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60章:我为谁伤

《绝恋大清》

第60章我为谁伤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胤禛……胤祥……我恨你们,胤祥原来你不爱我,只是为了报复我,胤禛你更可恶,你眼里只有自己,从来都只有自己,胤禛……胤祥……我怎么办?容德救我……容德……”

“慧儿,我在这里,我在,对不起,是我对不起你……”

我迷迷糊糊地半开了眼睛,淡笑着含糊地道:“四爷、十三爷我死了吗?我们这是在天堂了吗?我恨你们……”

“慧儿,你睁开眼睛看看啊,我是容德啊。了空大师你再看看,她怎么竟是胡话,慧儿……对不起……”

“阿弥陀佛,施主的烧退去了不少,但要看她自己意愿……”

是谁在哭?我没哭,我真的没哭,那是谁在哭?雍正会哭吗?是的他会哭,他只在十三死的时候哭,那是兄弟情深,而我只是他曾经的一个女人而已,他决不会哭的。那么是十三在哭吗?是的十三会哭,他曾抱着我哭,那是因为我伤他。

我好累,我觉着自己被巨石压顶,不你们怎么可以自顾着兄弟重逢,而丢下我,“胤禛……胤祥……四爷……十三爷等等我……”

我睁眼的瞬间,还是喃喃着:“等等我……”而此刻我清楚的看到容德泪痕累累的脸,痛楚的扭曲的脸,见我醒来,将我紧紧地抱在怀里。依在他的肩头,却瞥见了转身而去的了空的身影。我怔怔地看着他背影,脑子里空空的无所想,也不愿想。

“慧儿,对不起,我以后寸步不离的守着你。那时我受了伤,两条腿都不听使唤,全身使不上力气,我以为自己从此后就瘫痪在床了。你还年青,你还是那么白壁无瑕,我不能拖累你,我装着不认识你,你知道我有多痛心吗?对不起,我该死,我该死……”

我挣扎着推开他,面无表情地淡然地道:“容德,你别这样,这不是你的错,兴许是我们没有缘份,我们还是适合做朋友。”

他惊愣的眼神里闪着阴郁的光芒,削瘦的脸黑了几分,一手抵着我的背,一手轻拂着我的脸,似恳求又似耍赖地道:“不,我们是知已也是爱人,你说过会守着我,你不能失言。慧儿,看在我从江南快马加鞭赶回京城,冒着风雪四处找你的份上,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

我噙着泪,却决然地道:“不,我谁也不爱,也不想爱了,我现在想为自己活一回。”

他的脸挑高了眉毛,冰冷冷地道:“你……晕迷中的说的四爷、十三爷是谁?胤禛、胤祥难道是先帝跟怡亲王?他们都是死人,跟你毫无关系的已故之人,你为何念念不忘,难道是因为他们?你中了邪了吗?慧儿,你清醒点好不好?”

我深吸了口气,任凭他摇晃着,半晌,哽咽道:“你别胡说,这是皇家忌讳你懂吗?会招来杀身之祸的!”

容德惊愕地道:“那你是从何得知的?你阿玛跟你说的?你出生的时候先帝都死了二十多年了,怡亲王都死了三十多年了,你恨他们什么?你说啊?你到底恨什么?”

脑袋原本就晕沉沉地,被他一用晃动,似乎里边的零部件都错位了。不由的惊唤道:“胤祥,你住手,住手……”

“啪”一声清脆的响声在我的耳际响起,我觉着自己的魂魄被打出了身体,瞬间一片空白。脸上火辣辣的疼痛让我回过神,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他,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紧紧地抿着嘴,瞪着举着手,后悔莫名的他,侧身一声叹息,眼泪也顺着一侧流下,流过鼻梁,落在枕上。

房里一下子静了下来,死一般的寂静,唯有窗外的风呼啸阵阵,而我的心却是静止了,闭着眼睛,好绝望,眼前似是一道悬崖,而我已在悬崖边上,仿佛还听到石子滚落的声音。

“对不起,慧儿,我……我一时失神,你跟我说句话啊,我该死,你打还我,慧儿,我们回家,回家就好了,这寺里一定不干净!”

容德前来拉我,叠叠不休的像失魂的样子,又让我好伤心,他哪里还是当年洒脱的十三爷,哪里还是一样笑容可掬的容德,是谁把他折磨的无棱无角,是我吗?哪又是谁把我推进这万劫不复的境况?

我推开他,拉着他们的双手,低头郑重地道:“容德,你别这样,让我清静一下好吗?我不怪你行吗?我想静静,你出去!”

他连连点头,像是知错的孩子道:“好,我出去,我去门外等你,等你睡醒了,我们回家。”

我侧身望着墙壁,真想一头撞死。我用头蒙住自己,倦缩在黑暗中,脑中又闪过雍正与十三的脸,我猛然的掀开被子,光亮的世间又的面对容德他们,我紧紧地抓着自己的头发,强压着声音,轻颤哭泣。谁来救我?

门吱吖的开了,我以为他又进来,忙侧身拭去泪痕。听得青儿轻唤道:“小姐,快起来喝药吧!了空师傅为你熬的药呢?”

听到了空,没来由的恼火,伸手将药碗一翻。青儿跳跃开去,惊声道:“小姐,你这是怎么了?小姐晕迷的这几天,了空师傅一直帮着照料小姐,为小姐把脉,问诊,熬药的,小姐跟一个和尚有什么仇啊?”

我冷冷地道:“我恨天下所有的男人,成不成?我受不起这样的大恩,我更还不起这样的大恩,你出去,让我再歇会儿,我要回京城。”我要找出真像,让真正的花容月入土为安,也还我清静的一世。

青儿担忧地道:“小姐,外面又下雪了呢?可是少爷立在门口,我看他脸色很难看,这么冷的天,会冻坏的。”

我挥挥手道:“你们去救他吧,我泥菩萨过河,救得了谁啊?”

青儿出了门,过了许久,我支撑着起来,从门缝中望外一看,院里立着一个雪人,似僵硬的雪人,我又想起了圈禁时的十三,打开了门,哭喊着:“你干什么呀?这么冷的天,你想冻死谁啊?”

他木木的转身,微微一笑,冻的暗紫的脸仿佛像冰一样裂开了缝隙,踉跄着上前道:“慧儿,你终于想到我了,如果你不理我,我宁愿自己冻死,只有你才能温暖我,让我的血液流动。”

……本章完结,下一章“双双回家”↓↓↓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