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59章:山村奇事

《绝恋大清》

第59章山村奇事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小和尚送我们到山头,又嘱咐道:“施主,花家村的人十分排外,你们进村也很难找到那大夫家,因为他们见外人进来,都是闭门不见的。小僧就送你们到此了,两位施主慢走。”

小和尚一走,成子担忧地道:“这花家村好是古怪,他们都是些什么人呢?少奶奶,待会儿还是我先去探个究竟,你在此等我。”

我点点头,过了山头,一个山坳出现在面前,狭长的山谷里,一个小村落一目了然,紧密相依。成子向里探去,我在村口的一棵核桃树下,坐了下来。

许久才见成子垂头丧气地跑回道:“少奶奶,这些人好奇怪,见我就躲,好似我是洪水猛兽似的。”

我不信这个邪,跟着成子一起进村。房子全是用条型石所砌,走进村落,似走进一个迷宫,高高的封火墙,狭窄的小路,最多只容两人,门前一条溪水从上而下,几个妇人还在门口洗着衣服。突一见我们,就回了屋,大门关闭,转了几条巷子都一无所获。

我气馁地道:“这样的村落,兴许就不可能救陌生人,我还是往别处看看吧!”

在弄里转了半晌,才出的门来。我回望着这个奇怪的村子,处在群山之中,山间开垦荒地,这么与世隔绝,他们以何为生呢?难道这条小路是通外界的?

跟成子就顺着小路前行,直至太阳西斜,也没走到尽头。天色渐暗,成子担忧地道:“少奶奶,我们还是往回走吧,去寺院里借住吧!”

我双腿酸软,在草丛处坐了下来,擦擦汗水道:“你看看回去的路,我们都走过十八弯了,再回去也得走到天亮,还是长个角落宿一宿吧!”

成子找了处山石相犄的角落,又忙着去找干树枝,我坐在溪水边的巨石上,一阵发呆,突觉着这景好熟,我不由的惊唤道:“十三爷,容德,你在哪儿啊,你到底在哪儿啊……”

眼泪扑闪而下,迷蒙中似见对面有个人影,我似着了魔向前冲去。

“少奶奶,你不能啊?咱们才走了一个地,不能就此放弃啊,少奶奶……”

成子拉着我的手,跪在我面前,苦苦哀求着,脚边上散乱的树枝。我这才清醒过来,扶起他,平了平心绪道:“你起来吧!我刚才神情恍惚,看见容德了,我不会轻易寻短见的,我相信他一定活着。”

吃了点干粮,成子生了堆火,山风吹拂着脸颊,吹干了泪痕,却吹不干我心中的痛苦。我玩弄着燃着的松枝,松枝啪啪暴裂,我探问道:“成子,你说容德会在哪儿?你说这一带会有野兽吗?会有妖怪吗?”

成子颤颤地道:“少奶奶,你别自己吓自己了,被你说的心慌慌的。”

我叹气道:“人世间也太多太多的不如所愿,太多的牵挂,让人无法预测未来,像是走在山路上,突然山崩,被卷其中。”

往事在脑里又悬浮起来,像是泡沫在水是漂中,显而易见。我晃了晃脑袋,靠着石头打起了盹,强迫自己不去想他。实在是太累了,处在这样的山林中,据然也能睡着。

醒来时天际开始泛白,我跟着成子继续往前行,一轮红日从山边跳了上来,那眨眼间天地间沐浴在晨光中,地上的露水片刻就消失一尽。远山突出的岩石,迎客松,还以为自己到了黄山。

走了近一个时辰也没看见人家,我真的气馁了,容德怎么可能走出这么远?心一点一点往下沉,苦和着泪,却倔强擦干。我忽儿驻步道:“成子,我们往回走,再去花家村,如果花家村没人,恐怕凶多吉少。”

成子思忖道:“我也是这样觉着,只有花家村离出事点最近,这儿不见人影,前面又是尽头了,也不见路踪,难道花家村人都能飞出去?难道她们所有的东西都能自产?”

我也觉着好可疑,两人立刻转身往回走,走到花家村村口,已是日落之时。再次进入村落时,被人团团围住,我揖手道:“各位乡亲,我们没有恶意,我们是来找来的,请问二十多天前,有没有见过一个男子?”

“他们定是朝廷派来的密探,族长不能放过他们!”

人群里有人高呼,群起而相应,成子的手摸向了短剑,我忙阻止,若真起冲突,我们真的要葬身于此了。我对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子肯求道:“请大家勿必相信,我们不是乾廷派来的。我只是来找……找我哥的。”

一想到自己一身男装,像这偏远之地,搞不好被压做小妾,那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那族长身材伟岸,一身青色的长袍,目光警惕地打量了我们数眼,下令道:“将人押到祠堂,看他们的造化。”

一群里围拢而来,我们成了肉馅似的,手被绑了个结实。成子怒吼道:“你们这些蛮人,要杀杀我,放了我家少……爷。”

几个男子推攘着我们,毫不理会我们的解释,将我们押进一个门庭,前面点着烛蜡,火光闪闪。腿被人一扫,被放跪在了门口,我急唤道:“族长,难道你们的先祖教你们这样野蛮无道的吗?”

族长闻言,转身怒斥道:“住口,自我们迁居在此,安居乐业。你们是如何进来的?”

我实禀道:“我们是放绳索下来,找人的,请你放了我们。”

一群人道:“不行,若是她露了我们的行踪,我们去何处安家?”

正当他们争论之际,我微微抬头,只见最高处正中独放一层的牌位上,“先祖花神之神位”,而往下几排的名字让我睁目讶异“江子俊”“沈芳”“江潜”“江泽”。天,我一阵头晕目眩,泪水满腮。

“来人,将二人沉到潭里去,祭花神……”

我使出全身的力量,高声着立了起来道:“慢着,想当年江泽被佟方柱所害,我也被累入狱,你们今儿却要让我祭花神,祭花容月?太可笑了!”

族长上前,瞪大眼睛,指着我结巴地道:“你……你,来人呀,快去请老太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我为谁伤”↓↓↓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