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27章:爱之代价

《绝恋大清》

第27章爱之代价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李德全急匆匆地跑了过来,面色凝重地道:“皇上叫呢?快去认个错,皇上不会罚你的。”我镇定自若地出了门,李德全又喃喃轻叹道:“好好的,这事怎么闹的?”

我在门口顿了顿,抬头微微往里一瞄,年妃在雍正跟前哭天抹泪,雍正冷着脸端坐着。我凛然地抬头迈了进去,却又不敢看他的眼睛,眼敛低垂。

“跪下!”一声怒斥,吓得我打了个冷颤,不由自主就跪下去了。

“还愣在哪儿做什么?还不给年妃认错!”雍正的话在头顶炸响,原本还有点歉意,怎么着也给他惹了事。他如此包庇,我眼眶微红,抿着嘴,哭怒着脸不服的别开了头。

“皇上,你要给臣妾作主啊?臣妾从小至大,兄长们呵护,却让一个宫女给打了,叫臣妾有何脸见人,皇上……”

我冷哼了一声,搞笑,简直是电视直播嘛。我抬头不服地道:“皇上,容月是个孤儿,自觉不如年妃娘娘精贵,也没有年妃娘娘知书达理,但容月的脸也不是贱的任由人打。”

我被自己说的俱声泪下,年妃又一声啼哭,这才发现她的右脸明显红肿,心里又好安慰,死女人,没力气还跟别人动手。雍正皱着眉黑着脸道:“你还有理了,死不悔改,李德全,把她关到后院,没有朕的命令,谁也不许放她出来!”

我强忍着泪,憎恨地瞪他一眼,紧握拳头,任由指甲钳进肉里,不等李德全来拉,挺直腰杆走了出去。李德全叹惜道:“这是何苦来着,不就认个错吗?”

我愤怒地道:“杀人不过头点地,没错就不认。年家有势我怕了他不成?笑到最后是谁还不知道呢?”

李德全领着我进了一间小房,退至门口又回头道:“你也别难过,皇上不过做做样子,若是别人,早拖到敬事房杖毙了。先呆着,老奴去了!”

门一关房里暗淡无光,房里只有一个柜子,坑上堆着一床棉被,大概原是值勤房。我气急败坏地边用力踢门,边骂道:“本姑娘好欺侮是不是?去死,我死也不会认错的!”

坐在坑上越想越气,雍正不是明摆着欺侮我,若是我也有个兄弟凯旋归来,有个风风光光地家,他还会这样对我吗?拳头握得发抖,回回护着她。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愤恨地擦了擦,盘起腿,哭着道:“有本事,你别放我出去。”

傍晚李德全端了吃的进来,我似尼姑打坐,闭目不语。李德全轻唤道:“容月,别这样,来吃点东西。皇上还让我给你送药来了,老奴从未见过皇上对谁这样用过心!”

他见我一动不动,叹气地出了房。饭菜的香味阵阵飘来,我转了个身,我就不吃,今儿我就学甘地绝食抗争了,我要出宫,这里一刻也呆不下去了。靠在墙头,忍饥挨饿地到了天明,见有人开门,我又撑着端坐了起来。

听得小多一声哭腔地道:“主子,你不吃也不睡,会得病的。”我有气无力地微睁开眼道:“小多子,你把吃的都端出去,若是皇上问起,你就告诉皇上他若不放我出宫,我就饿死!”

小多子见我又紧闭不语,匆匆忙忙地出了门。午后李德全又端吃的来了,除了劝慰,没有一丝要放我的意思。我有气无力地挪到墙边,这饿肚的日子真难熬啊,不如睡觉吧,拉过棉被昏昏沉沉地就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房里漆黑一团,大概又是晚上了,从床头食物来看,好像是谁来过了。这会儿心里把文觉骂了个够,要不是他胡说八道,我也不会被滞留在宫里,也不会跟年妃撞上。又忍了一个晚上,感觉自己真的快不行了,饿得头昏眼花,手脚无力,好像虚脱了一样。

小多子看见我就哇的一声哭了,转身跑了出去。大概我苍白的脸色吓着他了,雍正你好狠心,真的想让我饿死吗?过了许久,听到那拉氏的声音:“容月,听姐姐的,快起来吃点东西,会落下病的。”

我像死了一样没个反应,她扶我起来,我又软塌了下去,我不能白白饿了这么久。那拉氏叹了口气道:“你怎就想不明白,年家正宠,今儿皇上都去德胜门亲迎年羹尧了,你……哎!”

我又沉沉地睡去,隐隐约约听到雍正的声音:“不吃就给朕灌进去,死奴才笨手笨脚的,拿过来。”

紧接着汤匙凑到我的嘴边,我紧闭牙关,他晃动我的上身,气急败坏地道:“你想干什么?你给朕说话,你真想饿死不成?”

“皇上,主子说不让她出宫,她就不吃。”小多子边哭边道。

雍正怒声道:“滚,都给朕滚出去!”屋里一下子静了下来,他把我轻放下来,叹息道:“难道你感觉不朕对你的心吗?朕在朝堂上,今日失尽颜面,年羹尧这个死奴才,要朕一下赐封他百来个手下。朕给他派去的亲信,居然是他的马夫,可他是朕的旧奴,在百官眼里他也是朕的一张脸,朕还得忍着。”

他自怨自艾喃喃自语,过了片刻把我扶了起来,靠在他自己地胸前,道:“快起来,朕答应你,只要你想出宫了,朕就让你出去几天。”

我的眼泪缓缓地流了下来,可憎、可恨、可恶又可怜的人,让人又狠不下心来了,双手遮面哽咽出声。门外传来了十三急问声:“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他立了起来,我也赶紧擦擦泪,十三一进门,我像是见着亲人了,眼泪又止不住下来。十三先是一脸担忧,随后戏谑道:“容月,可真有你的,关大牢才几天,又关小房,听说还绝食?你是哪里冒出来的?真是让爷一日三惊啊!”

“十三弟,这么晚还未回府,有事?”十三立即回道:“臣弟想着,如今该是着手新政的时候了,臣弟觉着让李卫去江南,兴许能干出些明堂来。”

“好,快让张廷玉拟旨,让李卫立即回京述职。走,到前屋去。”走了几步,又回头对着我道:“把东西吃了,再不吃,朕就让送东西的人先行一步。”

我有气无力地道:“那我明日能出宫了吗?”他与十三脚步一顿,随即轻笑道:“朕明日就告诉你,如果你有力气走出去的话!”

小多子端了热呼呼的粥来,饿过头了没了一点食欲,有一口没一口狠狠地吃着,好似跟粥有仇。小多子喜笑道:“主子,皇上和十三爷都这样关心你,看以后谁敢欺侮您!”我叹口气道:“福,祸所伏也!”他傻笑了一声,低头不语。

……本章完结,下一章“花落敌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