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13章:福祸难料

《绝恋大清》

第13章福祸难料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老四去热河已一月有余,天热懒得出门,加之孕反应,简直如在人间炼狱。幸亏画儿时时给我打扇,才不至于烦躁摔东西。

除了早晚到院中小坐外,其余时间都在小楼呆着,忆忆旧事,抚抚筝打发时间。心烦的时候,就骂老四出气,不知他的耳根发不发痒。

“一片芳心千万绪,人闲没个安排处。哎……哎……”用完早膳后,拿筷子边叹气边敲起碗来。画儿夺过我手中的筷子,打趣道:“小姐,想爷了?”

侧身目不转睛的注视她,她一脸尴尬之色,皱眉询问道:“画儿,你是四爷的人还是十三爷的人?”

她咚的一声跪在我的面前,吓了一跳,忙让她起来,她却战战兢兢地低头道:“小姐,对不起,我……。”

看她还算老实,没有辩解,拉她道:“我开玩笑的,起来,快去准备一下,今儿去江府。”她这才笑着起来,快速跑出了门。这府里大概除了满儿、芬儿、圆儿其他的全是卧底。我的花房啊,花欲静而风不止。

坐在书房里等画儿,赵力却报十三来了。我忙迎了出去,十三神采奕奕,负手大步朝我走来。“十三爷希客啊,怎么来我这冷宫了?”

至从四阿哥出京后,十三很少来花房,不知是不是为了避嫌?十三抿嘴笑道:“府里事多,身体可好?给,四哥的信!”说着把信递到了我的面前,我随手接过,捏在手里。十三询问道:“不打开看看?”

我扁扁嘴道:“还能写什么?不许到处乱跑,凡事要小心,不然回头可不饶你!”我摆出四阿哥的姿势,学着他的口吻和声音,十三听了开怀大笑。

笑着与他走进了小楼,让画儿盛了一碗冰冻水果羹给他,他试了口,津津有味地点点头,笑道:“好东西,还有不?”

画儿笑着又送来一碗,十三边吃边道:“你快回信吧,帮你带去。”

我这才拆开信,仔细看了起来。扬扬洒洒两张纸,一半是对我的叮嘱,另一半则写了些琐事,平平淡淡地言谈中,也透露出他的一份相思之情。

心里有了个主意,今儿就教教这个老封建写情书吧,于是笑着提笔。

胤禛吾爱:

我是如何思你?说不尽万语千言。

我思你之深邃,之宽广,之高远。

尽我的灵魂所能——犹如探求玄冥中神的存在和美好之极。

我爱你,如每日必需,阳光下和烛焰前都少不了。

我自由地爱着你,像人们争取他们的取利。

我纯洁的爱着你,如人们对赞美事物的虔诚。

我爱你,带着我昔日悲伤时的那种激情,童年时的那种诚意。

我用呼吸,用微笑,用眼泪,用我整个生命来爱你!

你听,风带去了我的叮咛。

你看,云载去了我的愁丝。

蚊子传达了我的爱意,吾爱你要善待信使啊!

耍你的人月儿

我把信折好交给了十三,十三笑着询问道:“没见过写到底笑到底的。”我打趣道:“解气呗!喜薇可好?”

十三淡淡地道:“还行。”又关切地问道:“你最近可好?像是瘦了。”

我笑着答道:“挺好的,就是天太热,心烦气躁的。今儿陪我弹一曲如何?”十三摸出笛子,笑立道:“早备好了,上楼。”

十三这回未去避暑,一来府中有两个福晋有身孕,二来也是因为跟康熙的关系,自然心中也有些郁闷。我不愿去深究别人的私事,但想尽到朋友之责。

上了楼坐定后,朝他道:“十三爷帮我谱曲吧,听着啊!”画儿给十三上了茶,十三就笑坐在了桌前,我便大声唱了起来:

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戏,恩恩怨怨又何必太在意,名和利啊什么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世事难料人间的悲喜,今生无缘来生再聚,爱与恨哪什么玩意,船到桥头自然行,且挥挥袖莫回头,饮酒作乐是时候,那千金虽好,快乐难找我潇洒走条条大道,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笑看红尘人不老,把酒当个纯镜照,我得意的笑,又得意的笑求得一生乐逍遥

十三边哼着调,边记录了下来,最后笔一搁,笑道:“好曲,知我者容月也。来,弹着试试。”

他自己坐到了筝前,边抚边唱了起来,我也边打拍子边大声相和,两人时而对视而笑。一曲罢,又一同大喊了几声,我得意的笑……

虽然过得平平淡淡,日子还是从指间匆匆流走。明显得感觉到温差,一叶落而天下知秋,院里的树叶不知在何时渐黄了。

十三府这几日喜事连连,喜薇生了个女儿,紧接着兆佳氏生了个儿子。我送了大大地一份贺礼,但是生女生儿一视同仁,也对喜薇的支持。

今儿又是我可以出府的日子,就像坐牢可以放风一样,自然不能错过。我一出门,芬儿、园儿、满儿、画儿都紧随而至,好似如临大敌。有时觉得自己怪折腾人的,真有点过意不去,但我的权力又不想被剥夺,所以只好尽量的不让她们担心。

