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56章:相儒以沫

《绝恋大清》

第56章相儒以沫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回到府里好些天,容德一直陪伴左右,挑些喜事逗着我乐。渐渐地心也平静了些。早餐后,朱氏淡然地道:“如今慧儿也大有好转,这说话的事不能急于一时,容德你也该回去应职去,那有大男人成天围着女人转的,若是传出去,都让人笑话。”

容德面无表情地应道:“是,明儿就去!”

朱氏的婆婆脸让我尴尬莫名,起身朝她行了礼,转身回房。容德紧随而出,听到朱氏叹气的声音。回到房里,我拿起了笔,写道:“容德,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其实我并不想你外出,我宁可你是在家读书的书生,但是你处在这样的环境,不想干也未必人家答应,你做自己的事吧,只是别太较真,劳逸结合。”

料想这会儿也没什么危险的事,容德也只是御前侍卫,不会出什么大事才是。容德点头道:“慧儿说怎样就怎样,我不在乎什么功名利禄,既便别人笑我也所谓,这辈子我只想做个随心而为的人。”

我在心里感慨,随心而为的不就是我的个性吗?我淡笑着点点头,他也释然地露出笑脸。不知为何,我就是不想说话,无人时试了几次,还是发不出声,笔就代替了嘴,真似成了哑巴。

我又写道:“今儿你跟我去个地方,这是一个朋友留下的产业,若是哪天别人问起,你就说救了一老者,他报恩馈赠给你的,好吗?”

容德微笑着,拿过我的笔写道:“我虽不知底,但我心里明白,你所做的一定有你的道理。我们是夫妻,自然需要默契,患难与共,福至共享!”

我鼻子一酸,眼眶微红,倚在他的胸口,久久无言可表。杂乱的心更加杂乱,最支持最了解我的人,就在身边,我为何还要这样让他不安。容德热呵呵地拉起我道:“走吧,今儿就陪你寻宝去。”

我吸了吸鼻子,舒展了眉头,跟着他出门。两人迎着朝阳,一种希望从心头涌动,向全身扩散,我深吸了口新鲜的空气,发誓道:“我一定会走出雾区的,拨开云雾见阳光!”

蓝天白云永远是北方天空的主调,虽然入冬的天气渐冷,但阳光下永远是温暖的。走了好长一段路,街上热闹起来,停停走走直到中午十分,才到处所,用钥匙打开尘封了十多年的门,进得院中,一片荒草铺地。树木的枝叶杂乱,照壁正对是正厅,蛛网结集,房子已破败不堪,若要住人,还需大修。

容德拉着我道:“慧儿,屋里就别进去了,没住的房尘埃飞扬,兴许还不牢固了。”

我点点头,拉着他踏着落叶往第二进,穿过月形门,满院长满了竹子,大概是这几年漫延而成。房子也是典型的四合院格局,而且比花房小,只有两进屋,我在目测着金子的藏匿处,容德也心领神会,指着墙角轻声道:“慧儿,估计就是这里,咱们如何处置?”

我用唇语道:“上报四重恩,下济三途苦,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容德似有所悟,点头道:“说的对,咱们扶助弱小,施助他人才好!今儿就回去吧,明儿让人把房子修修,不如就说用你的陪嫁银买了小院,免得家里人多问。”

我欢笑着点头,我真笨忘了,福家的陪嫁了。银子早换成银票了,谁知道其中的缘由。我指着身后房道:“我要经常来这小住,这是完全自由的空间。”

容德宠溺地点头道:“好,但必须带上我,回吧!”

我忍不住拉着容德立在花房门口,从破门中往里窥探,里面竟是一片荒芜,凄凉的就差没有乌鸦叫了。容德立刻将我拉至十来米外,眉头微皱在我耳际轻声嘱咐道:“慧儿,无论怎样你以后不可再靠近那房,说是鬼屋,我后来问明那曾是禁区,一切百姓远而避之,千万别惹出祸来!”

我会意的点头,突想到那句:若想忘前世,需得解前因,莫忘前世恩,解救出泥潭,难道是说花容月被困泥潭才造成我的又一次轮回怪异?天,这都什么怪事,难道说花容月的魂魄一直被我的掩盖了,当我离开时,她却被镇住了?

我思索着,疑虑着,险些摔倒。容德速顺拉住我的斗篷,才免遭一劫。我抱歉的一笑,容德笑着无耐地摇头,但他的眼里露着宽容与理解。

翌日,就带着梅花、成子等人到小院里,一起收拾起院子里。梅花拉过我,劝说道:“小姐,你就别动了,这是我们下人该做的事。”

成子也道:“是啊,少奶奶,少爷早晨都嘱咐了数遍了,若是你再累着,我怎么向少爷交待。呆会儿木匠就来了,门窗都会按你的要求休好的。”

我感激地点点头,又一字一字张嘴道:“让他们抓紧修,今日若是完工,我加倍给钱!”

成子点头道:“奴才知道了,少奶奶放心。我多叫了两个,再说院不大,双多给银子,他们一定卖力。”

我坐在院里的石桌上,看着他们忙碌着,偶尔也憋见成子与梅花之间微妙的笑容。两人配合有佳。老乔将草除去后,院子里片刻整洁了许多。让成子跟梅花将这些枯叶、衰草点燃,片刻化为灰烬。

院里其他活着只有两棵高在的香樟,一些小树苗,一并砍去。想着改天买些梅花、海棠等花补上,木匠进了门,听说有赏银,立刻检修起房子来,瓦匠也来了,翻修着上面的瓦片。

中午十分,让成子买了小菜,让他们聚在一起用餐。他们连连道谢,好似我施了多大的恩。看来我骨子里还是贫下中农,跟劳动人民在一块才自在啊!

太阳西下时,房已修补一新,经成子与梅花一拾掇,屋里屋外都井然有条了,只差一些装饰品,还有冬日的门帘窗帘了。负手立在檐下,望着边上高出许多的花房的墙体,还是心有所向。

……本章完结,下一章“冷眼旁观”↓↓↓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