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57章:冷眼旁观

《绝恋大清》

第57章冷眼旁观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不幸的事也扑面而来,元宵一过,宫里传来了令贵妃薨的消息,对于魏府来说,这消息像是红楼梦里贾家听到元春薨的消息是如出一辙。魏东铭并非多才之人,魏家能有今日,也跟令贵妃身份的提升分不开的。

好在魏家不是贾府,也没做什么恶事,最多以后不受宠,靠边站。祸福相至,冷落一旁也未必是坏事。

实在是不愿进宫,加上我的病由推辞,直到令贵妃金棺停至吉安所,才前去跪拜。又是一片雪一样的白晃晃的世界,看着那些白绸,一阵眼晕。来来吊唁的人络绎不决,在我看来女人中唯有十五福晋的悲是发自内心的,面容凄然,眼睑浮肿如桃,虽然还是年幼,在立储之事未明之前,令贵妃的死对他们来说都是少了一成胜算。既便是她年幼还没思到这一层,而她身边的人,她的家人兴许早就考虑到这层了。哎,兴许这就是别人说的,瞎子也有领路的人。

我向来是听不得别人的哭声,那哭声就像是催泪弹,既使不悲泪水也潺潺而下。然立在此的,谁有我那么心伤过,送十三的自不必说,就是八阿哥临别那会儿,那种生离死别的场景,何尝不是一种极度的悲。大悲过后,人心会变得麻木,兴许心也会生茧,如今我只有泪在流,心却很平静,在我看来,活着受罪,不如早死,早死早超生并不是猜测而已,而是我实践过,亲眼所见。只是人们就知道早死早超生,难舍的是那份已陪养的情而已,而这里又有几人是真正因为情而哭的。

立在院里,看着残雪,更加刺眼。突听得福淑的声音:“慧儿,你的病可好些?这段时间也没空去看你,姐姐……”

我忙摇摇手,淡淡一笑。这种场合,对我而言,做哑巴更好。虽然也有人窃窃私语,我也听得分明,但我不在乎。甚至觉着御医说的极有道理,我真是懒的开口。

福淑比起从前,也老成了许多,兴许就是生活历练,而皇家的历练向来是更加激进的,就像是魔鬼式训练,不成便被淘汰,而人总是潜力无穷,就像榨油一样,用力压了自然会有油流出来。

“慧儿,你要想开些,兴许过些日子就好了!”我扯了扯嘴角,点了点头,福淑听到八福晋的唤声,叹了口气,随声而去。

我绕过松树,坐在向阳的亭子间,那咚咚的木鱼声,和尚念经声快成唐僧的咒语了。我微闭着双眸,享受着阳光。恍惚着听到脚步声,突一睁前,永琰到了跟前,我立起施了施礼。不想永琰紧紧地抓住我的手,抿了抿惨白的唇瓣,另一手拭了拭眼角的落水,紧盯着我的目光,像是在我身上吸收支撑的能量。

我忙闪躲眼神,往回抽手。永琰加重了力道,突儿将我揽在怀里,悲切地道:“慧儿,我好难过,你快救救我吧!额娘好端端怎么就死了呢?没有留下一句话,说没就没了,这是为什么?”

我深叹了口气,挣开他,捏了团雪,在地上写道:“人生不能复生,十五爷节哀。”

永琰面色凄楚地坐在边上,看着我字道:“我只没想到额娘年纪轻轻的就离我们而去了,要是永远陪着我们多好。”

我忍不住写道:“好人不长命,红颜多薄命!”

永琰也抓了把雪,探了我一眼写道:“人生在世,最需要的是什么?是财?是名?还是势?我觉着自己像是背上压着重石,天天被管着。”

雪在地上化开后,再也显不出字了。捡了根木棒,划道:“笑看风云起,凡事顺天意!”

永琰抿着唇点头道:“精僻,好一个笑看风云起,凡事顺天意,你说的对,我又何必杞人忧天,过好自己的就是了。”

我微微一笑,突听得太监的高喊声:“爷,皇上来了,就快到厅前了,您快回吧!”

永琰立了起来,顺手将我扶了起来,嘱咐了声,快速离去。望着他起伏的背影,矫健而有力的步伐,倒有几分雍正的气度。我慢慢地往回走,刚转了个弯,看见迎面而来的容德。

他关切地道:“整一个人跑这里了,不害怕?”

我苦着脸,张合着嘴道:“我想回家,你送我回去!”

容德捋了捋我的刘海,柔声道:“好,反正这里也用不着你,不如回家歇着去。等皇上回了,我就带你回去,咱们也去厅里吧!”

容德拉着我快速往前走,刚至厅里,乾隆的御驾已至门前。乌央央的一群人跪地请安,平身后见后面跟着许多朝臣,右手下方立在着就是和坤,和坤也正好探来,互相淡然的含首,这会儿自然笑不得,我也笑不出来。

紧随是一个矮个,其貌不扬的人,跟和坤立一起,简直是天上地下,丑美的对比,原来是纪昀。乾隆苦着脸,上了把香,立在牌位前,其他人三扣头。行势毕,乾隆就由太监扶着回宫了,伤不伤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到了阳春三月,似已成往事,一切全都恢复原样。魏东铭被招回了京,任礼部侍郎,说白了是一闲职,但也总算一家人聚在一块。常常去清忆轩也就小院,也没见原先花房,如今十五阿哥别院的开过。皇子哪有时间来此,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也就大节下,寿辰放假,其他时间一概读书习武,加上乾隆有意陪养他,自然更忙,我所说的笑看风云,恐怕这会儿他是笑不起来了。

清忆轩被拾掇一新,找了看门的,还有两个丫环,清静的很。这里也建了厨房,偶尔想自己动手了,不必像在府里那样顾及少奶奶的身份。院里新植的海棠还那样的稚嫩短小,还有那些花花草草,全是我轻手所植。

我也快成守财奴了,唯恐埋金地点被人察觉,年前从墙角起了一小坛,里面正好一千两金子,换成银子正好是一万两,正想着如何来安排?有时钱也烫手,兴许可以重操旧业,兴许可以行善救人。

……本章完结,下一章“寻夫南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