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20章: 尔虞我诈

《绝恋大清》

第20章 尔虞我诈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康熙五十九年五月捷报频传,大家都喘了口气。十月在西藏设置往来驿站,加强西藏与内地的联系。四阿哥也忙得焦头烂额的,这年头又没有飞机、高速,每回出京都要个把月,旅途奔波实属不易。

十三笑呵呵地走进门,对着爱理不理的我,皱眉道:“爷好歹也是客,怎这般态度?”

停下手中的针线,抬着盯着他,足有三四分钟,不言不语,他不确信地打量了一下自己的装束。我这才笑回道:“爷光彩照人,刺目万分啊!今儿怎想起来我这儿了?”

十三在我对面的凳上坐定,笑嘻嘻地道:“来跟你说件乐事!”

奇怪地盯着他,不解地道:“十三爷真够闲的,改明我要报告皇上,你的腿疾早好,省得你闲着,四爷忙不过来。”

“随你,反正还是你出的主意。我可不是来讲街头巷议的,上次四哥说的李卫,这小子还真有两下子,芝麻官敢斗王爷。”

十三把李卫的光荣事迹讲了一遍,原来李卫升户部郎中,三阿哥兼管户部,每次收一钱粮一千两,加收平余十两,李卫屡次劝谏不听,于是在走廊上置一柜台,上写“某王赢钱”,三阿哥十分难堪,只好停止多收。

我抿着嘴笑,点头道:“孺子可教,虽然抗不上驯,尚气恃才,与如今的官场格格不入,也算正直,倒是俱有好官的禀性,是个人才。”

十三也点头称赞,又道:“等四哥回来,我跟四哥说说,这小子值得培养,只是……”

十三欲言又止,我捂着嘴哈哈大笑道:“只是丑了点,是吧,确实有点对不起旁人,不过又不是你十三爷选女婿,你管他的呢!”

十三闻言,也哈哈大笑起来,这李卫跟二百年后的黄金荣有的一比,麻脸大脑袋,笑着大声道:“大头,大头我是大头,下雨不愁,别人有伞,我有大头。”十三笑得失了形,眼脸的细纹都纠结在了一起。

转瞬间又过了一年,康熙这段时日,精神不济,所以四阿哥似乎更忙了。加上康熙登基六十年,这几日又被派往盛京大祭了。我与十三也左思又想,想不起个头绪,皇上真没什么缺的东西,真是头疼。

跟那拉氏进了宫,到了德妃的寝宫。德妃斜卧在坑上,一副懒洋洋地样子。与那拉氏请了安,挨着德妃坐下,给她轻捶起腿来。德妃笑道:“你们都给皇上备了什么礼啊!”

那拉氏笑着轻声道:“皇阿玛什么也不缺,爷就把自己念的经刚金送上,以表孝心了。”

德妃又把目光转向了我,笑问道:“丫头,可有新奇的礼品?”

“娘娘,我跟十三爷想了好久,才想了个法子,送了皇上一桶老姜。”这还是电视里,刘罗锅出的点子。

果然她们都不解地看着我,德妃笑问道:“这是何意啊?说皇上姜还是老的辣吗?”

我忙回道:“非也,是一统江山的意思,桶跟统皆音,加之又是铁桶,喻为江山如铁一样牢固,姜跟江同音,姜又像山形,不就有了此意了吗?”

那拉氏恍然大悟地点头笑道:“妹妹真是好主意,皇阿玛定会高兴的。”德妃也笑容满面,反而是我这个当事人,傻笑捧场。

过了片刻兆佳氏也走进了房,德妃似来了精神,几个女人拉起了家常。院里传来宫女给四阿哥与十三的请安声,屋里的说话声也静了下来。四阿哥与十三进了房,给德妃请了安,德妃问道:“这会儿,千叟宴开始了吗?”

