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28章:花落敌手

《绝恋大清》

第28章花落敌手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转眼迎来了雍正二年的除夕,因为三年孝期未满,宫里还是很低调,只是贴了窗花、对联。这位历史上出了名的敬业皇上,总算放下朝事,坐在坑上悠闲地翻着书。

“皇上,我去御花园赏梅,您有这个兴趣吗?”我得拉这只呆头鹅溜溜去,不然真成机器人了。

他爽快地放下手中的书,边移边道:“成,朕都不知御花园何样了,今儿就去走走吧!”李德全笑着帮他穿上鞋,穿上厚厚的斗篷,也管不了别人的眼光,硬拉着他的手臂出了门,他只是朝我微嗔地斜了一眼,我神情自若,对他微微一笑,他笑着摇了摇头。

偶尔还看到墙角的残雪,荷花池的冰还未解冻,这冬天实在是侵占地太久了,心里急盼着春天的来临。边走边嚷嚷道:“梅花香自苦寒来,宝剑锋从磨砺出。苦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等到山花烂温时,她在从中笑。墙角一支梅,临寒独自开。”

他负手立在梅前,缓缓地叹道:“你还是昨日梅树下的月儿,朕却两鬓华发了!”

“皇上,老了好,你就不会选那么多妃子吧?”他重重的敲了一下我的脑袋,笑骂道:“死丫头,朕真想劈开你这脑子瞧瞧!”

我苦着脸皱了皱眉,拉着他沿着荷花池,慢慢地散起步来。心里漾起了幸福的浪花,这普通的一刻却异常的珍贵,心中多了一份淡定。

“皇阿玛,皇阿玛……”身后传来了喊声,我快速放开了手,回头见弘时气喘吁吁地跑上来,哭丧着脸道:“皇阿玛,额娘病了,您去瞧瞧吧!”

“病了就去传太医,在宫里大呼小叫地成何体统!”雍正面无表情的厉声道。

弘时失望地低下了头,怯怯地道:“儿臣知错,儿臣这就去传太医!”转身的瞬间,一束阴冷的眼光直射向我,让我的心为之一震,竟然有一丝恐惧的感觉。

走了数步,还是忍不住道:“皇上,您还是去瞧瞧吧,丈夫的关心远胜良药。”

“你不吃醋?听你的,回吧,等给大臣们写好福字就去!”我只是站在女人的立场上,觉着她可怜而已。齐妃面上与我友善,没有从前的争锋相对,但我感觉,她甚至比年妃更恨我。她定以为我的厚此薄彼,影响了雍正,造成雍正对弘时的淡薄。有时在想,朵儿的离去,会不会是康熙经常召朵儿与弘历的缘故,招致别人除之而后快。

老百姓都说日子好过年难过,皇家却是相反日子难过年好过,年宴上大家倒是合乐融融,父慈子孝,共庆新年。

新政也大刀阔斧地进行,十三为了雍正的伟业,更是冲锋陷阵,事事亲躬。若没有十三的狠抓落实,面面俱到,或许雍正所受的阻力更多。十三虽然得到了雍正的极度信任,荣宠至极,同时也招来了许多人的妒忌与憎恨。

怡亲王府已建成,无论是规模与局势都非他日可比。看着与自己关系最密切的两个男人,都事有所成,自然心里跟吃了蜜一样的甜。只是十三的身子骨却非常的虚,常有咳嗽的症状出现,真怕他

得了肺结核,这年头,真是华佗也难医啊!

今年的春天天气异常的好,没有风沙的困扰,仿佛御花园中的花儿也开的特别的娇艳。我闲来无事,给自己来个假日休闲,拿着书坐在亭中,悠然自得。

忽觉身后似有动静,刚想回头,头被人重重一击,一时毫无知觉!

头晕晕地无力地睁开双眼,才发现自己竟然被五花大绑了,扔在一间黑黑的堆满了许多杂物的小屋,。心里一阵恐慌,我花容月,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在宫里被人绑架了。

“唔唔”的想出声,嘴还给塞上了布,怒气冲淡了恐惧,心里咒骂着,哪个杀千刀的,竟然在皇帝的眼皮子底下做这种事。

“主子,就关在里面,您放心,这里原是废物房,不会有人注意的!”门外传来太监压着嗓子,尖细的说话声。

“给爷看好了,先不要弄死她,等明儿一出宫,爷自会收拾这妖女。”

好耳熟的声音,阴冷的让人发颤,眼泪顺着脸颊潺潺而下。

绳子勒得无论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且是深深地伤痕,稍稍用力就像裂开的疼。时间一分一分地流逝,我的心也一分一分地冷却,恐惧似一道道闪电,从心头划过。

皇上,你快来救我……允祥你在哪里啊?

漏进的光线越来越暗了,气温也开始下降,又冷又饿。一个念头就是我不想死,我不能就这么被人害了,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自救。

用脚蹭着地,慢慢地往后退,使尽了力气,总算碰到了墙角。缓缓地转过身,把嘴往墙上来回的磨擦,嘴早已麻木,布被蹭掉后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这会儿外面自然会有人看守,我一叫,非但无人听到,反而招来蛇咬!忍着泪,身子弯到脚前,用牙齿撕咬绳索。一次又一次向前,脖子酸痛、嘴唇破裂,又不敢失声痛哭,眼泪把裤腿都滴湿了。

绳结一打开,就往门口移,门却锁着。天哪,这不是要真亡我吗?即便是门开着,我双手被向后反绑也未必跑得动。我怎么办?难道真得等死吗?

这才想起,我出门的时候,跟小多子交待,今儿是观音菩萨生日,我要亲自做素斋,让他去准备材料的。或许他们会来找我,可是雍正会不会因为忙把我忘了?十三呢?十三该回府了吧?

弘时?想起来了,刚才说话的人,好像是弘时,一定是弘时,怀恨在心,终于早我算帐来了。可他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吗?在宫外抓我不是更好吗?

或许在宫里失踪了人,做得更加的人不知鬼不觉。而且他有不在现场的证据,可为何他不直接杀了我呢?

我是在御花园被敲晕的,那这里肯定离御花园不远,因为太长的话,是极有可能被人瞧见的,反退为进,拼死一搏!猜测与臆想充满整个脑子,却无任何逃走的好法子。

“救命啊!皇上,雍正,快来救我……”一心横,我竭斯里底的大声叫嚷。果然立刻有人跑了过来,随后是开门声,他一开门的瞬间,我冲上去,狠狠一撞,趁他一个踉跄,夺门而出。

像疯了一样,大喊大叫起来。忽然头发被人狠狠地抓住,身体被往后拖,“救命……皇上……雍正……胤祥……快来救我……”

……本章完结,下一章“ 泪洒宫院”↓↓↓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