走至一家布店前,想着做几件现代装穿穿,画儿至始至终扶着我,好似我是玻璃瓶子,一下就会摔碎似的。平日里跟她们就似朋友,为了防止她们之间互相比较,所以凡事都一视同仁。

几个小丫头看到漂亮的布料,都笑着往自己身上比划,掌柜的更是嘴皮子直翻,大力招呼。反正咱有钱,就摆回阔吧,大声道:“她们试过的,还有这白纱,粉色的,宝兰的多给我来一匹。”

画儿她们惊讶地大声道:“小姐,需要买这么多吗?”伙计早就热得屁颠颠地包扎了,我笑道:“每人做一件,剩下的给孩子做小衣,怎么用不完?”

还是满儿憨,笑道:“谢谢小姐!”其他的人都推辞着,我故做生气的指着她们道:“不要就别跟着我了,婆婆妈妈的那是我手下的人。”她们相视一笑,伙计看着我们一愣一愣地,还嘀咕道:“我怎没这福气!”

又逛了几家,画儿嚷着该歇歇了,这才回到马车上。马车穿过几条街,突然觉之这一带挺熟的,原来跟小院很近了,好久没去哪儿了,不知密道还是不是原样?想着跟胤禛一起种的枣树,如今该结枣了吧!一时兴起,就让芬儿把马车停在了院门口不远处,我下了车,让其他人都在车上等。

院门还是如故,轻轻地扣响了铜环,门里传来问声,紧接着吱呀地打开了。还是那看门人,只是眼珠子直打转,低头道:“给小姐请安!”

我笑着回了声,就往里跨,他一脸欲言又止的神色。“怎的了?”我摆起脸,淡淡地问道。

“小姐,若想进内瞧瞧,等奴才进去通报一声。”他的话让我一惊,笑问道:“四爷回来了?”

他忙摇头道:“不,不是的,是年小姐暂住在里边。”话声刚落,我笑凝在脸上,心却似被掏空了般,耳际嗡嗡做响,心里不断地说:“容月,不能在人前丢脸不能在人前丢脸……”深吸了口气,笑问道:“是年将军的妹妹吗?几时住进来了呀?”

他先是面露难色,最后看了看里边,轻声道:“小姐,你素来对我关照,我也不瞒您,住进来有三个来月了,爷让我好生伺候着。这位主子可不像您,常耍小姐脾气……”

我还未等他说完,转身就走,心冷的跟冰柱似的,原以为只要两人的世界,有属于两人的回忆,眼不见为净,不去想他的三妻四妾。既然自己爱他,只要坚守着两人的默契,也就罢了。到头来连这个狭小的空间,都不能完整保存,难道真的是我太贪了吗?

“小姐,这是怎的了?哪儿不舒服吗?”我魂不守舍的,任凭她们问着。想着一次次的伤害,不由得泪眼朦胧。上了车,低声抽泣起来。芬儿愤慨地大声道:“小姐,你说是谁欺侮你?我去跟他拼了。”话音一露,芬儿与园儿都提剑跳下了车,我忙擦泪喊道:“都给我回来。”

我再也不想忍耐了,原本自尊心极强,凡事不低头的人,如今变得连自己都认不得了,在现代生活了二十二年,也没流过哪么多泪,虽然生活艰苦些,也没受过这种心灵折磨。

把她们四人叫到跟前道:“我向来当你们是姐妹,我实话实说,我想出门一段一时间,你们若是愿意跟着的,我自然欢迎,若是不愿跟的,也请不要泄露。”

芬儿、园儿、满儿都紧回道:“小姐到哪儿,我们就跟到哪儿!”画儿一脸犹豫,担心道:“那爷……”

芬儿她们都一脸鄙视地盯着她,画儿红着脸低下了头,我轻声道:“画儿,你跟我也多时了,该是了解,我并不是一个只为男人活着的人,若是他负了我,我是不会委曲求全的,虽然我也出身低微,可同样是有尊严的,别人看不起我没关系,而我决不能看不起我自己。你若不愿意,我也有办法让你不受罚。”

“小姐,不是我不愿意,而是我的父母都在爷府里,我怕连累他们,对不起。”画儿哭着叩头谢罪,芬儿她们听她这么一说,都叹了口气。我忙搀起她道:“画儿,我不怪你,我若是你,也只能如此。”

真正是祸福难料,我不能让我的孩子,一出生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与她们商量了对策后,就匆匆回府,为再次逃亡做周密的准备。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不气死他也要累死他,哼……

……本章完结,下一章“重揭旧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