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绝恋大清 [目录] > 第62章:被拒府门

《绝恋大清》

第62章被拒府门

江南清秋月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他挥了挥马鞭道:“你说的对,忘了,全忘了,我是容德,你是福慧,抓紧了,我加快了。我们回清忆居,不,明儿把这名也改了,改成逍遥居如何?”

我忍不住笑道:“逍遥窟更好,指不定有赌徒闯进来呢?”

他仰声大笑,进城后片刻就到了清忆居,他跃下马,将我抱进了房。仆人们将碳火端了进来,两人蹲在碳火前,恨不能将手探进火里取暖。

青儿片刻也进了门,一拐一拐地哭丧着脸道:“冻死我了,都觉着没有膝盖了。”

我跟容德乐稍稍有点回暖,乐呵呵地打量着她,她气恼地出了门。片刻坑也烧暖了,躺在坑上,忽又想起休书,侧头道:“你还不回去,再不回,你家又得给你出殡了。”

他重重捏着我的鼻子,笑骂道:“死丫头,好毒一张嘴。我不回去了,我要守着你,我不能让你再跑了,没摔死,差点在野外冻死,你知道我找了多少地吗?京城所有寺院跟成子都跑遍了,你就一点也不心疼我?”

我立了起来冷哼了声道:“切,我心疼谁啊?我才是这世上第一伤心人,你们都是逼我上绝路。”

他似罗汉卧佛一样,手撑着脑袋,怜惜地看着我不语。片刻梅花、宝琴相拥而进,我上前抱住了她们,三人一阵心酸。

容德却笑嚷道:“哎……哎,好好的哭什么呀?好似我欺侮了你家小姐似的,你家姑爷我才是受欺侮的人。”

梅花、宝琴破啼而笑,宝琴轻拭泪痕笑道:“小姐,如果姑爷欺侮你,我们明儿就建一座尼姑庵,让姑爷懊悔去。”

容德噌地坐了起来,指着我们三人道:“古人说的好啊,近朱者赤,近墨着黑,最毒妇人心啊!”

成子笑意盈盈地端着饭菜进房道:“小姐,少爷,快吃点暖暖身。少爷,老爷派人来找你多次了,您还是回去一趟吧!”

容德抬头向我视来,我忙闪了眼神,自顾自吃饭。容德沉默了片刻,恳请道:“慧儿,跟我一起回趟府里吧!既然我没死成,你也没有任何过错,爹跟娘定然后悔了。”

成子他们都一帝帮着腔,我嚼着饭觉着苦滋滋地,叹气道:“好吧,不过我只是送你回家,而不是自己回去,那已不是我的家了。”

容德眉头紧锁,却爽快点头。草草地吃了点,跟着回魏府。

刚一进门,见青凤正给朱氏捶着背,跟朱氏笑说着话。朱氏见我进来,先是一愣,脸上尴尬莫名,片刻又端出婆婆的身架,嘱咐丫环去唤魏东铭。

魏东铭边数落边进门道:“德儿,你还知道回来,男子汉大丈夫,何患无妻,竟让父母担……”

显然魏东铭是没有看到我,容德大声制止道:“爹,你怎么能这样说?哪一点关慧儿的事了?”

青凤早蹦到了容德的另一侧,拉着容德的衣袖,娇柔地道:“德哥哥,我也好担心你,大雪天的你没冻着吧!”

我真是后悔的想撞墙,强忍着恼怒,淡然地施礼道:“老爷、夫人,福慧今儿是陪少爷才回来的,这就告辞了。”

魏东铭跟朱氏惊诧的相视,容德攥住转身的我,决然地道:“不许走,你一日是我妻,终身是我妻。”

青凤哽咽道:“德哥哥,那我呢?我也曾是你妻啊!”

朱氏帮腔道:“是啊,容德你不能厚此薄彼啊!且青凤对你有救命之恩,如此贤慧的媳妇到哪儿去找?老爷,我看不如让青凤跟福慧平起为妻,你看如何?”

我不由的嘴角一丝冷笑,他们定当以为我死皮懒脸要回来争夫人的位吧?甩开了容德的手,淡笑着回头道:“不用了,夫人像是忘了,福慧已被休,早就不是魏家少奶奶,福慧告辞了!祝二老身体安康。”

容德拦住我,朝他们郑重地道:“我决不娶二房,青凤于我有恩,我铭记于心,甘愿为你赴汤蹈火,但是我不能娶你,青凤对不起了!”