四阿哥笑答道:“儿臣们献好礼就开始了。”十三垂手做了个成功的手势,我会意一笑,四阿哥也快意地瞄了我一眼,看来这哥俩今儿都受了表扬了。

在储秀宫用了晚餐后,就匆匆回了花房,四阿哥与十三也紧随而至。见他们两人笑意浓浓,不由得问道:“有何喜事,快说来听听。”

四阿哥坐在一旁笑着不语,十三笑呵呵地道:“首先是你的主意出地好,既省钱又让大家刮目相看。其次不知老十四搭错了那跟筋,竟送了皇阿玛一把枯黄的草,还说什么冰山雪莲,皇阿玛脸都黑了,幸亏老十四不是亲自送来的,不然定被皇阿玛责骂。”

十三畅快地一吐为快,端起茶一饮而尽。四阿哥笑道:“真是近朱则赤,近墨着黑,跟老八异曲同工,送什么枯草,也不知这帮人在搞什么?”

是啊,送枯草跟送死鹰半斤八两,难道是八阿哥报复十四?现如今,好像在别人的心目中最有望继位的是十四阿哥而非四阿哥,天,难不成窝里斗?

“你怎反而愁眉不解的,担心老十四?”四阿哥沉沉地声音响起。

我这才抬头,老四已换成一张冷脸,十三也一脸不解的神色。“不是,我是觉着这礼并不是十四爷送的。”

“那是谁送的?”十三紧跟问道。

“可……可能是九爷他们送的。”我也仅是疑心而已,四阿哥默不作声,沉思默想。

十三疑惑地缓缓说道:“不会吧,他们可是向来一鼻孔出气,如今八爷党的都转而支持老十四,怎还会做这样的手脚?”

四阿哥只是淡淡一笑,朝十三道:“容月说得对,老十四建的功越大,跟老八也离得越远,老八定是猜测上次死鹰事件是老十四做得手脚,自然有报复之心。加上如今朝野中他的势力也不可小觑,并未完全死心,能让老十四处处得愿吗?”

这位才是真正的政治大鳄啊,藏而不露,如今真的是坐收渔翁之利。邱吉尔说的好啊,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有的只是永远的利益。八阿哥与十四阿哥之间的联手,相争,后来又联手对抗雍正就是一个很好的证实材料。

十三裂着嘴大笑道:“好戏!”

十三笑着告辞,四阿哥却赖着不走。还朝我使眼色,两腿一抬,做着要洗脚地姿势。我叹气地摇头,让新竹端水来。漱洗完毕,他两手揉着太阳穴,一脸疲惫不堪的神色。一沾被子,就传来沉睡的呼吸声。

有一个人睡在身边,心里也踏实了不少,一觉无梦。他不安份的手把惊醒,用手轴支撑着他的胸道:“天还未亮呢?别吵我!”

“别睡了,跟我说会话,如今忙于政事,想说话也没时间。”被他一说,也真是,难得相聚在一起,闭着眼撅嘴道:“借口,若是真有心,不可能连见面的机会也没有。”

“雍王府的门你又不愿进,你就不能来看看我。你可真够狠心,朵儿被养在府里这么久,你也不来看一眼,你这个额娘可真是……”

见他欲言又止,我也没心情跟他追究,钻进他的怀里,享受着短暂的温馨。朵朵住进雍王府,开始有点不适,想得厉害,后来竟慢慢地习惯了,好似自己就是习惯于这个单身日子,或许我的灵魂还是原来的自己。

“等你搬离雍王府,我再去!”我喃喃自语。四阿哥抬起我的头,问道:“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没……没什么,听说年福晋又有身孕了,恭喜四爷!”还说没时间,独宠年氏了吧,只可惜去年生的儿子没满月就死了,不知这回可有例外,不过雍正的儿子也只有四个,可想而知,她也是薄命的人,真可谓,算来算去,反误了卿卿性命。

“她……我也有不得已的苦衷,别吃醋了!”他拧了一把我的脸,嘴角含笑,几分得意之色。

我可不是那拉氏,忙淡淡地道:“我才懒得吃醋呢?我是可怜她。”

他轻笑了声,柔声道:“好,不生气就行。”

过了片刻他就坐了起来,我也快速起来,打理妥当,在院中做起操来。吃了早餐,天还未亮,就去上早朝了。若是换了我,天天这么早上早朝,不如回家种红薯。简直是现代清洁工,闻鸡起舞。

……本章完结,下一章“苦中予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