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3章:含冤被妒

《绝恋大清》

第3章含冤被妒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走过围廊,穿过书房边上的圆洞门,就到了另一个小院。院子很小,院中却有两棵碗口粗的老梅树,现在还是枝繁叶茂。梅下间种着牡丹。小福子喊了一声,一个十一二岁的小丫头,从房中匆匆的跑了出来。也不知小福子跟她嘀咕了什么话,小丫头接过我的包袱,毕恭毕敬地把我请进了房。

放好行礼,打量起这屋来,中间是一个小厅,厅中挂着寒香院三个字,定是取梅花香自苦寒来吧!边上就是老式的木床,挂着灰色的薄帐子,粉色的布帘两边分挂着,若是放下来,就成了另一个小空间。就好似现代豪华房间,会客室加卧室。

小丫头又是端茶,又是问长问短的。虽然矮了我半个头,却是个伶俐爽快的主,正合我意。她叫宁儿,因家里穷困,刚被卖进的府。庆幸没投在揭不开锅的穷苦百姓家,选秀入宫总比当女仆强。

心生同情,硬塞给了她十两银子。十两银子与我无所谓,与她可派大用场。两人很快就熟识起来,宁儿细说了一下府里的情况。得到最重要的信息,就是侧门的所在位子。

天色渐黑,屋里开始撑灯了。小福子来传话,让宁儿带我到永佑堂见福晋。拉着宁儿的手,边聊边走。

进门时快速打量了环境,厅堂中端坐着四阿哥、十三、那拉氏、还有一个小老婆。我连忙上前请了安,那拉氏端出福晋的架子,讲了一堆府里的规矩。心想我又不是来当小老婆的,多此一举,真想找颗棉花把耳朵堵上。

四阿哥等那拉氏说完,就让我退了出来。跟宁儿回了寒香院,晚饭后,闲来无事,跟宁儿拉家长。宁儿说起他家隔壁的一个秀才,天天把孔夫子挂在嘴上。让我想《武林外传》里的吕秀才,于是边说边学剧里的经典对话,两个人都笑作一团。

突听得小福子的声音:“容月姐姐,四爷叫你到书房一趟。”

这回十万个不愿的人是我,不知这个四阿哥大晚上的找我何事,可人家是主子,即是半夜叫你也得起来不是。

月初只有一弯弦月,四处黑漆漆的,紧跟着小福子的灯笼往前走。至书房门口时,小福子回了声,示意我自格进去。心里就嗝噔了一下,孤男寡女的即便是在现代,也有瓜田李下之嫌,何况在这男女受授不清的年代。在门口停顿了少许,惴惴不安地推门而入。

昏黄的灯下,屋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规矩地请安道:“奴婢给四爷请安,四爷吉祥!”

“起吧!”四阿哥边写边说,头也未抬一下。心想难怪古人的字写的那么好,一得空就练能不好吗?

四阿哥见我不吭声,停笔抬头,唤道:“过来,帮爷看看哪幅字最好?”

我往前移了移,见纸上全是那四个字“戒急用忍”。心想这个未来的雍正皇帝会不会得了神精偏执症啊,怎么写来写去这四个字。

四阿哥大概看出我的神色变化,理了理纸张,不快地道:“怎么都不入你的眼?”

我这才回过神来,原来他会错了我的意思,忙笑道:“四爷的字幅幅精品,只是奴婢以为,四爷已失去了写这四个字的意义。”

他疑问道:“哦?说来听听。”

有个话题总比两人大眼瞪小眼,尴尴尬尬强,上前趴在桌面上,用手撑着下额,淡淡地道:“四爷练这四个字的目的,纯粹是为了提高书法吗?奴婢愚见,自然不是。四爷定是想通过书写提醒自己,遇事需“戒急用忍”。可就今儿四爷就写了无数遍,奴婢以为四爷还是一个急字,那企不背离了您的初衷?”

四阿哥看着自已的字,沉默了片刻,把所有的字往边上一推,笑道:“有点道理,就听你的吧!”

我也松了口气,正想告退。门外传来小福子的声音:“福晋,爷吩咐了,今儿谁也不见。”

“死奴才,你给我让开。”一个女儿的愤怒声从门外传来。

听得我一阵心惊,该不会是来捉奸的吧。那我就成了大清朝的窦娥了,我担忧的望向了四阿哥。四阿哥却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嘴唇微抿,笑意难掩地朝我道:“过来,写两个我瞧瞧?”

