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48章:心事难托

《绝恋大清》

第48章心事难托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的这句“真的比穷人还可怜”,才刚刚说完,乾隆的脸都绿了。长安忙拉着我跪道:“皇上恕罪,慧儿无知,请皇上息怒。”

乾隆是个死要面子,讲排场,讲享受的败家子,竟然有那么个守财奴的儿子,真让人好笑。半晌才听得乾隆道:“起吧,去永星府上。”

我冲着乾隆的后背道:“皇上,你等用餐的时候去吧,免得做假……”

长安用手捂住我的嘴,又惊又怕地道:“小祖宗,你想害死大家啊!”福晋指着我气急败坏地道:“长安,把她给我押进来。”

长安怒瞪了我一眼,我的心里倒是一丝内疚。我可顾不得那么多,就福家的地位,乾隆也不至于太绝。福晋厉声道:“还不给我跪下,你阿玛都说你聪明,你就是这样聪明的?”

我不服地道:“额娘,我倒底错哪儿了?是皇上让我说的呀?再说我句句实话,我也希望皇上知道了,能劝劝十一阿哥,皇子当守财奴,实在太滑稽了嘛!”

福晋气得脸都黑了,指着我说不出话来。长安阻拦道:“慧儿,你怎么这样跟额娘说话?十一贝勒的行事向来如此,小气守财是出了名的,只是大家都瞒着皇上,怕抚了皇上的颜面,你咋就这么傻呢?”

福晋拍着胸口,转儿悲伤,好似大难临头似的。我忙求饶道:“额娘,慧儿错了,慧儿真不知道,要是皇上怪罪下来,慧儿一人做事一人当。”

我撒娇着腻到她的身上,抱着她,她重重拍了我一下,哽咽道:“你个傻丫头啊,在家里兄嫂们都捧着你,你胡乱直言直语,这都是小事。可是皇上,万人之上,万一触怒龙颜,你可怎么办啊?”

我保证发誓,长安劝说,才平息了之事。可是我心里爽得很,这才是开始呢?乾隆你等着瞧吧,我杀不死你,也要气死你!

第二日一早,我从东侧小门溜出了府,容德早在门口等候了。容德戏笑道:“看你的样,是偷溜的了,万一有人找你怎么办?”

我抬抬手,不耐烦的道:“快走了,管那么多做什么?还活不活了。今儿有几个地方要去,先去朝阳门转转,再绕一圈定安门。”

容德不可思议的笑睨着我,双手环胸,咧着嘴道:“难不成你今儿个是让我给你做车夫的?小丫头,你才多大啊,一副命令的口吻。”

我自顾自上马车,回头斜了他一眼道:“你才多大啊?喉节才刚长成,还自充大人,快上车了,呆会儿我请你吃饭!”

容德轻笑着跳上车,朝车夫道:“成子,去朝阳门。”

成子挥了挥马鞭,笑回道:“好嘞,少爷!”

马车晃晃悠悠地往前行驶着,我掀开小帘,目不转晴地盯着街面,唯恐错过怡亲王府。过了片刻,怡亲王府的大门呈现在眼前,不解地是红漆大门十分的斑驳,不由得皱眉,这后人都干什么吃的,这样不讲门面。

容德凑上前探来,不解地道:“你看什么呢?还愁眉苦脸的。”

我忙摇头,淡笑着回头,思忖着我怎么才能进得怡亲王府,去探个究竟呢?对乾隆朝的正事了解太少,这三十五年倒底发生了什么事呢?佯作好奇地道:“容哥哥,百姓们不是说怡亲王很厉害的吗?怎么门庭冷落,觉着有点破败啊!”

容德笑逐颜开地道:“慧儿,你真叫我容哥哥了?不过,我也不知道,只知道现在怡亲王后代都为闲散宗室,自然就冷清了。”

心里不由得恼怒,乾隆还真是个没良心的混蛋,想当年若不是允祥帮衬,还有他乾隆的位?过河拆桥可真是应运到位啊?十三还特意安排年幼的弘晓来袭怡亲王的位,为的就是不让弘晓利用自己的人脉,给新帝扯后腿,到头来还不是被乾隆猜忌。

我冷着脸坐在一旁,容德在我眼前摆了摆手,不解地道:“怎么就不高兴了?我哪里说错了?”

我抬头淡笑道:“没有,不关你的事。对了容德,令妃娘娘如此得宠,皇上给你职务了吗?”

容德的脸上呈现出一种祥和的光芒,斜靠在车壁上,淡然地道:“是我自己不喜,官场尔虞我诈,听着就烦,不如一身轻松快活些。”

我不由得凝视着他,年轻光润的脸上,竟有一份淡定,仿佛看透了世事,不由得赞道:“说的好,不如江湖快意,那些个功臣,又有几人善始善终的。”

容德侧头淡然一笑,柔声道:“想不到,能理解我的,竟然是你这个小丫头。”

我一脸黑线,敢情只有做小丫头的份了。还是不服地撅嘴道:“别总小丫头,小丫头的,人小不代表着思想比你小,说不定我还能教你呢!”

容德端坐了起来,一脸戏谑的神情,咧着嘴道:“说说,你会什么呀?”

被他一抢白,还真不知如何答,总不能告诉他我会跳舞,唱歌什么的?怎么说他也是令妃的侄子,跟乾隆有着千丝万缕的瓜葛,颤了颤嘴角道:“我会很多,不过才不可外露,免得我家门槛被人踏破了。”

容德爽朗的哈哈大笑,张大了嘴巴,露出了皓齿。片刻才道:“你太逗了,那有你这样自卖自夸的。再说了,你呀自有皇上给你指婚,别人踏了也没用。”

我不由皱起了眉头,他爷爷的,我的命运又捏在他手里了?不快地道:“你笑什么?你等着瞧吧,我福慧决不会让别人来定一生的,除非我找到自己要找的人,不然我死也不嫁,我做尼姑,脱离俗尘,总没有管我了吧?”

容德止住笑容,黑色的眸中有一丝讶异,不信地道:“你真是这样想的?”

我别开了头,不耐烦地道:“跟你说了也不懂。”

容德追问道:“你说说看,兴许我能懂,我们可以做个无话不说的朋友,慧儿,我总觉着你有很多心事,不能跟我说吗?”

我无语,是彻底无语,他怎么知道我有心事?难道我脸上的表情很明显吗?这倒真要引以为重,这可不是什么好事!看来真的要嫩到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吃霸王餐”↓↓↓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