餐去吧。”四阿哥与十三都不起身,像是在我这里能理出头绪来似的,大声道:“吃饭了,两位爷。管别人做什么,做好自己的,不就行了吗?”

四阿哥抬头看向我道:“你有好主意?”

我急忙摇摇头,他盯着我道:“说说又无妨?”

我真是郁闷,只好道:“我只知道,把该做的事都做好了,总会得到别人的关注,有句话说的好,是块金子总会发光的。”

四阿哥这才起身道:“跟戴铎的话异曲同工。”十三也笑着点头,我忙领着他们下楼,吃了中餐后,送至门口,我才像完成一次国家级接待任务。

……本章完结,下一章“福祸难料”↓↓↓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