青凤掩面跑出了厅,魏东铭厉声道:“容德,你有没有出息,眼里只装着一个女人,不行,我决不答应。”

我的思想又一次与封建习俗相碰撞了,可这一次我不再低头,不是不为容德让步,而是不能再因为一时的软弱,招致更多的祸端。用力的掰开容德的手,极平静地朝他笑道:“容德你不是一个人,而是魏府的少爷,我走了,我们还是适合做朋友。别让我背上红颜祸水的骂名,求你了!”

容德怔怔地望着我,眼眶微红。而我不知自己是怎么出魏府大门的,像是被人掏了心,在滴血。我一个弱女子,又如何对抗封建顽固,罢了,我不依附任何人,管住自己的心,总能平安的随自己心愿活着了吧!

我拒绝了陈力的马车,迎着刺眼的阳光,漫无目标地顺着大路走着。地上的积雪成冰,脚下一打滑,整个人摔倒路旁,挣扎着起来,却是热泪盈眶,用帕子遮住了面颊,低头前行。

风吹过还是那么的刺骨,片刻心情缓和了些,昂首而行,走在街上稀稀疏疏的人群里,下决心道:“我一定能过了这关,爱不爱容德如今也无所谓了,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刻骨铭心又如何?”

一头高头大马停在我的身侧,我吓了一跳,本能的往边上一闪。抬头原来是福康安,我欣喜地道:“三哥,好久不见,你好吗?”

福康安跃下了马,深锁着眉头探问道:“这么冷的天,你怎么一人走在这里?两眼通红的,谁欺侮你了?”

我没来由的眼里又噙满了泪水,摇头道:“没有,出来走走。”

福康安一把攥过我,低头探道:“我也是昨儿才听人说,容德好好的回来了,他们家真是岂有此理,为何还不接你回去?我找他们论理去!”

我急忙抓住他的手道:“不,三哥不要去,我觉着一个人反而好,我自己有能力让自己过更好的日子。”

福康安将我抱上了马,牵着我边走边道:“要不回家吧,娘她们也后悔了,这些家事哥向来不管,要是早知道,也不会让你在外受苦了,三哥带你回家,以你的容貌,还怕嫁不了好人家。”

我不由的感动,泪腺似失了控。但感动归感动,还是婉转地道:“三哥,我不会给福家丢人的,但我已是出嫁的女儿,也不想再回福家了,我如今真的挺好,要不三哥今儿到我哪儿坐坐?”

福康安爽快地道:“好,我从小就觉着你聪慧过人,只是人太过聪明也不是件好事,偶尔也要糊涂些。”

我舒展笑颜道:“是,三哥是纵横疆场的英雄,三哥说的一定没错,慧儿记住了。”

福康安叹息着顺着我指的方向踏步而行,倒是引来不少人的目光。

到了清忆居,福康安指着边上的院道:“这不是十五阿哥的院吗?前几日还跟着他来过,原来你就在隔壁啊!”

我诧然一笑,进的院门,他环顾四周道:“你这里略微小些,不过倒是清净的很。慧儿,你平日里忙些什么呀?”

我淡笑道:“跟梅花、宝琴两人合伙办了个绣坊,待会儿,你拿几只包送给三嫂们,可不便宜哟!”

福康安惊喜的盯着我道:“这们说红绣坊是你们开的?府里的这些个女人还互相攀比,嚷着要买包,原来是你这丫头在坑我们的钱啊!”

我端茶上前,不服地道:“什么叫坑啊?我还骗呢?我们这是自食其力,不靠男人也能活着。所以三哥不必为慧儿担心,慧儿会活的好好的,巾帼不让须眉。”

福康安打量着居室,点头道:“魏家真是有眼不识金镶玉……”

正说着容德跨门而进,笑嚷道:“三哥来了!”

福康安冷哼了声,脸色瞬间冷漠,讥讽道:“我那担得起一句三哥啊!你来此做什么呀?你嫌伤慧儿还不够吗?”

这已经是本小说最后一章了喔!点这里查看更多精彩的言情小说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