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38章:花落人去

《绝恋大清》

第38章花落人去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十三早知自己命不久矣,留下了遗书,要求伤葬从简,决不可越矩而为。雍正伤心欲绝,又淋了雨,得了严重的风寒。还是强撑着过问十三的一切事宜,辍朝三日,素服一月。

天气渐热,御驾移至圆明园,刚服了药,强迫他休息片刻,连日来都未曾睡好过,我也睡意连连。倚靠在床沿打起瞌睡,他的一声惊唤,吓得我一身冷汗:“你们谁敢动怡亲王……”

他满头汗珠,惊坐起来,魂不守舍。我忙紧握他的手,摇晃地道:“皇上,醒醒,只是梦,只是梦而已……”

喝了口水,才似清醒过来。帮他擦拭了汗水,扶他躺好,他忧心忡忡地道:“十三弟为了我做尽难人,朝中许多人对他恨之入骨,朕真怕他们会闹灵堂,对十三弟不敬。”

“皇上不会的,只是恶梦而已,十三爷为人正直,又有皇上盯着,谁有这样的胆子。他们又不是瞎子又不是聋子,难道会看不出听不见皇上对十三爷的怜爱吗?放宽心吧,皇上!”

果然,他的担心不无道理,折子上口口声声讼扬十三的丰功伟绩,在灵堂前行为不端者有之,怨声载道者有之,面露喜色者有之。雍正勃然大怒,为了杀鸡骇猴,将迟来灵堂,面无伤痛之色的允祉,隔去封号,圈禁景山。

十三出殡那日,天气异常闷热,雍正还是亲自送十三至陵区。我却无心于这浩浩荡荡地队伍,缩着身坐在马车里,默不作声。我相信十三并不想要这样的场面,我更觉着这是世人安慰自己的一种方式,对亡人豪无意义。

至送葬回来,雍正的病又加重了几分。服伺他喝了药后,呆滞地立在树荫下,垂头叹气。忽闻得洛儿地声音:“皇额娘,你别担心,皇阿玛会没事的!”

我木然抬头,见洛儿扶着那拉氏进了院,后面还着钮氏等六七人,皆是一脸凝重。那拉氏奔至我面前,哀然道:“妹妹,皇上今日可好些?”

我施礼道:“娘娘,皇上只是伤心过度,才至身体虚弱,过些时日定会好的!”

那拉氏叹了口气,匆忙走向卧室,忽听的有人冷声道:“都是这些死奴才,照顾不周才如此的!”含沙射影的声音激起我的怒气,原本冷如死灰的心似又活过来了,我愤然地紧握着双拳,没日没夜的苦熬,却被这些游手好闲的人说风凉话,真是气不打一处来。

愤然地坐在石凳上,双手撑着脑袋,思及入宫时与十三相处的日子,热泪点滴。听到脚步声,快速擦去泪痕,一只轻拍在我的肩上,我回头视去,洛儿关切地道:“姐姐又哭了吗?是想十三叔了还是担心皇阿玛呢?”

我微笑着摇头道:“没有,许久没见你了,你过得好吗?”

洛儿清瘦的脸显得眼睛更加有神,面色红润,朱唇轻启道:“好,每回进宫里都不曾见到你,姐姐放宽心吧,洛儿其实打心眼里羡慕姐姐,这深宫高墙内,这样的情谊真是难得。十三叔与皇上又与姐姐知心知底更是难得,姐姐想想别的女子,一辈子空守宫闱,定能打开心结的!洛儿还是喜欢那个有点痞味的容儿,姐姐快让她回来吧!”

洛儿真诚的眼神,让我平静了许多。微笑着点头道:“你说的对,我是该知足的人,人生苦短,我们都要开开心心地过好每一天。洛儿,弘历必然有一天妻妾成群,你要趁如今,牢牢抓住他的心,让他无法忘怀才好啊!”

洛儿微笑的脸上掠过一丝失落,苦笑着抿了抿唇。李德全在檐下轻唤道:“姑娘,皇上唤你呢!”

一屋子的女人还唤我,这位爷还真让我贴身女佣了。深吸了口气,苦笑着跟洛儿一起进了门。那拉氏坐在床沿,其她人一排而立,冷然地打量了我一眼,不屑地别开头。雍正斜靠着,紧皱眉头,急唤道:“快来,朕的左腿又麻了!”

那拉氏慌忙立起,将我拉至床前,催促道:“皇上习惯了你的轻重,妹妹快着些!”

