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45章:埋下祸根

《绝恋大清》

第45章埋下祸根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声音还么哄亮,老天咋就不长眼,让他们这对恶毒母子活那么长呢?祸害遗千年可真是真理啊!像我这样的好人,总是活不长,还让我穿来穿去,不得安生,天是不是又漏了。

咽了口水,回禀道:“回皇上的话,好大好漂亮,路太长,太累了!”

又是一阵哈哈大笑,令妃抿嘴笑道:“这孩子说话可真喜人,若是累了,可以坐轿子啊!”

总算我的话没白说,谢了声,低头扒着饭。总觉着乾隆的目光在我的脸上打转,吓得我心里排山倒海。一顿饭总算完了,小心翼翼的低头立在一旁。永琰将闯迷魂阵的方式跟乾隆请示,乾隆摸了摸胡子,笑睨道:“好啊,有新意,朕看五人一组太少了,分不出差距,不如十人一组吧!”

永琰朝我会心一笑,高声嚷道:“谢皇阿玛。”

乾隆忽又朝我道:“慧丫头,还怨朕呢?怎么闷声不想呢?”

我忙施礼道:“请皇上恕罪,慧儿没这个意思,只是……只是皇上面前怕说错话,怕掉脑袋。”

乾隆仰声笑道:“小小年纪就怕死了?朕又不是暴君,怎会跟你一个小丫头过不去。”

实在无趣,不光是我,连永琰、容德都一脸紧张,乾隆觉着无趣,片刻就出了门。令妃让宫女带着我到卧房,一沾着床就晕晕入睡。

醒来的时候已是大约是一两点了,头深埋在被子里,又恼又伤心,为什么都梦不到雍正?为什么到了圆明月也梦不到他?难道他真的去得彻彻底底了吗?难道他投胎了,感应不到我的思念了吗?

眼泪洒落枕边,心里闷得喘不过气来。听到脚步声,忙拭去泪痕,佯装未醒。听得一阵轻笑声:“慧姑娘,快醒醒,娘娘让您准备着一起去海晏堂用晚膳呢!”

我爬了起来,任由她们帮我打理着,换上了一身红色镶边的小旗袍,用重梳了发辫,跟着她们出了门。令妃一身皇贵妃的盛装,永琰跟容德也在,又多了一个小公主,大概就是九公主了。我装傻,随着她们动。

海晏堂原来就是刚才看到西洋楼的主楼,这会儿,门口喷起了喷泉,在夕阳下晃若回到了现代,我傻愣了片刻,被容德一拉才回过神来。

进得海晏堂,大约可容下五十来张桌子的大厅,里边全是西式的手法,中式的图案,可谓中西合璧。随着令妃转近了边厅,里面竟又是龙坐,坐着身穿龙袍的乾隆,真是别扭,就像八十年代初暴发户,想赶时髦,又不伦不类的。

厅里已立着几个人,见令妃进门,都立起请安。我东瞄西扫的找着一个熟人——福康安。突听得外面报道:“皇太后驾到!”

我不由自主的紧握了拳头,害我的原凶其实是钮氏,看到她老得像核桃壳似的脸时,我又觉着庆幸。我微微往后移了移,立在人群中,窥探着她,冷冷地盯着她的脸。

他们的说笑声似从遥远的地方飘来,我低头看着停留在脚面的阳光出神,我到底该如何在这一世生存?立刻冲上去,指着他们的鼻子,臭骂一顿吗?似乎太过愚蠢了,就我这样弱小的身子,又怎么能报得了仇?”

片刻又听报容妃到,一个三十多岁的圆型脸,高额骨,前额稍突出的女子步入厅里。她的眉骨及鼻子都很明显,穿着清宫装,总觉着有点怪。忽尔想到,对了就是香妃,可是没闻到香味啊!

我自然是不相信还珠格格里说法,也不相信金墉小说里的故事,若是她真是被将军兆惠征回时抓回来的,她是终始不愿做乾隆妃子,后来被钮氏赐死的,哪来现在一团和乐的景像。

乾隆扶着钮氏到了桌旁坐定,又召唤所有人坐好,太监们就一道道的传菜,试菜,满满摆了一张桌。我趁机溜到了福康安的身边,怎么说跟他名义上是兄妹,他总要罩着我点吧!

福康安一见我,灿然一笑,收起了刚才傲然的神色,还时不时给我夹菜,突儿有点感动,做老小真的好好。听得他们的谈笑,才清楚我们前面坐着履端亲王四阿哥永成,三十来岁的模样,六皇子永容,还有十一阿哥永星,想着他是未来的姐夫,多瞄了几眼。瘦瘦的脸宠,让他的这张长脸,拉得像驴脸一样,好在五冠还过得去,跟福康安真的没得比。

思忖着花是野的香,难不成这孩子也是偷生的漂亮?又觉着想得可笑,忍不住轻笑出声,见对面的永琰好奇的神情,忙又一本正经的吃自己的。福康安在我耳际轻声道:“你自格傻笑什么呀?”

我索性让他附耳轻声道:“我觉着这里坐着的男人没比得上三哥的,觉着好有面子,就笑出声了呗。”

福康安闻言,强忍着笑,胸口被气窜得不停颤动。永琰跟容德满脸好奇,心想着我整不了乾隆,他爷爷的,还有他儿子供我出气,等着瞧吧!

大概是火气大,食欲偏旺,总觉着自己还没吃饱,这群小肚鸡肠的全放下筷了,害得我不得不停。还是跟雍正一起吃六菜一汤好,好歹能吃个全满,这群败家子,真是浪费,让他们下辈子全当乞丐去。

秋日的夜也来得早,太阳一落,天色立刻暗了下来。整个西洋区,都挂上洋灯,外面的玻璃罩里也点上了火。移驾到了前面的广场,坐在搭好的篷里,看着咿咿吖吖已成形的京剧。

我溜到一边,倚着树,遥望着灰蒙蒙的天空。忽儿听得容德的声音:“慧儿,在饭桌上你笑什么呀?”

我侧头探去,他懒闲的双手抱胸,闲靠在对面的树上,恍惚中一抹熟悉浮上心头,不由自主地向他靠近,只到看清他的脸,我才回神。回头淡然地道:“你告诉我,为什么容妃娘娘有人叫她是香妃?”

容德立刻道:“容妃娘娘是回人,听说她从家乡移了一种沙枣树,奇香无比,所以有人称之为香妃。”

我又轻问道:“现在的皇子都封亲王了吗?”

请支持月月另两篇小说:<绝恋今生><浔城之乌龙姻缘>

……本章完结,下一章“死性不改”↓↓↓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