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31章:探视旧友

《绝恋大清》

第31章探视旧友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身后的门吱呀一声响,我继续负手高唱,十四的一声怒喝,惊得我一颤,声音也越来越轻,最后只有嘴在动没了声响。“你是谁,从哪来就滚回哪去,少来打饶爷的清静!”

这么一个清静养性的地方,都没有去除他的厉气,真是让人无言以对。傻笑着缓缓地转过身,十四明显一惊,还是怒着脸,冷声道:“你来做甚,是雍正还是老十三派你来看爷的落魄的?”

我的笑脸僵在了脸上,这个十四莫不是关的不可理喻,关出精神问题来了,那么冲。跳下了桌,不快地道:“对不住了十四爷,容月还以为看在儿时的情份上,十四爷不至于不待见容月,即然十四爷不想见,罢了,算我打饶了,告辞!”

撅着嘴转身就走,真气人,好心当成驴肝肺了。小顺子追问道:“小姐,这些东西怎么办啊?”

我冷声道:“扔了,反正也不会有人要了!”

将至门口,总算传来了十四的唤声:“容月……”

我的脚步急止,笑靥难掩,抿了抿嘴,缓缓地低头转身,抬头问道:“十四爷,有何吩咐?”

十四尴尬地咬了咬唇,微微一笑道:“有事进来说吧!”说完提步进了门,好似我非见他不行,罢了,想让这些个大爷低头,难啊,还是本姑娘忍了吧!

小顺子也释然一笑,我接过他手中的包袱,跨进了门。一股酒味扑面而来,我皱眉捂了捂鼻子,忙转身把门打开,又至窗边把窗支了起来。

小太监收拾好床出了门,十四淡淡地指了指坑道:“坐,你怎来这里了?”

十四双眸忧郁,怨气纠集,许久未见,人也沧老了许多,也许心里上的折磨,远比身体的超重负荷来的难受。

“十三爷来景陵,我也想放放风,就跟来了!”我如实地答道。

十四又恨恨地道:“是给雍正看陵寝吧,他这个皇帝当的还真够顺手的。”

雍正既使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日日批折到三更,若是没亲眼所见,也难以想像。十四如此疯刺,就像一根刺扎进了我的心头。反驳道:“十四爷,如果你抛去成见,就会看到皇上所做的努力。容月说句大不敬的话,十四爷未必能像皇上这样爱天下的百姓。”

见他的面色越来越难看,我忙道:“十四爷,您先别气,容月只是不希望十四耿耿于怀,这样对自己的身体不好。今儿就咱两个人,把问题说开如何?”

他冷若冰霜地抬头道:“你想说什么?”

“十四爷是否以为四爷有逼迫先帝立诏或改诏嫌疑,可是十四爷有没有想过,先帝是何其英明的君王,决不会允许别人来撼动他的权力的。先帝的驻地是由上三旗、御前侍卫、护卫全面负责的,而那时的上三旗,分别由七爷、十二爷与你任都统,虽然隆科多为步军统领,是四爷的人,怎么可能将自己的手下取代三旗侍卫。”

我的话或许有太多的大逆不道,十四惊瞪着我不语。我又道:“先帝为何传位与四爷呢?容月以为其一,朝庭吏治败坏,已动摇到朝纲,十四爷是皇子,理该明白,就好比明朝,并不完全败在军事上,更多的原因是内部腐败,就像一棵树,被虫子从里蛀空,轻轻一拍就倒下了。而皇子中,只有四爷向来雷厉风行,从不顾人情不卖面子。十四爷与八爷也确实是上乘人选,可是十四爷你想过没有,您身后支持你的那些人,为何要支持你?还不是要从你身上得到利,得到权。就是当今皇上,都寸步为艰,何况十四爷。其二,皇上最不愿见的就营私结党,而十四爷与八爷又犯了一忌。”

十四又反驳道:“既然雍正正般光明,为何把爷圈在景陵,分明心里有鬼?”

''

这个十四钻进牛角尖里出不来了,我深叹了口气,扁扁嘴道:“十四爷你怎又绕回来了?不就是你不服气,对皇上不敬,才被圈的吗?想当年十三爷不过辩了几句,被皇上圈禁,冷落了整整十多年,难道你忘了吗?何况你们现在还是敌对着,像九爷还创出什么文字来传递消息,你说皇上能不生气,不防着你们吗?”

十四叹了口气道:“九哥……九哥的心里也是有苦的,他变成如此,皇阿玛与宜妃娘娘都是有责任的。”

我想追问,但又觉不妥,也不知这个九哥倒底是为何?如今真的是一落千丈,昔日皇孙阶下囚,而我身处尴尬之地,自然也不好多言。把包袱拎了出来,拿出军棋,笑道:“别想过去的事了,你从小喜新鲜的东西,我特制了一副棋子,给你解解闷!”

十四这才舒展眉头,凑了上来。我把司令、军长等棋子换成了清代的官制,都统就是司令了,于是把规则一说,立刻放好牌,边解说边玩了起来。十四领会了后,笑道:“不错,从前为何不拿出来?”

我耸肩道:“那时你们都忙于朝事,我哪敢让你们玩物丧志啊!”

十四忽抬头盯着我惊问道:“你倒底是不是老四的人啊?怎么关心起他的政敌来了?就不怕他罚你?”

我呵呵一笑,摸了摸脸,装傻道:“当然怕了,但十四爷难道从没当容月是朋友吗?”

十四竟眼眶微红,快速地低下了头道:“你真不恨我们吗?”

我自然听得出来是指八爷党人,边移牌边叹道:“为何要恨?即使从前恨过,如今也不恨了。你们谁也没有错,错的是你们生在同一朝,若是你们分散在各朝,一定都是有为的圣君。茫茫人海,能聚在一起就是一种缘份,无论你们谁有差错,容月都会难过的!”

十四凝视了我片刻,眼眸中多了一份动容,见他沉默不语,我拍拍他的手,他这才跟着我,下了起来。十四再聪明也有适应的时间,我忽兴奋地喊道:“十四爷,你输了,你的老巢都被我占了,哈哈……”

十四不信地凑上来,随后不甘地重重捶了捶炕,大嚷道:“你使诈,分散爷的主意力,不算不算,重来……”

我真是晕,跟小时候一样赖皮。这会我可不让着他,站得都高出我一个头了,孙子都有了。我嘟着嘴道:“喂,十四爷愿赌服输,谁使诈了。”

十四拍拍我的肩,哈哈大笑道:“好了,雍正若是看到了,非气炸了不可,趁今儿多陪爷下几副,熟熟手,也好教别人不是!”

……本章完结,下一章“又掀波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