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02章:人心难测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02章人心难测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因为整个案件还在调查取证中,舒蕾是肇事嫌疑人,警方决定暂时拘留。

一时之间,着急到不行,舒蕾趴在钱前的肩头,哭的不像样子。

“警察,可不可以交纳保证金,保释?”钱前看到舒蕾难过的样子,心里也是着急万分,迫切的问道。

“可以。”两名警察一番讨论之后,这才说道。

“好,我马上准备。”钱前轻拍着舒蕾的肩膀,安慰她“不要哭了,想办法证明你的清白才是最重要的”。

钱前询问了附近有无取款机,对舒蕾简单交代一句,便奔了出去。

交了保证金,警察同意保释,舒蕾也渐渐停止了哭起。

“警察,请问我会被起诉吗?”舒蕾沙哑着问道。

“这个要看对方同意不同意调解,你最好咨询一下律师,做好心理准备。”

从警局出来,舒蕾迫不及待的打通了哥哥的电话。

钱前这才知道原来舒蕾的哥哥是名律师,看来她之前是太过紧张担心,才忘了最能帮上忙的哥哥。

似是看到自己的诧异,舒蕾凑过来小声说道:“我都吓傻了,忘记老哥了。”

钱前看着她的脸色先是放松后来兴奋最后竟然孩子气的抹了抹脸,冲自己比了个“OK”的手势。

钱前也是松了一口气。

舒蕾出生在富裕家庭,从小到大,爸妈宠溺,哥哥疼爱,一路走来,一帆风顺,哪想到会遇上这样的事情,情况突然,一时之间,只顾着急,没了主张,才会哭的稀里哗啦。

好在哥哥立刻联系了内地的朋友,而且赶最早一班飞机回来,舒蕾也一下子踏实了。

即使被老太太子女起诉,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哥哥本就是名律师,自然会搜集证据,还原事情真相,证明自己是无辜的。

吃了哥哥给的“定心丸”,舒蕾又一下子破涕为笑。说是不想一个人回家,受伤的小心灵还需要更多的安慰,于是钱前决定晚上和她一起回家。

想到他会担心,得打个电话,赶忙从包里拿出手机,却不料已经没电关机了,只好借用舒蕾的手机。

欧世轩忙完事情,却还不见老婆回来,连忙打她手机,居然关机了,打到公司一问,她已经下班了。

正担心的不得了,手机响了,居然是一个陌生来电,眉头皱起,按下接通。

“同事这边有点事,我晚上就不回家了,在她家过夜,手机没电了,这是她的手机,你别担心。”钱前注意到已是晚上八点,猜他肯定担心自己了,急急开口。

“出什么事了?你现在在哪,我这就去找你。”欧世轩松了一口气,却也不放心的问道。

“见面再和你说吧,我们在回去的路上。”钱前注意到有插拨,简单一句“不要担心”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钱前去企划部给舒蕾请了假。

虽然知道她的哥哥舒俊会第一时间回来帮她解决问题,心里却还是郁闷不解,怎么也想不到助人为乐还会被说成害人。

中午舒蕾打电话约钱前去医院看望老太太,希望能够感化老太太,让她实话实说。

钱前简单的吃完午饭,便前往医院门口和舒蕾会合,在附近的水果摊上买了一篮子水果,俩人挽着手就往医院里走去。

到了302病房,钱前刚要举手敲门,就听见里面传来窃窃私语。

“妈,您可千万别松口,一定咬住了,小雨的婚房就指着您这一招了。”

“是呀,妈,那丫头开的车也是几百万的吧,家里肯定不差钱,这回您可得多要点。”

“你这个不孝子,好吃懒做,自己没本事就出这阴招,可怜我做了一辈子好人,现在为了满足你们的贪心私欲,陷害人家好心的姑娘,哎,这把老脸都丢尽了,死了到了阎王那里也要受罚。”

