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01章:港版彭宇案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01章港版彭宇案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第二天欧世轩醒来的时候,习惯性的往旁边一摸,居然没人,一看时间,居然已经是上午十点。

她已经去上班了,自己手机的闹钟也被她关掉了,难怪自己会这么晚。

想着她的细心体贴,心里一暖。

钱前上午一通忙乎,中午约了舒蕾一起去天台。

俩人刚走到拐弯处的台阶,就听到天台上面有人说话。

“叶姐让我问你,阿姨怎么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传来。

“还没死,你转告她。”另一个女人没好气的说道。

而这个声音对于钱前和舒蕾来说并不陌生。

“叶姐让我把这个给你,够你和阿姨用一阵子了,剩下的她会想办法。”女人又是说道。

就见女人将一个信封递给柳絮,她撕开封口,看了看,嘴角似笑非笑的样子。

钱前和舒蕾相视一望,默契的点点头,转身下了楼梯。

“她最近一直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做什么。”舒蕾小声说道。

钱前淡淡一笑,什么也没有说。

又是一下午的忙乎,钱前整理好东西,正准备回去,“咚咚咚”有人敲门。

“请进。”钱前起身去开门。

进来的是余特助。

“给你的资料都看过了吧。”余宽开门见山的说道。

“都看过了。”

“有什么想法?说来听听?”余特助自顾自的坐到一旁的沙发上,又是问道。

心里明白的知道董事长注重人才的培养,尤其是注重给新人发展空间,根据能力破格提拔,之前也有过先例。

但是这次不但主动提出让自己策划新人演艺大比拼,更是特意强调了人人参加,更不可思议的是整个比赛过程,董事长都在暗处参观,对于眼前的这个新人尤为关注。

大赛之后,从中选了两人破格提升。

一个是公关部的姚燕,提升做了秘书。

毕竟董事长,特助经常要参加饭局,秘书除了负责日常工作,也是要陪同出息各个饭局,更何况姚燕长相出众,社交性强,带着去洽谈生意,活跃气氛,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

另外一个就是眼前的人了,因为名扬的项目谈判,默默无闻的她成了新人中的佼佼者,让人刮目相看,但在新人中受关注度并不如姚燕,反倒是因为才艺比拼,一下子脱颖而出,更是成为众多男同事的梦中情人,却因为生性冷淡,不善言笑,让人不敢亲近。

但是再怎么优秀出色,她还是经验不足的新人,董事长居然肯拿那么重要的项目资料给她,这其中的深意究竟是什么?

更奇怪的是某人鲜少电话自己,上次居然为了眼前人让自己以权谋私,将企划部言旭调职。

殊不知他说起来还是自己的远房表弟,问他为何,他一脸无辜,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在企划部呆了一天就被调职了。

再追问,他就说自己对同办公室的人一见钟情,上班第一天玫瑰花表白,大献殷勤,但是人家不屑一顾。

现在虽然不能确定什么,却也更加相信自己的揣测。

听着她清脆的女生娓娓道来对项目的看法,余宽不得不承认她是难得的人才。

她非但对手里的整个项目资料了如指掌,更是用了心做足了调研分析,如此繁杂的数据都能精准无误的脱口而出。更重要的是还她发现了很不明显的数据之间的矛盾,做了直观的示意图去证明数据之间的逻辑错误,并且提出建议性修正方案。

自己也曾研究过这份资料,同样注意到她提出的这些错误,想到的方案和她的也如出一辙。

但是想想自己毕业于哈佛大学商学院,工作也有两年之久而她,而她是个新人就如此敏锐,思维如此周全,实在是难得。

猛然想到之前董事长意味深长的目光,难道这是……

恍然大悟,余宽微微一笑,不由自主的冲她竖了竖大拇指。

钱前明显一愣,意识到他的认可,冲他淡淡一笑。

“好吧,今天就到这。”余宽起身,开口说道。

“好的。那明天见。”钱前礼貌回道。

拎了包,乘了电梯下楼,钱前开心的走出办公大楼。

走了没多远,却发现有人多人围在前面。

一向不喜欢凑热闹,钱前刚要绕过去,无意中一瞥,却发现舒蕾也在那里。

“舒蕾。”钱前凑上前去喊她,半晌,她转过头来,却是一脸泪水。

“怎么啦?”钱前着急的问道,注意到一旁地上还坐着一个年纪大的老太太,情绪激动,失声痛哭。

“我开车路过这里,看到老太太摔倒在路边,好像是受了伤,着急煞车停下来,好心去扶她,她就说是我撞倒了她……”舒蕾哭着,断断续续的说道。

周围人越来越多,七嘴八舌的议论纷纷。

“老奶奶,您先起来吧。”钱前刚要上前去扶老奶奶,被舒蕾一把拉住“不要,她说不定待会还会说是你推倒她的。”

众人显然也是听到了俩人的谈话,目光纷纷投向俩人。

“这年头,小年轻的素质也不过如此嘛。”

“就是,就是,没有社会公德心。”

……

钱前当场愣住,伸出的手也微微僵住。虽然和舒蕾相处也就是近半年,但是却也知道她的为人。

想着之前闹的沸沸扬扬的南京彭宇案,以及最近新闻上报到的天津版彭宇案,再看看眼前的情形,一时之间,也不知如何是好。

舒蕾哭的眼睛都肿了,颤着声音对老太太说:“您都一把年纪了,说话总是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总不能硬诬赖我吧,要是这样,谁还敢去主动帮助你们呀。”

老太太却是哭的更厉害了,扯着大嗓门:“你撞了我还耍赖,你得带我去医院,做检查,我还有心脏病,你得赔偿我精神损失费……”

舒蕾着急的一个劲掉眼泪:“钱前,爸妈和哥哥都不在,家里就我一个,你说我该怎么办?真的不是我撞的。”

钱前也是从未遇到过这样的事情,想着新闻里的情景,思量片刻,“报警吧,现在只有真相才能证明你是无辜的。”

警车很快就来了,保护好现场,拍了片子,录了像,又是针对在场人员做了案情初步调查。

救护车也及时赶到,将老太太送到医院,同时警方也通知了老太太的子女。钱前又是陪同舒蕾到警局做了笔录。

……本章完结,下一章“人心难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