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2章:流水之音

《绝恋大清》

第2章流水之音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小顺子就抱回了一架古筝,说是十三让送过来的。一播琴弦,古筝如水流动的声音从指间流出。手指在琴弦上滑过,还有几分熟悉的感觉,心想或许这身体的前主人是个抚琴高手。

古代的大家闺秀通音律亦是常事,虽然花容月是孤儿,可她的叔父亦是进士出身。若是真如此,那我即使找不到音阶,企码有学习的潜质。趁着自已做事的三分钟热度,一个一个试音,然后把相应的数字贴在琴弦边上。

左顾右盼的等到十三回来,忙上前拉他道:“十三爷,你怎么才回来,我今儿都出门看了十来趟了,急死我了!”

十三脚步一停,乐呵呵地戏笑道:“就这么想我?”

对着没个正形的小主子,还真没辙,斜倪道:“是,容月就欠你这个东风了。看我把音都找准了,也注好了,只等你的谱了。”

十三一看我贴的音符,哈哈大笑起来:“你这是跟十四弟学得吧,十四弟学洋文总是在后注上汉文,good后面注上狗的,你这是……”

原来三百年前就有先祖啊,老十四够聪明,笑道:“那十四爷可真是我们的开山祖师,我刚开始学洋文的时候,也是采用这一招的!”

十三收敛了笑容,不可思议的盯着我,惊问道:“你也学过洋文?”

真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总是一得意就忘形。不会讲满语,却识得洋字洋文,常又说些不合时代的言论,弄不好把我当妖怪给灭了。

想着拒不交待回家过年,若是交待牢底坐穿,奉承道:“跟十三爷学得呗!”

十三思索了片刻,又盯着我道:“我何时教过你呀?”

我还振振有词地反驳道:“怎么没有,就是十三爷的书教的我,只是这洋文未进宫前跟洋人学过几句,奴婢不是跟你说,我有举一反三的能力吗?”

十三露出被别人唬弄了的表情,我心虚地避开他的睛神。十三拍拍我的肩道:“罢了,你既然有这等天赋,以后就跟着一起学吧。”

感激地对十三点点头,十三从此就真成了我的挡箭牌了。没过多久,十三就完成了一张曲谱,原是我会唱的歌,跟着歌的旋律背曲谱,果然有效多了。

傍晚,还真拿了几本英文、算数等方面的书给我。一翻竟是最初级的,被我丢到了一边。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按古人的说法,十年寒窗苦读。

第二天一早,十三送我去十五公主的住处。公主的住处竟在西面,简直要绕半个后庭。若是读过清史,你就会觉得成为皇帝的女儿决非幸事。都说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可康熙的女儿大部分都以和亲的性质远嫁蒙古。不仅不能与婆婆公公住在一起,与丈夫同住也很困难。想与丈夫同床共枕,还得买通管家婆。不然要么多方阻止,要么责骂他们不要脸。

公主说白了就是皇帝宠络大臣的工具,连与自己母亲的关系也很疏远,一年也就见几次面。所以即使有委屈,说与自己的母亲听,母亲也不搭理。因为这种规矩,生育有子女者很少,且大多红颜薄命,二十来岁就命归黄泉。

今儿见的十五公主与十三阿哥同母所生,生于康熙三十年,今年才九岁。走了近半个小时才看见十五公主的住处。也是一个四合院式的房子,但比阿哥所略小些。刚至院内,一个粉面桃腮,娇小伶俐的身影从厅中跑了出来,一上来就抱住十三:“十三哥,你来了!”

十三略下蹲,抱起十五公主,笑道:“睛婉妹妹可好?今儿十三哥给你带了个徒儿来,你可得好好教着。”

“奴婢给公主请安,公主吉祥!”

睛婉这才把目光移向我,急忙从十三身上挣扎了下来,向我跑来:“呵呵,原来是姐姐啊,太好了!”

十三一脸茫然地看着我们,睛婉挽着我的手臂,转身对十三说道:“十三哥,你放心好了,我会好好待姐姐的!”

我一脸黑线,好像我成了她的童养媳似的。十三走至我身边,笑问我跟十五公主是怎么一回事,我朝他做了个鬼脸,低声道:“爷没发觉我魅力无穷,大小通吃吗?”

睛婉笑容可掬,拉起我就往屋里走。十三呶了呶嘴,大声嘱咐我要好好学,睛婉不耐烦了应了声,十三才笑退出门,匆匆去了上书房。

睛婉认真的教着,从如何拨弦开始,到曲谱的细节。只可惜我哪有这么聪明,左耳进右耳出。一把掌打不成胖子,我就慢慢地拨动每个音弦,一小节反复的练,总算能连着弹一两句了。

或许有点会的时候,人的学习激情最高。睛婉看我自己练着,就找其他的事来做。到了下午硬是让我陪她放风筝,必竟是一个九岁的小丫头,好玩的天性使然。于是加上睛婉的贴身宫女红玉一起到甬道玩了起来,说实话我也是头一回,幸亏有红玉在,风筝才徐徐地飞向高空。

随着风向,我们也嘻笑着慢慢地向北移。八阿哥、九阿哥、十阿哥、十四阿哥缓缓走来。没想到康熙三十九年就出现了F4组合,那不就意味着反太子行动早就开始了吗?

