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4章:巡视酒楼

《绝恋大清》

第4章巡视酒楼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北方最好就是秋天,加上没有工业污染,天蔚蓝蔚蓝的,纯的没有一点杂质。入秋以后,由于冷空气的到来,一下子降下温来。

秋高气爽,心情也畅了许多。最近几个月,时喜时悲,有时心里迷迷糊糊的,什么都不想去计较,有时心里又似明镜似的,只想往后退。总觉得自己有点神经质,失了本性。

幸亏自己还不是没有感情不能活的人,所以在四阿哥面前表现还算得体。我可以退一步,但做不到古代女人唯男子之命事从的举指,所以还是经常跟四阿哥抬杠。细一想又常后悔地要命,后怕那天翻脸地时候,他会算总帐,那今天的玩笑就变成罪证。

灵香提前出宫了,哭得我像泪人似的,事后想来,应该为她高兴才是。正是年华好韶光的时候,被关在这深宫里近十年,每天小心谨慎地活着,若是有心理医生,猜想这皇宫里心里障碍的人不少于五成。

今年皇帝去的早,回来也早。九月初就摆驾回宫了,宫里似又热闹了许多。从十三的肤色看来,定是天天策马奔腾,原些白皙的肤色变成了古铜色,倒是又添了一分男儿气概。

十三只是开始几天,见我像是多一份隔阂,过了几天又似没事人一样,照常跟我玩笑。定是知道我与四阿哥之间的变化,我也不想上门解释,弄得两人都尴尬。只是偶尔看到他落寞忧郁的眼神时,心里也似打结的麻绳纠结在了一起。

十三从宫外带来了江子俊的消息,说是一切顺利,就等景德镇定做的瓷器一到。十阿哥人糙了点,说话还算话,除了太子爷与大阿哥的,其他的王子每人一幅字。我让十三带到宫外,让江子俊一一送去表好,分挂在厅里。

一阵秋风过后,金黄色的银杏叶儿像蝴蝶翩翩起舞,一时来了兴致,转着圈儿接起叶子。转晕了头,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身后传来爽朗的笑声,“四哥,你看就没她闲着的时候。”

揉了揉痛处,挣扎着站起。十三与四阿哥站在门口,看着我的窘样,四阿哥也裂着嘴笑。眼神宠溺中透着责备,像是在说没个样子。

这两个家伙,见到不扶也就罢了,还笑得开心。我也真是倒霉到家了,老是在人前出洋相。“十三爷你笑够了没有,别成了笑面人,合不拢嘴了。”

十三见我微怒的脸,收敛了许多,四阿哥淡淡道:“十三弟进去有正事谈。”

看来我是多虑了,两个人好得就差没同穿一条裤子。女人在这些个爷眼里只不过是件衣服吧,不知是失望还是绝望的叹了口气,跟着进了屋。上好茶,低头就往外退。

“还去拾叶子,站在一旁听着吧。”抬头看了一眼,四阿哥正襟直坐在上方,用眼光示意我站边上。十三则没个正形,斜靠在椅背上,抿着嘴笑。

我歪了歪嘴,老大不乐意地退到了一边。他们不知用哪国语言谈着事,我一个耳进一个耳出,打起哈欠来。明显感觉到两束眼光朝我射来,才发现自己的失态,可是本姑娘的脸皮越来越厚了,没事人似的,只是把头低低点。

十三戏笑道:“四哥,咱不谈正事了,免得有人摔倒在地上。”

四阿哥笑问道:“今年你的生辰,就在四哥府上办吧!”

我猛抬头,脱口而出:“十三爷奴婢有更好的地方,保证你撑足面子,又尽兴。”

十三嘴刚微张还未来及出声,四阿哥冷着脸朝我道:“贝勒府让人没面子了?”

说话不经大脑,把这位大爷的自尊给伤了。若说实话,打心眼对那个地方发悚,是没什么好的,虽然那地方出了两个皇帝,可又不关我什么事。

十三在一旁若无其事的喝着茶,四阿哥的目光让我全身冷嗖嗖地,呵呵奉承道:“四爷的贝勒府可是风水宝地,只是奴婢以为,生辰宴图个乐,若在四爷府上办,有那么多福晋看着,多了份拘束,还不如外面来得快意些。”

十三朝我会意一笑,给了一个肯定的眼神,大概他也猜出十之八九了。只有蒙在鼓里的四阿哥,皱了皱眉,一脸威严,正经八百地说道:“你一小女子怎有这种想法?”