我怕外面的人听见,压低了声音,使劲地摇手,轻声道:“奴婢不会。”

四阿哥却唯恐天下不乱,无视我挤眉弄眼的良苦用心,提高嗓音道:“你说什么?不会,学了不就会了吗?”

我傻傻地任由他拉到桌前,大清朝的冷面王四阿哥,也会做出这么荒唐的事,说出去定是无人肯信。

果然,门吱呀地推开了。一个神色愠怒的女子跨了进来,后面是一脸担忧的小福子。“哟,爷不是谁都不见吗?莫不是这位妹妹是从画里出来的!”

一听这含沙射影的话,气不打一处来,脸也不自觉得沉了下来,我倒底惑谁了?转念一想,无非是一个可怜的女人,不理她就是了。提起笔,低头写了四个字“天若有情”。

奇怪地是四阿哥竟无言无语,那女子见没人理她,竟哭泣起来。我停笔凝望着四阿哥,四阿哥回视了我一眼,冷冷地道:“小福子,还不送侧福晋回去!”

“爷,你怎么可以,但见新人笑,未闻旧人哭。”小福子在一旁劝着,原来是李氏,想必平时很是得宠,一时难以接受。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你一小老婆能耐他何?

我怜悯地看着李氏,侧头只见四阿哥的脸上乌云密布,山雨欲来风满楼,不由得打了个冷颤,觉得自已没了体温,恐惧侵袭了全身。

四阿哥见自己的话没起作用,怒吼道:“来人啊,把侧福晋带回海棠院,思过一个月。”

她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掩面而出,定是恨我入木三分了。我无端受冤,又惊又气,停笔往边上移,又被他用力拉回原地,我气愤地道:“四爷跟奴婢有仇?”

他倒是没事人似的,面色详和,头也不抬写他的字,淡淡地道:“无仇。”

他的无动于衷,让人更加火,惹事的是他,难受的是我,质问道:“那么是奴婢得罪四爷了?”

他又蘸了蘸墨汁,淡淡地道:“没有。”

我都快要哭出来了,委屈地道:“那四爷为何要害我?”

他这才抬起头,凝视着我的脸,柔声道:“爷何时要害你,只想看看你到底是否没心没肺?”

“四爷,我……”脑子一下似被凝固了一样,不知如何回答。想用这种方式刺激我吗?这么聪明的一个人怎就想出这个笨办法,又气又好笑。

他拉过傻愣在一旁地我,指着我的字,批评道:“瞧瞧你写得好字,不会走就想跑,龙飞凤舞的。照着我的字临十遍。”

我竟然顺从地提起了笑,看了看他的字,又看了看自己的字,是够汗颜的。可这会儿那有心情练字,回道:“四爷,冰冻三尽非一日之寒,明儿还有正事,爷早些歇了吧!”

四阿哥帮我把纸压好,厉声道:“今日若不练,明儿就不许出去。”

嘟着嘴厌恶地瞄了他一眼,乖乖地临摹了起来。边写边自语,快让他多子多女吧,莫不是父爱无处可泄,逮着我了。

他忽又夺过我的笔,摇头道:“作书以神、力、韵三字为主,有力乃有神,有神乃有韵。还有讲究置阵布势,处理好虚实。你的字有力而无韵,好比这个天字,最后一捺略作停顿,再完成,企不更好。”

听着有理,自已下笔,还是老毛病。四阿哥也没了耐心,直接站在我的后面,握着我的手,书写了起来。这种爱昧的姿势,不由得心神不定。他似看出我的窘态,竟然开口道:“认真点,别胡思乱想。”

真是无话可说,就任由着他摆布。接着又让我自己练,我还是老样子,潇潇洒洒的一气落成“天若有情天易老,人间正道是沧伤。”

四阿哥欣喜地问道:“这句是你想出来的?”

我扯了扯嘴角,低声道“奴婢哪能写得出这样的句子,听人说的。”

“罢了,今儿就到此,以后每天写十张交给我!”

总算过关了,忙放下笔,告退了出来,心想去你的每天,等回了宫,才不受你的约束。小福子还未回来,外面黑漆漆地,转身就跑回了屋,四阿哥看我转道回来,轻笑道:“怎的,舍不得走了?”

我立在门口,边张望边道:“四爷,别打趣奴婢了,我等小福子送我回去!”

肩被轻轻一拍,我吓得打了个冷颤,回头才见他提了灯笼,立在身后。他轻笑了声,推开门道:“走吧,我送你。”

……本章完结,下一章“巡视酒楼”↓↓↓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