忙与红玉一起请安道:“奴婢给各位爷请安,各位爷吉祥!”

十四看了我愣了一下,开口问道:“容月怎么跟睛婉在一起?”

十阿哥大着嗓门,估计周边宫里的人都能听到。“原来是你啊,看到你真是难得,这大半年的都躲在老十三屋里?”

没心情跟他抬杠,再说也吃过一次亏了,低头笑而不语。睛婉捂了捂耳朵,尖叫道:“十哥,你招雨呢?”

其他的人都抿着嘴笑,十阿哥不解地仰头看了看天空,滑稽地可爱,还大声质问道:“太阳当空的,我招什么雨啊?”

“十哥,你都打了雷了,就快下雨了。”十阿哥这才反应过来,挠着脑袋不意思的傻笑。九阿哥长得比女人还柔,不由得多瞄了他几眼,男生女像,若是反串女角,定是个妩媚娇艳的女子。九阿哥似察觉得我目光,微微皱了皱眉,眼露疑问。

八阿哥的笑容怎么看都不似假的,用和蔼可亲、平易近人来形容都不为过。柔声道:“九弟、十弟、十四弟,你们先行一步。最近额娘常难以入睡,我去看望一下额娘,不知今日可好些。”

“那八哥,我与十弟也去给额娘请安了!”九阿哥说着与十阿哥提步而去,走过我身边时,还快速的冷瞄我一眼,我慌张地低下了头。这二个二百五可不好惹,上次差点被他们害死,不是魔鬼也是夜叉,让人做恶梦。

十四已跟睛婉一起放起了风筝,八阿哥摇头笑笑,迈开步子。突然想起现代有一些食聊治失眠的小方子,于是唤道:“八爷,奴婢曾听的一些治失眠的法子,不知用不用得上?”

八阿哥闻言止步,转身微笑道:“哦?姑娘有心了,不如麻烦姑娘到长春宫一趟,亲自告诉额娘。”

八阿哥既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推辞,于是跟睛婉打了招呼,跟着八阿哥往前走。八阿哥抬头看着风筝叹道:“被人攥着,即是飞得再高又如何?”

听着这么有水准地话,也禁不谁跟着感叹:“八爷说得极是。风筝就好比漂亮的女子,放出去了可能随风飞走,收起来呢,又失了灵性。”

八阿哥点头赞同,满眼的赞赏,看得我怪不好意思,在这些爷面前,我不是白纸,也是灰纸,也就几点墨水。

没走几步就到了长春宫,原来我们随风已移到这边上了。院中的海棠在阵阵轻风中飞舞,像极了樱花雨,忙用手接了几片。八阿哥被我所染,也停步看着眼前的佳景。

两位宫女见到八阿哥到来,忙笑盈盈地请安。对我却只是微微一瞄,八阿哥让我跟着进了内厅。宫里的格局大致相同,良妃躺在贵妃榻中,神情倦怠。

早就想一睹良妃的容颜,能让康熙动容,从打杂宫女到今天的身份,自有其于众不同的地方。我忙给良妃请安,良妃也很好奇地打量起我来,眼神比德妃友善多了。

良妃并非倾国倾城,但是如梅一样高雅疏淡的容貌,让人不得不为其所吸引。八阿哥请了安道:“额娘,这是十三弟的贴身侍女。容月姑娘有几道民间治失眠的偏方,儿臣就让她亲自来跟额娘说说。”

良妃提了提身子,笑而不语。我施礼道:“娘娘,奴婢曾听说一个方子:取百合花三十克,洗净后与二两黄酒一起煮,每天晚饭后饮一次。”

良妃的脸上始终挂着淡淡地笑容,柔声道:“这方子果然独特,那今儿就试试吧!”良妃细语软糯,又不做作,我若是康熙也非采了这朵花不可。

她穿着粉色地旗装,面色苍白,让人觉着好似倒了位,面如白雪衣如花。宫里的女人是鲜少运动的,加上忧思过重,小病小灾家常便饭。靠太医院的药实在是治标不治根,想到此又福了福身道:“娘娘,奴婢以为最主要的还是要保持心情舒畅。再加适当的运动,民间有句话,饭后走一走,活到九十九。长期坚持定能百病全消!”

八阿哥感激地看了我一眼,肯求道:“额娘,儿臣认为容月姑娘说的极有道理,咱不防试试吧!”

良妃看着自己的儿子,目光变得更加柔和,笑道:“好,额娘就听你的!”

八阿哥与良妃又聊了几句,就退了出来。八阿哥一再道谢,弄得我不知如何接话。睛婉在前面等我,十四早就走得没影了,这才想起十三也该放学了,急忙往回走。

刚进门,就看见十三焦急的在院中来回走动,见我们拿着的风筝,把我们数落了一顿。想着真是丢脸,三百后常让比我小的好友指点生活,还常被她说成是长不大的孩子。如今到好,还要被比自己小的十三数落。

回到住处,十三又手把手的教了一遍。每天如常送我到睛婉那儿,下了学又接我回来,感觉自己像是上幼儿园。小时候没享受过的待遇,在这里倒得到了补偿。半个月下来,马马虎虎的能弹上几曲了。每天就只做这么一件事,再不会大概真是傻子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含冤被妒”↓↓↓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