“四爷,其实女人跟男人是一样的,男人喜欢看美女,女人也喜欢看俊男,人之常情。”

十三“噗嗤”笑出了声,四阿哥则一脸怒色。心想假正经,若是你们只许娶一个老婆,看你们常年在家不。

四阿哥威吓道:“大言不惭,明儿得找个麽麽,好好教教你。”

还是可爱的十三好,打起了圆场。乐呵呵地道:“四哥,容月又不是第一次大言不惭,咱就听听她接下去的大言。”

说完朝我眨眨眼,我反瞪了他一眼,他反而笑意盈盈。

四阿哥冷眼瞄来,淡淡地道:“那就说吧!”

心想你乐意了,本姑娘还不乐意呢。再则,说了就没了神秘感,低头道:“回爷的话,现在保密,到时候爷自然会知道的,奴婢保证把这件事办好。”

四阿哥指着我摇头,侧身与十三说道:“十三弟你瞧瞧,这丫头还有没有一点规矩。看把她惯的。”

话虽说得严厉,眼光却温柔了许多,“就由十三弟自己定吧,但是决不可无闹。”

十三也把这件事交给了我,首先得做请柬,让十三拿了许多空白揍折,把里面的纸贴在一起,左边贴上两片银杏叶,右边写上请客的时间、地点。

十三拿起请柬,满意得爱不释手,定要先给自己写一份。客人还是那几个阿哥,大阿哥在外带兵,太子爷摆架子推了。正合我意,要是他去了,我还担心难以应付呢。

阿哥生日放假一天,一大早就跟十三混出了宫。到达清雅居,伙计正在开门,还是原来的那个李云,现在升至大厅管事了。忙把我们往里请,见他弯得老低的腰,忙道:“李大哥,把腰挺直了,上身只需稍微下弯,左手持于身后,右手掌拼拢略向上伸出。”

李云看着我的动作,跟我学了起来,十三也一脸兴趣得盯着我看。想着肯定还有许多不足之处,趁今儿有时间,要一一改过来,才显本店的特色。吩咐李云请江子俊和所有员工到大厅集合,也过过当老板的瘾。

看到屏风上挂着的“生意兴隆”四字,把我给乐地笑弯了腰。江子俊闻声而来,我忙喊道:“江兄,好久不见!”

江子俊含笑上前给十三施了礼,打量我道:“容月,你还是老样子。”

我转了一圈,自恋地道:“是不是还一样漂亮?”

十三好似我的监护人,我似丢脸的主,把我撇在一旁与子俊道:“江兄别搭理她,出了门就更加没个形了。”

江子俊会意一笑,被两位帅哥笑,我乐意。江子俊忙让新请的掌柜把帐本拿来让我过目。生意好的几乎天天满座,也无人生事。量他们也不敢,大凡识点字都应该知道,本店挂得全是阿哥们的墨宝,就四阿哥与八阿哥两个人的字,够震一方的了。

我环顾了四周,与子俊商量道:“江兄,今儿是十三爷的寿辰,大厅停业了可好?把最大的桌子放到厅里来。今晚来的都是贵客,所以要让手下人仔细着些。”

“也是你的生辰。”十三站在我身边,拍了一下我的肩道。这才想起,自己与十三是同月同日生的。我搭了搭十三的肩,学着范伟的声音笑道:“兄弟,缘份噢。”

江子俊捂着嘴笑,十三眼底的一抹深情,让我无言以对,假意不曾看到。雅间现如今的设计是窗对着乐台,门则从后绕道走,像国外的歌剧院式。楼梯在进门处,所以大厅其实是最大的雅间。

所有员工聚集到了厅里,毕恭毕敬的立着。让她们当我们是客演练了一遍,有些人做得较好,有些人很是木讷。为了提高积极性,也像现在饭店一样,喝酒服务员拿提成。我发了话,若是做得好的,月底发红包,个个脸上跃跃欲试。

中午就几个相识之人,摆了一桌,权当先给我过生日了。沈老伯与小芳儿见了我,也乐开了怀。大厨做的江浙菜还算到位,台上的民族乐器合凑也颇有特色。总算我那上百张的现代饭店回忆录没白写,十三的千两银子也没打水漂,也对得起江子俊的信任。

小芳儿拉着我的手,缠着我道:“姐姐,你教教我唱曲吧,姐姐的曲太好听了。”

晚上要好好地为十三办个生日宴,减少我心中的愧疚。可我只会唱,所以还得求十三把我所唱歌的曲谱给写下来。于是给大家唱了曲《喜相逢》,十三果然厉害,听了一遍就能与我对唱了。

又唱了几曲,让十三一一记下,也好让店里都几曲可凑之乐。或许改明开个音乐厅更赚钱,大叹古代创业机会太多了。

十三餐后就去四阿哥府上,也不知他们在忙些什么。也许表面风平浪静,暗地里早就风生水起了。正因为知道历史的发展,才时时逃避,自欺欺人地希望谁也不要伤着。

……本章完结,下一章“春日情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