给了雍正一个讨厌的眼神,狠狠地拧了他一下,他怒瞪了我一眼,却淡淡地道:“皇后带她们回吧,站着也无济于事!”

身后传来了她们告退的声音,我才嘻笑着放缓了速度,忽而一人跪求道:“皇上,让奴婢尽点力吧,奴婢一定好好服伺皇上,让皇上的病快点好起来!”

我的手一愣,索性坐在床沿微笑着注视着她,妙龄年华,眉如柳叶,明眸流转,娇滴滴让人怜。雍正的眼里果有几分赏识,我婉尔一笑道:“皇上,以为如何?”

雍正立刻回复神情,斜睨了我一眼,低沉地道:“下去吧!”那女子移到床前,娇柔地道:“皇上,您为何都不看奴婢一眼,奴婢这般不堪入目吗?”

二八年华深居宫中,却未能得君皇一怜,是够委屈的,但思之与我是情敌,我也不由得提高了警惕。面上还需大肚坦然,笑立了起来,若无其事地往外走。

忽听得雍正冷然的声音:“大胆,朕企是你左右的,来人啊,把她给我押下去,发配到辛者库为奴!”

我真是晕倒,这样玉葱细指如何干哪些粗活?那拉氏急匆匆进门,竟是失望至极。我冷笑着回头,原来这些人今儿是来打破一宠制的,排挤我。那女子哭哭啼啼地求饶,那拉氏施礼道:“皇上,玉儿年青不懂事,看在她阿玛觉罗保的面上,就饶她这一次吧!”

雍正冷声道:“你阿玛也算是一品大员,怎教出你这不懂规矩的丫头,今儿看在皇后的面上,还不下去!”

玉儿谢恩羞怯万分地冲出房,那拉氏当着我的面,轻劝道:“皇上,妹妹们既进了宫,也是一心向着皇上的,皇上也不能太……”

“朕自有主张,你下去吧!”雍正把那拉氏的后半句话堵了回去,那拉氏施礼往后退,冷然地瞄了我一眼,甩袖而去。妒忌之心凡女皆有,我又怎能与她们为友?如今后宫倒是统一战线,若是那天雍正嫌弃我,我必难容于世。

“啊唷,朕的脚抽劲,你还傻愣在那儿做甚!”他的怒斥声将我激醒,忙帮他抬腿拉伸,边做边急问道:“可好些?皇上打今儿起,每天散步一个时辰吧,就坚持试一个月可好?”

他拉近我,眼里微露戏笑之色,凝视着我询问道:“还不满意?朕让天下的女人都羡慕你,可好?”

我激动地倚在他的胸口,含着泪轻笑出声:“容月此生足矣,皇上为了容月,冷落了她人,皇上还是多赏赐些东西,慰藉一二吧!”

他缓缓地叹道:“好,朕知道你不重名不重利,朕就把这些补给她们!”我微笑着点头,我也是女人,上天该会原谅我的自私吧!

十三一走,由果郡王允礼接替十三打理户部三库。原本雍正与十三默契有佳,常是不言而合。允礼刚一上手,自然有诸多不合意,每每如此,他更暗自伤神,自怨自艾。雍正毫不吝啬给所有十三的后人加封赏赐,皇家兄弟如此情份,也是世上难求。还常在睡梦中惊醒,惹得我悲从心来。

透视了世间的悲欢离合,觉着心也乏了,守着他是我如今唯一的念头。十三离去的阴荫始终缠绕心头,成了我们都刻意回避的话题。今日是十三走后满百日的日子,思虑再三,来个告别,将这段情深埋起来。昨日已去,若再一味沉溺其中,与已与人皆百害而无一利。雍正眉头深皱,或许跟我的无精打采有其大的关系,我该怜取眼前人才是。

水捧着一大把的菊花,立在碧桐书院前的平桥上,两岸柳叶已泛黄,四处飘零。夕阳下树木倒映水面,加上水底的绿草,使湖面变得黝暗。慢慢地撕着菊花,挥撒在水中,边撕边道:“允祥,我们相逢水中,希望流水有知,送去我的祝福。从此后我要陪着皇上开开心心的过完余下的日子,偿还我这一世的情债……”

菊花一瓣一瓣地飘落水中,随水前移。我怔怔地跌坐在桥面上,靠着桥栏,抱着膝盖,头深埋其中,静静地回忆着记忆犹新的片段。却没有眼泪,仿佛是梦境一场。远处传来呼唤声:“主子,容月……”

……本章完结,下一章“今世未尽”↓↓↓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