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50章:戏弄高手

《绝恋大清》

第50章戏弄高手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片刻容德赶上来,拉起我的手一路狂奔,没跑几百米,我就气喘吁吁了,停滞不前,摇手道:“我不行了,歇会儿吧!”

容德靠倚在围墙上,却侧头戏笑道:“挺带劲,你不会常这样吧!”

火大地推了他一把道:“切,你少胡扯,我何时丢过这脸,你还好意思说,一个大老爷们,跟我一小姐出门,也不带银子,你小白脸啊?还真打算让我付钱啊?知不知道男人付钱是天经地义的事啊?”

、他捂着嘴哈哈大笑,指着我几次想开口,都说不出话来,我怒瞪了他一眼,自顾自往前走。他在后面笑嚷道:“还真值得,你终于当我是大老爷们,自己是小姐了。不如下回咱们再去试一次,看看他们还认得咱们不?”

我转头叹道:“你还真是为富不仁,我们跑了,倒霉的是伙计,他辛苦一场不说,还要赔钱受骂,你有没有同情啊!”

他微微一愣,眼里流露出异样的光彩,上前侧头道:“慧儿,你虽然年纪尚小,可比那些深宅大院里的娇气小姐强多了。”

我停步,挑起眉头,笑凝道:“哟喝,你真能说啊,你的意思是我们家是小宅小院了?”

他明显一愣,惊慌地改口道:“我可没这个意思?你别误会啊!你当是深宅大院的。”

我一副得理不认人的口吻道:“这么说,你是说我是娇气小姐了?”

他嘴角上翘,苦着脸道:“啊?你咋这么能说呢?我真没这个意思。”

看他一脸慌乱的神色,还真有趣,微微褪去红朝的脸上,涨得通红。我这才松口道:“好了,不跟你扯蛋了,车呢?成子呢?我累死了,走不动了!”

他用手在嘴边一吹,成子就赶着马车从小弄里赶了过来,我赞赏道:“口技不错,有空教教我,哪天我想偷溜出来,可以做为暗号!”

他又舒展了笑容,宠溺的盯着我笑。我忙上前朝马车走去,成子笑道:“少爷,你们挺快啊!”

我边上车边撅嘴道:“成子,你不够意思,为何不赶马车来接应我们?跑得我腿都断了。”

成子傻笑着,一副事不关已的样子,想想就来气。瘫软在马车上,越想越丢人,要是被雍正知道,非把我关个十天半个月的。

容德一阵暴笑,让人觉着好郁闷,皱眉道:“你笑什么呢?我会送银子去的,你要是说给别人听,小心我跟你翻脸。”

帘外的成子乐的欢,我索性装晕算了,我一世英明,竟然毁于今朝。容德笑得更欢了,坐在一旁,像抽筋似的,笑得我一脸白目。对我的白眼珠毫不理会,片刻才举手道:“慧儿,今儿谢你,真是太刺激了。不过,我为了陪你玩,忘了告诉你,其实我让成子付了钱了,哈哈……”

我深皱着眉头,朝他点头道:“好啊,太好了,你真是有义,光让我一人担惊受怕,停车……”

本来就觉着有点不对劲,果真如此。容德忙道歉道:“别生气了,我向你道歉,不是难得有好玩的事吗?以后决对不会对你隐瞒任何事。”

我探问道:“真的不隐瞒任何事?”

容德头点得像倒蒜似的,我贼笑道:“好吧,请问你几岁开始不尿床的?”

容德闻言脸瞬的涨红,结结巴巴地道:“那有人问这个呀?我不知道。”

我点头道:“好,再换个问题,如果再不答,就是没诚意,请问你会文还是会武啊?”

他御下紧张有面容,舒了口气,容光焕发地道:“能文能武,我父亲从小请人教我识字习武,可惜我对当官不感兴趣。”

没想到这么文质彬彬的人,还学了武功,怪不得脚力这么好,笑问道:“能教我吗?我也想学,可是家里人都不愿教我。”

容德为难地道:“可是我又不能常去找你,怎么教啊?”

我嘻笑道:“要不,你男扮女装,混进来给我做丫环?要不我女扮男装,混到你家做丫头?”

容德笑睨道:“亏你想得出来,家里要是少了个人,还不急得四处找人,能呆久吗?若找不出真像……好啊,你的主意不错。”

这小子怎么一下子三百六十度拐弯啊,我直直地盯着他的眼眸,他竟然满目柔情,我忙闪开了眼神。心想惨了,他不会真对我动情了吧?我的娘呀,以后还是多避着点,上一世情债都未还,再欠上一笔,下辈子还得受这种罪,这不是让人死不成活得苦吗?

我坦然地迎面道:“算了,我的姿质有限,能学会骑马就不错了。”

成子轻唤道:“少爷,已经到小姐府上了。”

我忙轻声道:“别在大门口停啊,停到东边小弄里,别让人看见了。”

马车缓缓地到了东侧小门,我一推门,天,被人锁上了。让容德他们先行,无可耐何的从大门而入。一进门,见府里乱糟糟的,我拉住一小丫环道:“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她苦着脸边走边道:“小姐不见了,福晋正招集所有人去找呢?”

她刚一说完,回头惊唤道:“小姐,你去哪儿了?福晋都急死了。”

我耸耸肩,真是可笑,我怎么总逃不了被人找的命啊,能不能给我点自由啊!深吸了口气,跳进门笑嚷道:“额娘,你找我?”

福晋抬头,擦拭了泪痕,先是一脸喜色,复又厉声道:“你去哪儿了?”

我无辜地道:“没去哪儿啊?就躲在花园的角落里逗蚂蚁来着,我饿了,有饭吃吗?”

福晋轻叹着摇头,让丫头们上菜,苦口婆心地道:“慧儿啊,你再过三年就是大人了,若是像你姐姐一样,做皇子福晋,那额娘死也瞑目了。”

我一口饭喷了出来,呛得眼泪多快出来了。那不是想让我嫁永琰吗?我的神啊,难不成我逃不出被困皇圈的命运?

……本章完结,下一章“无耐之距”↓↓↓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