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61章:双双回家

《绝恋大清》

第61章双双回家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慧儿,快出来,你看太阳马上就要升起来了。”容德闪进门,将我拉至院前,透过冰枝,一轮红日跃过山头,这一刻我似乎更加明白。我要成为那一轮红日,我要跃过我心里的山头,因为我需要阳光灿烂的日子。

我拉了拉容德的衣袖,似下决心地道:“走,我要回家了,从此后我就为自己的今天与明天而活。”

拎起斗篷,容德扶着我下台阶,好似我连路也不会走。出山门前,我回头探去,正欲回头时,突见了空立在边角门边,见我探去,迅速隐身而去。容德兴致勃勃地拉起我,拖着我出了山门。

融化的雪水结成了冰,小心翼翼地往下行。容德突儿抓住我的手臂,将我拉上了背,快速往向奔,爽朗地笑道:“伊人在背,乐叹路短。”

陈力紧跟而上,立在边上道:“少爷,你慢点,小心打滑。”

我吓得直拍他的脑门,倾斜的山路,被他一冲,感觉自己要飞出去了。他这才回头笑问道:“怕了?我听成子说,你差点为我殉情,要跳悬崖是真的?你知道我听多感动吗?”

我滑了下来,脸色微红,强辩道:“谁?我吗?我才没这么傻呢?你少自做多情。”

他仰声大笑,又凑到我的身侧,挤眉弄眼的轻声道:“敢做不敢为,不过还是这样子可爱些。兴许你还是不会老,我把你藏哪儿好呢?”

他抓住我的手,热量源源不断传来,青儿跟陈力笑睨着跑到前头去了。我撅着嘴,甩他的手,他紧抓不放,还神态自若,指着远山道:“等到明年秋天,再来带你看红叶。“

我不假思索地道:“早看过了……”

他驻步凝视着我道:“跟谁?何时?”

我简直晕菜,真是虎兄无弱弟,一样的霸道好醋。如今想来,想当年我若跟了十三,也一样有数不完的烦恼。同样也会三妻四妾,同样也会只想将我锁在房里。

我不快地道:“重要吗?你不是说我是福慧吗?那你就以福慧相待吧!”

他添了添干燥的唇瓣,搂着边走边道:“你说的对,我一定会让你完完全全属于我,你看最厚的雪也有融化的一天。我帮你理清你心中疑惑的事,兴许你一觉醒来就忘了,因为事情圆满结束了。”

他是骑马来的,也难为他顶风冒雪,到处找我。万一有个闪失,我真是被世人不齿,思到此不由的打了个冷颤。雪还未完全融化,马车时时陷进雪堆里。最后索性弃车,将马解下来,两人一匹,缓慢往京城赶。

我躲在他的后背,紧紧地抱着他的腰,还是冷的发抖。穿出山区,路变的平坦,容德加快了马速,狂奔着向前。侧头见陈力呼出的气,似乎都结成冰了。青儿也紧抱着陈力,羞答答的模样,红色的上衣,好似雪中的红梅。

远远地看见了城门,阳光照耀下,城门上的雪熠熠生辉。我的腿都冻麻了,嘴也冻僵似的,硬邦邦地道:“快停下,我的腿没有知觉了,我要走回去。”

马缓缓停了下来,容德跃下马,微微一个踉跄,忙上前,摸着我的腿,关切地道:“麻了吗?,还有知觉吗?等等,我帮你搓搓!”

他的脸冻的黯红,鼻子通红,用手擦了一下鼻尖的水珠,忙又帮我捏腿。我感动的无以复加,搓了搓冰冷的手,吹了口热气,俯身摸着他的脸,柔声道:“冻坏了吧?算了,还是上来,咱们赶紧回去,回家取暖去。”

他用摸了摸我的脸,戏笑道:“总算把我的野丫头找回来了,走!”

我伸手揪起他的耳朵,笑骂道:“你才野男人呢?用摸鼻涕的手,摸我的裤子也就罢了,还摸我的脸。”

他拉动了缰绳,笑嚷道:“抓紧了,不要光顾着我的耳朵,摔下去,你原本就冰住的腿,咔喳一声就离身了。”

我捶着他的背,骂道:“你咒我,我又不是冰柱,倒地上就断了。”

他回头嘻笑道:“你就是冰柱,我也把你抱在怀里。”

我提高嗓门道:“什么,你是想让我消失罗?”

他挥挥马鞭道:“说不过你,你的脑子里已经装的太多废物,还是转的这么快,我容德佩服还不成吗?我今后当你是九天仙女供着你,决不让你伤心。从前让你伤心了吗?”

我坦然地道:“怎么没有,你不听我劝所以被圈禁,伤我。你还是不听我的劝,累病床中,伤我。你离我而去,害我流泪,害我被人欺的时候,没人安慰我,我当然伤心。”

他却感慨地道:“前生也足了,有人为我流泪,为我担心。从今后,再也不会让你流泪。”

我不解地道:“你……真接受我的说词了吗?相信自己是他了吗?”

他点头道:“是,我相信你,现在想来,我从前对你的感觉,我能莫名其妙的谱出曲,原来是因为记忆里还有印痕。知道我最喜欢,也最震惊是什么吗?那就是我吻到你的唇,感觉好熟悉。你……不会从前被我强吻吧!”

我的脸煞的通红,用头额撞他的后脑勺道:“你何时变的这么没脸没皮,是我在你临终前做的记号,你个笨蛋。容德,你现在就是容德,我不希望你是十三爷,十三爷的一生太苦,皇子又如何,在那种皇子满屋的年代,还不如普通百姓过的安生。我们一起忘了吧!”

……本章完结,下一章“被拒府门”↓↓↓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