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55章:痛心莫名

《绝恋大清》

第55章痛心莫名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我紧握着双手,身体却瑟瑟发抖,如果我成了哑吧,那该如何是好?那和尚如何真是这一世的胤禛,我该怎么办?跟着去做尼姑吗?可是容德怎么办?难道我不爱他吗?天啊,到底想要我怎么办?

门嘣的一声,容德转瞬到了床前,抱起我焦虑万分,心口起伏,喘着粗气,急问道:“慧儿,你怎么了?早早还好好的,这是怎么了?”

我凝视着他,任由泪水倾泄。他浓眉深锁,眼神凄然,打量了我片刻,紧紧地抱着道:“慧儿,你这样会急死我的,你知道吗?接到传进来的话,我的心顿时凝固了。是我不好,没有保护好你。”

我扶着他的肩头,唯一能动的只有泪水。半晌才回过神,轻轻推开他,比划着道:“我要去寺院,你带我去寺院。”

容德拭去泪痕,轻问道:“你是说寺院吗?好我带你去!”

正说着朱氏跟丫环进了门,朱氏接过丫环手的药碗,又递给了容德,叹道:“许是中了邪了,好端端的怎么就?去寺院烧个香也好,兴许就好了!为过先将药吃了,好好在家静养几日再去,也不迟!”

容德点头道:“娘说的对,等吃了药再说!”

傍晚十分,永琰带着御医来了。大婚后的十五阿哥,人也似大气了不少,少年早成,这也是大清皇室历来的铁规。经太医一把脉,也是大致的说法,开了药算是完事了。

永琰探问道:“小小年纪,怎会思虑过重呢?容德你是怎么照顾慧儿的?欺侮她了吗?”

容德苦着脸道:“十五阿哥,我怎么会欺侮她啊,我疼她都来不及。出门前还好好的,真是奇了怪了!”

我疲乏的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又闪现出雍正的身影。我一定要问个明白,弄个清楚,不然怎么过余下的日子。

永琰缓缓地道:“我总觉着慧儿常常满腹心事的,我就不明白,一个姑娘家有什么可想的?难道你也不是她想嫁的人?”

房里一片寂然,容德一丝不快地道:“十五阿哥说笑吧,怎么可能?”

永琰似意识到自己的失口,清了清嗓子道:“慧儿好好静养,过些日子再来看你。”

容德送永琰出了门,回来的时候坐在我床前,默不作声。我睁开了眼睛,见他失神地用手撑着身子,坐在床沿上。心里一阵揪急,伸手晃了晃他的手臂,他才回神淡笑道:“怎么了?渴了吗?还是想吃点什么?”

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张着嘴道:“对不起,我总是对不起你……”

容德激动地扑在我的身上,将我的头轻轻地枕在他的臂上,另一手慢慢地拨动我的云鬓,紧紧地凝视着我的眼眸,似在窥探我的心灵。睫毛一动不动,半晌才柔声道:“慧儿,是我对不住你,竟没在意你的心思,虽觉着你有心事,却没太在意,总觉着你天真烂漫,笑语盈盈,对不起……等你好了,你一定要告诉我,那怕你告诉我,你爱的另有其人,我一定放你……”

我眼眶一热,伸手绕住他的脖子,将他的脸贴在自己的脸上。实在不忍心看他那张痛楚的脸,尤其是那双似在滴血的眼睛。他的泪水滴在我的脸上,用脸蹭着我的脸,哽咽道:“慧儿,你说过会守着我一辈子的,我不相信你不爱我。自从你接受我的那天起,我像生活在极乐世界里,原些那些没你的日子,就像梦境一场,难得想起片断。你到底是怎么了?”

永琰的话对容德似当头一捧,他百感交集,对自己失去了信心。让我想起了十三曾在景陵抱着我流泪的场景,他离逝前似解脱的面容。我抱着他无声的痛哭。

他忙抬头,安慰道:“慧儿,别哭,你不能再激动了。我陪着你再睡会可好?兴许起来就好了!”

紧紧地依着他,心里踏实了许多。如果容德离我去了,我一定会心如刀割,思他,想他,难道这样还足以证明我爱他吗?那个了空为何来说这么几句话?是想告诉我前世因为泄了天机,才使魂魄难归正道,穿浮于世间吗?惜取眼前人,这个自大的家伙,我为什么不惜取眼前人,要不是他的出现我怎么会有今日的惊颤?

五日后,我的病还是老样子,一大早容德让成子套好马车,出了城。容德这几日形影不离,连宫里也不去了。令贵妃又派御医前来,还是老样子。福家的人也陆续前来探望,都望而嗟叹,估计从今后都当我是哑巴了。

一连转了几个寺院,香山寺、碧云寺、红螺寺全都去了,就是没有了空这样的和尚。无耐之余只好往回走,京城的小寺院几百座,要找人还真是大海里捞针,容德虽然心有疑虑,但还是陪我逛着。

掀开了帘子,突而觉着这一带好眼熟,忙挥了挥手,容德忙让成子停车。我跳下了马,郊外的深秋阵阵寒意,幸亏穿了厚实的衣衫。枯草向远处漫延,树林里青黄相接着,那边不就是山庄的入口吗?

我提起斗蓬往前跑去,笨重的衣服让我动作迟缓。容德边追赶边唤道:“慧儿,你这是去哪儿啊?”

我这才想到不可泄密,忙回头,比划道:“让成子在那边等我,我要解手!”

容德笑睨了我一眼,还是紧随道:“我陪你过去,万一山里有狼怎么办?”

容德朝成子嘱咐了声,牵起我的手朝我指的方向走去。一路思忖着等会怎么跟他说比较合理,兴许他会想从前一样乐于得到答案,却不逼问原缘!

山庄入口早就荒草树枝掩蔽了,若仔细看,还是能看出一条缝隙。兴许黄叶下的石板使然,草木无法破石而出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相儒以沫”↓↓↓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