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23章:难得闲情

《绝恋大清》

第23章难得闲情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俗话说狗急跳墙,兔子急了还会咬人,至从雍正登基,原些的八爷党与十四爷党,自觉大势已去,又惶恐雍正来个大清算,所以暗地里憋着劲,加上京里几个重量极人物的授意,地方的官员对上层的决策,百般阻挠,如风吹过,掀不起一丝浪头。结果反之,雍正倒成兔子了。他把九阿哥与十阿哥打发离京,十四圈了景陵,八阿哥孤掌难鸣,给同党一个明确的警示。

锦衣玉食长大的九阿哥、十阿哥,拐个弯跟雍正唱对头戏,皆称身体不适,再三推延时间,雍正早朝回来,气得把茶杯掷了个粉摔,怒气就快掀房顶了。小太监门吓得大气不敢出,看这形势,我只有采用最熟悉的一计,走为上计,惹不起,躲得起。

早晚滴水成冰,中午日头下还算找回点知觉,落木秃枝,冬日里一片萧条的景象。新竹一脸自愿自艾地神色,暗恋也是初恋,不会发芽的种子,一份没有落处的情感,对于每一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多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起码短期内心中郁闷万分。

我轻推了推失神的她,她木呆地回头问道:“小姐,需要什么?”

我怜惜地摇头叹道:“没吃过莲心的人就不懂苦的滋味,爱过了才懂得珍惜,一次的失败又代表的了什么呢?那些个做官的,一个老婆撑腰,一个老婆撒娇,三妻四妾的,不如嫁个知冷知热的独爱你一人的普通人,他的心里只能装一个你,比起他们定是强过百倍。”

新竹瞬间脸色通红,羞答答地轻问道:“小姐,就是因为这样,才不愿嫁人的吗?”我苦笑着立了起来,伸了伸懒腰,望着飘过的云彩,悠悠地道:“不思量尤在心头记,越思量越恁地添憔悴。”当爱在心中时,就不可免的频添相思,谁又能逃得过一个情字?

“小姐,怡亲王来了!”海棠话音刚落,十三背着手,悠闲地迈着方步,走进了内院,我侧头问道:“皇上放你假了?”

十三理了理镶着白狐毛的衣领,难得轻松地笑道:“以前闲的发慌,这会儿忙得一头两个大,头发都急白了,今日倒是沾了你的光,皇上让我给你捎东西来了。”

“什么好东西?”十三笑着接口道:“几匹江宁府织的上等丝绸,一座西式的挂钟,还有一些新式的首饰,这些都是年前各地新进贡的,皇上先让我给你挑出来,送过来。去瞧瞧,不满意,给你换别的!”还算雍正有点良心,只可惜财物已非我所求也!

我笑着眨了眨眼道:“您的眼光贼亮的,我不信你信谁,不用看了,必是好东西。”

十三接过茶水,抿了一口,快速地用盖拨了拨了茶叶,侧头叹道:“要说这聪明的人爷也见过不少,像你这样贼聪明的,没见过。”我仰头一笑,那是当然,我可是新人类,他又淡淡地道:“我看宫里的娘娘都不极你快活,皇上问你,为何最近又不进宫了?”

我用遮了遮太阳,低头道:“不过几天没去,您告诉皇上,我不会给他惹事生非的,再过几天不是要过年了吗?所以就不想挪地了。”

十三直视着前方,缄默的微笑着,我欲言又止,可天生藏不住话,还是出口道:“十三爷,若是……若是皇上重罚其他人,爷能不能劝着点,想想先帝的宽仁,别让身后骂名滚滚来。”

十三叹道:“皇上再也不是从前的四哥了,皇上的眼里是不容一粒沙子的,老九、老十他们确实过火,目无尊长,实是对皇上的挑衅,老十到了张家口了,又说病了,皇上就把他圈在那里了,真说不了谁对谁错。水火不相融,谁又阻止得了?阻止了一方又有何用?”

十三话说的极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双方都钻进了牛角尖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几十年的积冤,企是我所能及的。罢了,或许寿命并不重要,若真的在短暂的生命中,随心所欲,为信念而奋斗终身,领悟了生命的生谛,死又何惧?

十三头枕在椅背上,惬意地紧闭着双眼,迎着温和的太阳,懒洋洋地道:“人生若是如此时,权财值几何?可惜我老十三命中无此福,终究淹没在俗事红尘中。”

我也长叹了口气,立了起来,走至他跟前,伸出手道:“十三爷,请赏个脸,跳个舞。”十三嘴角上扬,慢慢地张开眼敛,一下用力的立了起道:“好嘞,让那些烦人的事,见鬼去吧。”

他微笑着看了我一眼,两人迈起了舞步,默契就像盘石早在心中深埋。我感觉到他心中那份清亮的欢乐正在回归,眼眸透着喜悦的光亮。这才是我所认识的十三阿哥,有着从容不迫的气度,潇洒脱俗的举止,爽朗宽厚的笑容。

十三带着我转了个身,心里一乐,步子也轻快如燕。过了片刻,脚底微热才停了下来,十三兴奋地道:“没想到还没生疏,有时倒挺怀念圈禁那会儿的,简单的活着,何尝不是一种享受。”

我接过话茬道:“也是,等国事步入正规,你也闲下来了,我们像老外一样组织个舞会如何?你穿上燕尾服,我呢做条洋裙。”

他不解地问道:“什么服?燕尾?”见他一脸惊奇的神色,心里又来了主意,咳了声,正声道:“十三爷,你也太孤陋寡闻了,燕尾服都不知道,就是把燕子的羽毛做成的衣服嘛,不然何来“身轻如燕”这个说词。”

十三笑着怒喝道:“糊扯,说你胖还喘上了。还想穿洋人的服饰,这会儿皇兄都把洋人赶出京了,驱逐出大清,你还敢穿他们的服装,死罪能免活罪可不好受噢。”

“怎么就把洋人都赶走了?师夷长技以制夷才是,洋人许多东西,是我们该学的,比如说钟表、望远镜,还有他们的造船技术。”康熙后期开始海禁,想不到雍正大刀阔斧,难不成闭关锁国是从他开始的?

十三边往外走,边娓娓道来:“你说的也有些道理,可其中的原委很是复杂,有些洋人还涉及政事,加党结派,京里一些人中,都是八……老九的门人,皇上自是不能容忍。福建官员报称,传教士敛聚民财修教堂,男女混杂,败坏风气。”

原来还有这一出,当年的八爷党的势力伸展到每个角落,怪不得康熙一而再,再而三的打击八阿哥,原来真的危及到了皇权。还是忍不住道:“那也不能一棍子打死,宫庭里是不是有个画师叫郎士宁,听说画技超群,也……也赶出去吗?”

“那倒不是,还留了些供职的洋人,今儿怎关心起洋人来了?是想让郎士宁给你画个像?”心想这个主意不错,雁过留声,人过留名,咱在大清留张画又如何?再说了怎着也不可能画到照片的份上吧。

“好啊,什么时候可以见着他?”十三跨出了门,回声道:“有机会就告诉你,爷走了,回吧!”车轮声渐渐远去,心一下子像是空落了下来,太阳也西斜了,寒气逼人,忙回房查看送来的东西,不拿白不拿,我若真是个守财奴,说不定一年还能卖不少钱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和尚解密”↓↓↓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