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30章:君恩难消

《绝恋大清》

第30章君恩难消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双儿提着食盒迈进了门,帮我摆好后,微笑着立在坑前。向来是小多子伺候我的,我边吃边抬头淡淡地道:“怎么不见小多子?”

双儿笑容一僵,扑通跪在我床前,我大吃一惊,瞪大了眼睛。她哆哆嗦嗦地磕头,哭丧着脸求饶道:“主子,饶命……”

我真正是在云里雾里,并没有言语不对之处啊?惊问道:“你快起来,好好的为何要饶命啊?我没怎么着你啊?不过问了你一句,这是为何啊?啊唷……”

扯动了伤口,疼地我叫出了声。双儿迅速立了起来,惊慌地探问道:“主子,你怎么了,太医说了不能乱动,不然会扯裂伤口的。”

看着梨花带雨地她,还是满腹疑问,我轻柔地道:“双儿,你告诉我,为何你这般害怕?小多子怎么了?”

双儿一脸难色,吱吱唔唔。我脸色一沉,她才低着头轻声道:“您晕迷不醒,华儿姐姐、玲儿姐姐都喂不进药,被……皇……上杖责二十,赶到浣衣局去了。皇上说您若是有个三长两短,就让奴婢们陪葬,奴婢……害……怕……”

天,雍正这是急狂了吧?怎么可以自己不快,就拿下人出气,这不是给我抹黑吗?他自然无人敢怨,企不都成了我的罪孽。有一口没一口地愤怒地吃着粥,朝双儿道:“你别怕,我不会让皇上为难你的。”

双儿闻言笑逐颜开,施礼道谢。把碗递给了她,让她扶我躺下,思绪万千,闭着眼睛胡思乱想。门外传来十三询问声:“容月,你怎样了?”

我忙答道:“挺好的,进来吧!”

十三久久未回话,许久十三才悠悠地道:“不了,你醒了,我就放心了。”

我真是奇了怪了,难不成雍正连十三也不许见我?这倒底是怎么回事啊?撅起嘴怒气冲冲地道:“十三爷,你给我进来,不见以后也不用再见了。”

过了片刻,十三才踌躇地迈了进来,黑黑在眼眸里满是关切,还有深深地歉意,尴尬地侧了侧头,笑道:“怎的,长脾气了?”

我不快地道:“十三爷,何时也变得婆婆妈妈的,我一觉醒来,怎么大家都变得奇奇怪怪的?我很可怕吗?像白素贞一样现原形了?你们真当我是妖啊?”

心里不快,把疑问不股脑儿的倒给了十三。十三欲言又止,似犹豫不定,见我睁大眼睛紧盯着他,淡淡地叹道:“这是都因我而起,才让你命悬一线。如今你卧在病榻上,我自然多有不便,只是今日我还得求你件事。”

思忖再三,大概是因为我衣衫不整吧!十三探究地看着我的反应,我笑道:“十三爷还当我是朋友吗?有话直说,潇洒的十三爷才是我的朋友。”

十三的眼里闪过一丝伤感,温柔地点头道:“你想怎样我就怎样。”

我面带笑容,实着心里一片酸楚,难道我过分的划清关系,伤了他吗?难不成这爱新觉罗家的男人,真是天生的情种。我从不相信,一个男人会永远爱一个得不到的女人,爱一个看的着碰不得的女人。

十三远远地坐在椅上,叹气道:“皇兄这回真下了狠心,决定全面整顿吏治,杀头的杀头,撤职的撤职,这些都不为过,只是那三百多个百姓,明日要与刺客同赴刑场,我担心会招来民怨,毁了皇上的名声。”

“什么?”我惊呼了一声,挣扎着坐起,伤口又隐隐作痛。十三立刻尴尬地转过了头,我这才意思到自己肚兜视人,羞红了脸,复又躺了下去,拉好了被子。

平静了片刻,轻声道:“十三爷,你放心,我会尽力劝皇上的。”

十三背着我伸手作揖,吐了口气,在门口转身道:“你好好养着,日后再来看你。”

看着十三日渐消瘦地背影,重重地叹了口气,这世上的人真是难做啊!若是你富,别人眼红,若是你有才,别人妒忌,若是你清廉,别人不容,若是你无能,别人欺之……

吃了睡,睡了吃,真是无奈至极。太阳的余辉偷偷钻进了窗缝,屋里已朦胧了。用好餐后,斜靠在坑上,想着如何说动雍正,三百条人命啊?怎能一句话一抬手就没了呢?

烛火摇曳,我的心也跟着忽明忽暗。时不时地翘首探望,寻找雍正的影子。双儿的声音响起:“皇上吉祥!”

我欣喜地端坐起来,雍正进门疑视了我片刻,坐在床沿上,淡淡地道:“嗯,比上午好多了,脸上也有点血色了,切不可大意,免得伤口溃烂。”

我乖乖地点点头,柔声道:“皇上也别太累着,身体第一,凡事可以慢慢来。”

他小心翼翼地检查一遍我的伤口,满意地点头道:“不错,这洋人的医术果然有效,血止的快,伤口也不易裂开,你呀,也真是个福大命大的丫头。”

我顺口道:“皇上真是后知后觉,我前世是修行千年的狸猫,因为急于求成,有一次走火入魔,失了法力,被猎人捉到,皇上正好路过,救了我,而十三爷见我可怜悄悄地放了我。我请求菩萨让我转世为人,报答你们的大恩大德。”

我这俗不可耐的故事,把雍正哄得一愣一愣地,他疑惑地盯着我道:“真的假的?”

我哈哈一笑,又扯动了伤口,皱眉轻唱道:“他们都说开始才是真,后来就慢慢地变成假的……”“行了,行了,你消停点吧,别扯破了伤口。”

我握住他的手,哀求道:“皇上,您放了那三百个无知的百姓吧?容月求求你,他们有错,你可以惩罚他们,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别大开杀戒。”

他脸色一沉,厉声道:“若在一处,虽非下手之人,在旁目观,即系同恶共济,怎可饶恕?朕一直牢记皇阿码临终嘱咐,要宽容。造成如今皇城里出现刺杀、围困王爷的事,若再不严正朝纲,这天下企不大乱。朕心已下,严查严办,无论皇亲国戚,但凡有错的,决不养虎为患。”

“皇上你严办百官是对的,他们熟知大清例律,知法犯法,对皇上不忠不孝,杀之也不为过,还可以儆效尤。但是天下百姓大多无知,他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定会说皇上与怡亲王杀了三百多个上京请命的百姓,一传十,十传百,最后指不定会被别有用心的记入野史,说皇上杀人不眨眼,到时谁为皇上辩驳?”

雍正慢慢平静了下来,凝视了我半晌,淡淡地道:“你歇着吧,朕明儿再来看你,朕自有分寸,别多想了!”我叹了口气,只有听天命知人事了,若是逼急了,他说不定会恼怒而孤注一掷。

……本章完结,下一章“探视旧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