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32章:又掀波澜

《绝恋大清》

第32章又掀波澜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想想真是,他们这两个同胞兄弟,半斤八两,雍正冷面,十四霸道,真是王八对绿豆,两兄弟之间的恩怨,只有等他们自己想通的一天。

我道:“不如这样,让服侍你的公公也学学,赶明不就有对手了!”十四笑着点头,小太监应声进门,十四警告道:“好好学着,若是学不会,爷可不饶你!”

“十四爷,看把他吓得,还学什么呀?”看着缩着头,一脸惊恐的小太监,可想而知,十四平时没少拿他出气,笑着对他道:“别怕,十四爷就一大侠脾气,赶明你把他打个落花流水,爷还会赏你呢?”

十四裂着嘴笑道:“爷等着!”小太监唯唯喏喏地边听边点头,一盘下来,他已看出一二,于是就让他上手了。

忽闻到一股呛鼻的味,拿鼻子嗅了嗅,十四笑嚷道:“你是狗鼻子啊,有这样闻的吗?”

我拉起被子闻了闻,忙别开了脸,一股酒味夹杂着说不清的味道,胃像是被搅动一样,只觉恶心。简直就像闯了男生寝室,闻到一股臭袜子的味道。

“十四爷,太离谱啊,你闻闻这什么味啊?”我拉起被角责备道。

十四边下棋边无所谓地道:“这算什么?爷在西北那几年才不是人过的呢?天天风沙,连着个把月不洗澡,不也过来了?”

男人脏懒是出了名的,没想到皇子也脏兮兮的,叹气地摇摇头,拉过被子拆了起来,小太监忙立了起来,战战兢兢地道:“还是让奴才来!”

小太监不时地留意着十四的表情,十四低着头,抿着唇缄默不语,我边出门边道:“今儿就我来,以后你要手脚勤着些,多催爷勤换洗!”我捧着衣物出了门,感觉自已成了家庭主妇了。

山风袭袭,小顺子见我出来,忙上前帮忙。转至后院,靠墙的边上,山泉水清洌见底,小顺子边打水边道:“小姐,你哪能干这种粗活,还是让奴才来吧?”

边挽衣袖边道:“不用,从前我自己的衣物可都是自己洗的。小顺子,怎么又搬出奴才了,跟我生份了?”

小顺子“嘿嘿”地笑道:“您跟爷都称兄道弟的,奴才再叫你姐姐,企不乱了套了。”

被他一说,我还真无话了,或许自己的好意,对别人也是一种免强,说不准哪天还会给他带来灾祸,这特定的环境必然需特定的生存守则。我点头笑笑道:“罢了。”

化开了皂角,轻搓起来。太阳迎面而照,于是转了个方向。

“你没给雍正洗过吧,我老十四也有赶早的时候,圈在这里也值了。”

“给十四爷请安,十四爷吉祥!”小顺子紧跟的请安声。

我的确没给雍正洗过衣,至今大概也就陪十三圈禁的时候,洗过衣物。只是十四的话里还是火药味十足,把我的劳动也变成了战利品。我懒得搭理他,埋头洗自己的。

过了片刻,侧头偷偷一瞄,只见十四双臂环抱,懒懒地靠着墙上,抬头望着景陵深处,深深地长叹了口气,一种英雄壮志未能酬的悲凉。

小顺子帮着拧干,掠好后,十四像泥雕在哪里,丝毫未动,湿湿的手往他的脸上弹了弹,他才皱眉摸了摸脸,道:“动作够快啊,走陪爷再下盘去。”

拳一握,大拇指一指,爽快地道:“好啊,走。”

十四重重拍了一下我的肩,疼得我人也往下拉,皱眉瞪了他一眼,他反而快意地笑嚷道:“还是你够朋友,走!”

“哈哈,十四爷你的大将军营又让我给端了,来给你也添上一条!”我忙撕下一条纸片,添在十四的脸上,十四也哈哈大笑道:“你还笑爷,你自己的脸都快成帘子了,真是退百步笑五十步,再来!”

十来盘下来,两人胜负相差无几,十四早已轻车就熟。越下越让我手忙脚乱,这小子也太狡猾了,总让我防了下忘了上,还真对得起大将军王的名号。

“主子,十三爷来了!”小太监进门报道。

十四的脸立刻沉了下来,冷声道:“来了就来了呗,嚷什么,爷若输了棋唯你是问!”

我不快地停了手,直视着他,他还没事人似地抬头催道:“该你了,快呀!”

我立了起来,欲言又止。他这才一脸急色,探问道:“怎么,连这盘棋都不能下完?”

“十四爷,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仗无欲则刚。十四爷是统率过千军万马的人,难道这般肚量?”十四冷眸快速地瞄了我一眼,低头玩弄起棋子,但棋落下的声音泄露了他心中的愤懑。

“十四爷要恨人到死吗?不是说大丈夫提的起,放得下的吗?十四爷说句掏心的话,我早猜到十三爷会被圈禁,只是不知会圈多久,你知道我为什么没有阻止十三爷吗?因为容月以为,一个人为自己的理想而活,既便是死也是高兴的,也是值得的,那是灿烂的一生。”

十四一愣,手中的棋落在半空,忽又问道:“为何不求皇阿玛放了老十三,而去陪他圈禁,难道你爱他?若不是对老十三有情,爷不信天下有这样的情谊,不然你留下来陪我如何?”

我被十四噎得说不出话来,回头见十三迈进了门,温柔的眼光让我心跳加速,只觉得血流向不是心房而是面部,深深地吐了口气道:“先帝是许过我承诺,但人贵有自知之明,我若求先帝放了十三爷,那就意味着我跟先帝背道而弛,不仅救不了十三爷,反而加深误解。至于其他,容月现在不想说,因为结果没有区别,何必多此一举?”

我别提多尴尬了,心潮澎湃。十三解了我的围,大声笑道:“十四弟近来可好啊?”

十四不愿搭理的口唇,淡淡地道:“好什么呀,怡亲王又不是没尝过被圈在院里的滋味!”

十三咧嘴苦笑,又一阵微咳。十四总算心平气和地道:“坐吧,怡亲王再不坐,爷要被这丫头烦死了!”

十四虽然还不情不愿的,比起进门就轰,我已谢天谢地了,轻笑道:“上辈子,你们是圆通寺的和尚,我呢是寺里梁上的蜘蛛,天天被你们烦透了,因果轮回,这辈子轮到我了!”

十四与十三都扫来警告的目光,十四忍不住问道:“胡说八道,还和尚?”

“怎么不是,你忘了你上辈子,天天在念,南无阿弥陀佛,媳妇啊媳妇啊……佛祖怕耳根不净,随了你们的愿,你们没少取媳妇吧!”我忍着笑,一本正经地追问道。

十三与十四先是闭着嘴,强忍着,话音刚落,他们终于放声大笑。该走的还是要走,跟了十三出了门,十四只在我出门前,说了声谢,但我能体味到他心中的落寞。

……本章完结,下一章“破解疑问”↓↓↓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