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29章: 泪洒宫院

《绝恋大清》

第29章 泪洒宫院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死丫头,你再叫,我就废了你!”那太监恶狠狠地将我往里攥,直觉着头皮都要整快扯下来了,痛哭流涕地大喊着疼。

“看你还跑不跑。”那人阴毒的无视我的喊叫,又把布塞到我的嘴里,用绳子紧紧地缠绕,把我做成了木乃伊。

“呜呜”心想这回真的死定了,原来花容月就是这样死于非命的,只有自己哭泣的呜呜声,就像蚊子绕耳。

觉着心渐渐地冷却了,四肢也麻木了,反正也无人来救,死路一条,何必再做无谓的挣扎,后脑勺的阵阵痛楚,就像电击一样,折磨我的神经,离生不如死也相差不远了。

迷迷糊糊了一阵子,忽而隐约听到了叫唤声:“主子……容月……你在哪啊?”声音越来越近,心中又燃起了生的希望,拼命地挣扎,只有更痛而无半点作用,叫唤声又远去了,心又沉入谷低。

忽然院中响起了一阵脚步声,还有十三的怒喝声:“给爷仔细的搜,若是错过一处,爷就让你们见不着明日的太阳!”

“呜呜”我又拼命地想喊出声,可外面的人好像根本听不到,我明明被关在右边的小矮房中。使尽全身的力气,往门口滚,地上的杂物挡住了去路。整个人像一根木柱一样,用脚往上一撞,只听得“咣”的一声,器皿扎碎的声音。

“给爷把这道门打开。”十三的急唤声一响,我这才无力的摊在地上。

“王爷,这里面可都是宫里一些杂物,老奴敢用人头担保,有的只有寻食的老鼠。”

“少废话,快给爷打开,小心你的狗命!”门开的瞬间,眼前一片黄光,刺得我睁不开眼睛。

用身体拼命的撞面前的阻挡物,十三的脸出现在面前时,我热泪盈眶。十三惊呼道:“容月吗?怎成这样了?你们都出去!”

十三怒吼着,眼泪也顺着他的脸留了下来。他拔掉布的瞬间,我“哇”大哭出声,感觉自己像被拐卖再见自己的亲人,痛楚、委屈让我无语可言,剩下只有哭泣。

十三快速地用刀割开绳子,我忍痛抬起双臂,抱住了十三:“允祥,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以为自己就要这样不告而别了,我还有许多事想在临终前告诉你……呜呜……”

十三把我紧紧地拥在怀里,安慰道:“别哭,别哭,没事了,没事了……”

“怡亲王,太监自杀了!”门外传来侍卫的声音。

\

十三抱起我,踢开门,怒声道:“没那么容易,给爷好好地查,这事决不是他一个人敢为的!”

我双眼紧闭,依偎在十三的怀里,才觉着自己是真正又一次死里逃生了。

“快,快”前面传来了急碎的跑步声,我什么都不想看,只觉着十三就像一棵大树,他一定会为我挡风雨。

“王爷,这是在哪找到的?荷花池都翻了个底朝天了,万幸啊!”李德全急叨叨地声音。

小多子地哭声响起:“主子啊,谁这么歹毒,怎么成这样了?”

十三一声未吭,也未急行,只是稳步向前。

李德全的大嚷声在身后响起:“快,告诉大家,别去其他宫找了,停了吧!”

没多久十三脚步停了下来,我微微地睁开眼睛,原来已是养心殿门口了,整个院里都灯火通明。

“十三弟,是容月?”雍正喜出望外地声音与脚步声同期而至。

十三加重了手中的力道,好似要把我永远抱在怀里似的。嘴里却快速地回道:“皇兄,快传太医,容月受伤了!”

“传太医!快抱她进房。”十三这才快速冲进了养心殿的内厅,将我放在坑上,缓缓地缩回手,我的心里却有太多的不舍,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襟。

“别怕,再也没人伤你了,皇上不会再让人伤你分毫的!”十三的话让我似干涸的眼睛,像重新喷涌的泉眼。他忧伤的眼神,更让我心里阵阵悲切。我充其量是一只飞蛾,放弃了大树的庇护,选择了赴火的艰途。

我哽咽着闭上了眼睛,谁伤了我已不重要了,只觉得自己好累,好累……

“皇兄,这事非同小可,一个奴才定没有这个胆量,后面必有主谋,臣弟请旨办理!”

“在宫里竟出这等大事,无论牵扯到谁,朕绝不故息养奸!”雍正暴跳如雷,或许我的事,给他的震憾不仅仅是失了一个人,而是危及他自己的性命。

十三应声离去,手被人紧紧地攥在了手里,那是熟悉地温存的手,“皇上,让奴婢给主子清洗一下吧!”

“放着,都退出去!”他的手摸到我的头时,我疼的皱起了眉,他急忙轻问道:“月儿,哪疼你倒是说句话啊?朕都快让人搜遍整个皇宫了,看到落在水中的书集,朕的心都快停了,还是十三弟细心,发现了一滴血迹,朕……”

“皇上,我以为你就知道折子,丢了人也视而不见了!皇上……”我睁开眼睛,看着眼眶微红的他,忍不住大哭失声。

他用湿布轻轻地擦拭我的面容,小心翼翼的举指,又让我心动如麻,心里的最后一丝埋怨从心头抹去,静静地盯着他,任由他呵护着。

嘴角的触碰,我吃痛的一缩,他急忙皱眉道:“弄疼了,太医就快到了,朕先给你上点药再说,你忍忍。”

我挣扎着坐起,试探着后脑勺,才发现头发都结在一起,还捏到了血干的沫子。他移过我的身子,怒吼一声,惊得我一丝冷颤。他这才轻唤道:“李德全,再端热水来,拿换的来。”

他近似诅咒地道:“胆大包天了,竟在宫里做这等事,朕一定还你个公道。”

太医的请安声,才让他回恢了神情。太医搭了脉后,谨慎地道:“皇上,倒无内伤,外伤挺严重,还需好好涂药,臣再开几副安神药!”

雍正眉头紧皱地吭了声,太医战战兢兢地告退了出去。我唤了杏儿给我更衣,清洗头上的血迹,半个时辰后,人才清爽许多。雍正像哄孩子似地,轻轻拍着我的手背。我眼一合拢,晕晕入睡。

……本章完结,下一章“君恩难消”↓↓↓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