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47章:爱葛朗台

《绝恋大清》

第47章爱葛朗台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人太小了,真没人当回事,连府门都不让我出。气得我快吐血,也难得听到宫里的一些信息,天气转寒,漫天的雪花向大地俯视而来。马上就要过年了,我打着看望福淑的旗号,出了门。

长安将我送到贝勒府,福淑听说我来了,在房门口仰脖子探望着。我踩着积雪,笑逐颜开地上前抱着她道:“姐姐,又见到你了,新婚很甜蜜吧!”

福淑温和的笑容隐藏着一丝苦涩,我打量着房间,还是红艳艳喜庆的场面。我叫嚷道:“海棠快加个火盆,冻死了。”

海棠看向了福淑,一副为难的神色,我惊笑道:“不会吧,堂堂贝勒爷的福晋,加了火盆都不可以吗?”

福淑拉着我在软榻上坐好,忙嘱咐道:“海棠快去啊,还愣着干什么?”

海棠苦笑着出门,我心里嗝噔一下,怎么者也是乾隆的儿子吧,穷到揭不开祸了?不会吧,乾隆就是牙齿缝里挤出一点,也够他挥霍几天的。听说永星还是好以权术驭人,逢迎权要的人。再则他文彩精华,特别是他的字,与翁方纲、刘墉、铁保告称清代四大书法家,别人得片纸只字视若珍宝,就是润笔费也可以成为富翁吧?

我打量着福淑的房间,又看出明堂,轻问道:“姐姐,贝勒爷没欺侮你吧?”

福淑两颊红润,羞红着脸道:“怎么会呢?他对我挺好的,来喝点热水,暖暖身子。”

她既说没事,我也懒得问,将问题转向了过年,闲聊片刻就到了午饭时间。仆人们将饭端到了房里,我端坐在温坑上,想着换换口胃,贝勒府里的大厨应该也是一流的。端上来二素一荤,二碗饭,心想难不成这三个菜,像红楼梦里描写的做法精致?提筷一尝,菜咸的跟盐似的。皱眉道:“这是谁做的?盐不用钱买啊?”

海棠的眼眶微红,扁着嘴道:“二小姐,今儿还将素的改成荤的呢?您就别挑剔了,换成平日里,小姐大多时日都吃素喝粥呢?”

我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道:“什么?真是欺人太甚,我只听说朱门酒肉臭,没想到皇子福晋一贫如洗,对了,出嫁时不是抬了十几木箱的嫁妆吗?他不顾你,你可以自己买来吃啊?”

福淑拧着帕子,低头羞愧道:“爷说要勤俭执家,全……全让他收到库房里去了,我……我身边只有几两银子,才嫁过来,那有脸回家说去。慧儿,你可别告诉额娘,额娘会担心的。再说爷他自己在家也是这等伙食,夫妻同甘共苦也是应该的。”

我更加不明所以了,抬头惊问道:“你是说贝勒爷也是这伙食?他理佛呢还是没钱?”

福淑的脸又涨得通红,微微摇头。海棠插嘴道:“那有理佛,贝勒爷是爱财如命,不舍得花才是真的。”

福淑侧头瞪了海棠一眼,怪她多事。我先是噗哧一声,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道:“天大的笑话,原是葛朗台光临大清了,可怜的欧也妮姐姐!”

福淑满脸通红,不解地道:“那个姓葛的也这样?”

这是我来大清最乐的一天,总算被我抓住一件羞死乾隆的事。忍住笑道:“那个姓葛的人是一个家财万万贯的人,他一见金子两眼就会闪闪发光,像是黑夜里狼的眼睛,而金子就像羊群。可是他却只把小钱换大钱,大钱再存大钱,一分钱也不舍得花,宁可布匹在仓库里烂料也不舍得穿,一日三餐,定时定量。”

海棠脱口道:“二小姐说的可不就是爷吗?”

福淑的脸有点挂不住了,黯淡了几分,这年头的女儿心里除了丈夫就是孩子,无论丈夫好坏自然不喜别人议论,低头吃着饭,缄默不语。海棠忙跪请道:“福晋,奴婢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福淑斜睨了海棠一眼,淡淡地道:“起来吧,若是让爷听到了,我可救不了你!”

海棠苦着脸道:“奴婢吃错了,只是替小姐担忧,在家锦衣玉食的,如此下去,身体弄坏了,可怎么好?”

我摆摆手道:“这倒是没什么,粗茶淡饭反而有益,不过这菜太咸了,倒是对身体不好,再说也食之无味,以后让厨子少放点盐。”

福淑好奇地打量道:“慧儿,你说话越来越似大人,这些都哪听来的?”

我微微扯了扯嘴角,要命,好像说太多了。好多西吃多了,还真没味口,索性放下碗筷道:“书上看的呗,姐姐没看到过吗?”

福淑又加惊讶:“可是你从前最不喜读书识字?怎么转性了?”

我也没说什么呀?真够霉的,难道出门,没吃到好的,还死掉一堆脑西胞,撅嘴道:“人是可以变得嘛,我想起阿玛曾经对我说,要勤奋好学,不耻下问,为了让阿玛放心,所以我要从新为人啊!”

福淑叹息道:“阿玛泉下有知,一定会高兴的。”

原本想在贝勒府呆上几天,换换空气,这等状况,我跑都来不及。又少留了片刻,就让人送我回福府。车至安定门一代,我觉着道眼熟了许多,拉开了帘子,原来到了雍和宫了,早被乾隆改成寺院了。

红色的宫门慢慢地消失在视线里,再不远就是我的花房了吧?我让小太监放慢车速,高墙还在,只是残破不堪。从门口而过,不由得流水盈眶,仿佛昨日的笑声,还在高墙内回荡。

回到福府,心里还是低落的不想说一句话。福晋以为我跟福淑吵架了,这么快就跑回来,缠着我问长问短,我心烦气躁地道:“没有,我怎么可能跟姐姐吵架?只是觉着没劲就回来了,外面哪及自己家舒坦。”

福晋将小暖炉递给了我,笑睨道:“吓了我一跳,死丫头,大冷天的还跑来跑去,看把小脸给冻得,快坐到碳火边暖暖。”

心想你要是看到实况,养尊处优的女儿喝着清粥,不是图口味,而是用来充饥的,不吓一跳才怪呢?

……本章完结,下一章“心事难托”↓↓↓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