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36章:假洋鬼子

《绝恋大清》

第36章假洋鬼子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五十九章假洋鬼子

雍正五年是怡亲王府的灾年,短短几个月十三连丧两子,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惨痛让人揪心,真怕十三挺不住,又病倒了。难以想像的是,弘今死后的第三天十三面容憔悴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时还以为自己眼花,傻愣了片刻才回过神来。

我凝视着他不解地道:“十三爷你不在家来这里做甚?”

十三苦笑道:“皇兄有急事找我,我进去了!”

看着十三的背影,我真是气恼万分,这个雍正也太过分了,张廷玉的女儿死了,他还给人家十五天的假期,自己兄弟却这样使唤。我跺脚跟了进去,嘟着嘴立在一旁,看看这个雍正倒底是什么屁大的事,全来不顾别人的感觉!

雍正扶起正要请安的十三,悲痛地道:“十三弟,你要节哀,有什么所需,尽管开口!”

十三谢道:“皇兄安排的已够周全的,臣弟都受宠若惊了,皇兄今日找臣弟来是不是关于江宁制造局曹家的事啊?”

我一怔,瞪大眼睛盯着十三,十三也似有所察觉,疑惑地瞄了我一眼,又快速收回目光。雍正绝然地道:“朕已给足了他们时间,可这些官员推迟搪塞,互相观望,补足不过充充数人。曹家亏空近达三百万两巨额,朕看在曹家曾是先帝忠仆的份上,一容再容。今儿朕要快刀宰乱麻,就拿曹家开刀,以视朕的决心。若是还不上的,抄家补空。十三弟以为派谁去合适些?”

十三思索了片刻道:“曹家是个大户,先帝当年六下江南,四次皆由曹家接待,据说是座上珠玑昭日月,堂前黼黻焕烟霞,需防下面官吏顺手牵羊。依臣弟之见,派李卫前去,这小子的操守可信些!”

雍正点头道:“就按你的办,朕再派弘历去江南,把江南那些个烂事一起了了!”

不知如今这个曹雪芹多大了,不忧地叹了口气。雍正回头皱眉道:“你叹什么气?”

我又深叹了口气道:“我是可怜那曹家公子,无材可去补苍天,枉入红尘若许年。此系身前身后事,倩谁记去作奇传?”

十三不解地疑视着我,雍正醋意阵阵,冷声道:“你认识曹fu?”

我忙摆手摇头道:“我可不认识他,我只听人说曹家是白玉为马金作堂,这会儿抄了家,流离失所,苦日子算是开始了!能不能网开一面,给曹家一个居身之所?”

雍正斜睨了我一眼道:“你这丫头,对谁都起怜悯之心,不过朕也喜欢你这份善心,罢了,曹家在京城西郊的别院,就留给他的后人居住吧!”

我兴奋地施礼道:“谢皇上,您的一念之善,给后世留下的是一位才子,一本巨著!”

雍正与十三更加疑惑,我朝他们傻笑了片刻,他们当我是疯丫头摇了摇头。我却很是激动,改明一定要去寻访这位文坛巨匠。

端午一过,已是炎炎夏日,圆明园水域面积大,许多建筑都是仿江南而建,就好比曲院风荷跟杭州的大同小异。清早李德全来传话,说是午后雍正召宫庭画家前来做画,让我也准备一下。我兴味盎然,总算盼到这一天了,我还想当回模特,用自己的画来装点房间呢?

穿了身粉色的旗装,细眉粉黛,刚收拾停当,小多子就在门口喊了。我忙撑着粉色纸伞出了门,雍正领着几个大臣正要出门,朝我道:“你也跟着吧,让郎士宁他们给你也画一幅!”

我这才看清,原来洋人也穿着官服,鱼目混珠,一时还真难辩。雍正也是兴致勃勃,穿着一套明黄的便装。我紧跟其后,前面的人一停步,我一不留神撞了上去。那人回头视来,原来是金发碧眼的洋画家,我尴尬地笑道:“Iamsorry!”

他眼里微露惊奇,用搞怪的洋腔轻问道:“小姐学过洋文?你好,我是郎士宁,意大利人!”

前面的人又往前了,我与他并列而行,我伸手道:“你好!我叫花容月,很高兴见到你!”

他似找到了熟人,欣喜地伸手一握,乐呵呵地道:“很高兴见到你,小姐不仅天生丽姿,而且光彩夺目,光芒照人,与众不同……”

他一口气说了一连窜的成语,乐得我捂着嘴笑,学了几个成语大概都显摆完了。他略显尴尬,我才屏住笑意道:“谢郎先生赞赏,郎先生的汉文学得真好。郎先生来大清多久了?不想意大利吗?”

他蓝眼珠暗淡了几分,随后又耸肩笑道:“意大利是我第一个故乡,大清是我第二个故乡,我打算就在大清长久住下去了,有时候还是会想念家乡的,我的家乡也很美!”

我笑道:“我记得你们国家的地图像一只靴子,你们家乡是出著名画家的地方,怪不得你也做了宫廷画师!”

他惊讶地正待开口,雍正冷然的声音传来:“你们两个磨蹭什么?”

这家伙又是一脸醋意,郎士宁匆忙上前,原来已到了曲院风荷,几个画师已摆好了画架等在那儿。雍正向我投来的警告之色,好似我沾花惹草了似的。李德全让人把龙椅安在亭中,又拿出假发给雍正戴上,脖子上还系了根红布,整一个周星施扮演的至尊宝。

我先是强忍着别开了头,越想越好笑,快步跑至小桥的对面,捂着肚子坐在石阶上,哈哈大笑。忽听身后雍正怒喝声:“放肆,你跑这里做甚,你这是笑朕呢?”

我强忍着转过了身,看到他的滑稽样又忍不住“扑哧”出声。见他黑云密布,才抿抿唇正声道:“我哪有胆笑皇上啊?皇上可是第一个戴假发的皇上,就是创新精神也该世人称颂!”

他还是怒盯着我,冷声道:“那你说,你笑什么?”

“我……”我一时无语,吱吱唔唔了片刻,硬着头皮道:“皇上我就直说了吧,你这装扮太古怪了!像是救紫霞仙子的至尊宝,就差少根金箍棒了!”

我声音越说越轻,他不解地询问道:“少根什么?至尊宝?那你说吧,朕该如何装扮?”

我上前把红巾解了下来,扔到地上,他不解地任由我把假发也取了下来,我点头道:“还是这样帅,洋人穿的东西我早为你备好了,等这会儿都等了我几个月了,不过皇上我有条件,你得让郎士宁为我画几副洋画,再让焦画师为我画几副咱传统的画像,如何?”

他思索了片刻道:“成,不过朕可警告你,少跟他们眉开眼笑,你是朕的女人,他们是臣子,别忘了规矩!”

我嘟着嘴白了他一眼道:“知道了,不与陌生人说话,成了吧!醋坛皇上!”

说完拔腿就跑,他在身后气急败坏地道:“死丫头,回去非收拾你不可!”

我回头朝他无辜地耸耸肩,跑到李德全身边,让他派人去把我的那一箱子衣物抬过来。我可是为了今天,可没少下功夫,各式衣服都可在大清开个时装发布会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画中倩影”↓↓↓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