俩人在外面听的一阵心寒,天呀,天底下居然有这样丧尽天良的儿子。

俩人刚要进去当场揭穿他们的伎俩,门却从里面打开了。

“你们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走出来的男人一脸警惕的问道。

钱前被突然出来的人吓了一跳,这个人长的五大三粗,一脸横肉,胳膊上还纹着纹身,一副恶狠狠的样子。

“刚刚到,过来看看老奶奶。”舒蕾已经哆嗦着说不出话来,钱前努力掩饰自己的惊慌,一开口却也发觉自己颤抖的尾音。

“你们都听到什么了?”男人一脸不相信的样子,又是追问道。

“什么?”钱前努力让自己显得镇定,但是感觉到舒蕾握着自己的手都是湿乎乎的,也不知道是谁的冷汗,心想着这个人不会是要“杀人灭口”吧。

“水果给我,你们可以滚了,告诉你们,最好出手大方点,要是让老子不满意,就等着吃官司吧。”男人恶狠狠的说完摔了门进了病房。

俩人哪里还敢逗留,赶忙出了医院。

“钱前,他长得凶神恶煞的,吓得我腿都软了。”俩人一口气跑出好远,舒蕾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你不知道,从小到大,我一看到有纹身的人就会紧张害怕,尤其刚才那人的纹身又是那么恐怖,居然是龇牙咧嘴的怪兽。”钱前只觉得身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阵阵后怕。

俩人坐在路边的长椅上歇息了片刻,舒蕾便打车回家等哥哥,钱前也随手拦了车往办公室赶去。

刚到办公室,电话就响起来了。

“老婆,我在楼下咖啡馆。”钱前接起电话,就听到他好听的男音。

上班时间自然不能随便跑出,钱前和余特助汇报了一下,这才赶忙奔到楼下。

一进咖啡馆,就见他冲自己挥手。

钱前在他身旁坐下,就听到他担忧的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中午打你办公室电话,没人接,让人去餐厅找你,也不见人影,你去哪里了?”

“和同事去医院了。”钱前看着见他好看的剑眉皱起,不由自主的伸手去给他抚平。

“到底怎么了?我能做些什么?说来听听,不要让我干着急。”欧世轩注意到她秀眉微蹙,估计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

于是钱前简单说了一下昨天下午发生的事情以及中午去医院碰到的情形。

“聪明的傻瓜,担心死我了。”欧世轩将她紧揽在怀里,低声说道。

“我没事,就是替舒蕾抱不平。助人为乐却惹上这样的事。那个儿子真不是好东西,简直就是超级大混蛋,真让人郁闷烦躁。”钱前喝了一口他递过来的咖啡,义愤填膺的说道。

“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帮人要先搞清楚状况,现在很多人把“碰瓷”当第二职业,所以对于路上需要帮助的人大家也都敬而远之。”欧世轩知道老婆太过善良,突然遇上这样的事情,定是一时无法理解和接受。不免担心她的好心以后也会像舒蕾一样被人利用,又是小心提醒。

钱前先是摇了摇头,默了半晌,又点了点头。

“医院伤残鉴定书,监控录像,现场取证等等必要的程序也需要一些时间,你就不要担心了,事实会给你同事一个公道的。”欧世轩揽紧了她,又是说道。

“可是今天警察告诉舒蕾那个路段的监控设备坏掉了,没办法调取监控录像。”钱前想起中午舒蕾说过的话,皱眉说道。

“寻找现场目击证人会比较麻烦,时间更是不知道耗多久。对方也定会纠缠不休。尤其现在多数人选择明哲保身,不想惹上意外麻烦,不过也说不准。

再说现在有这么多数字化网络城管,当时那一幕已被某某用手机录了下来,已经传播到网上了也不一定。”欧世轩细细分析,谈出自己心中所想。

“数字化网络城管?哦,我知道了,其实就是拍客吧,要是真被拍下来就好了。”钱前倒是很希望真的会有这样的奇迹。

“很多事情都是有转机的,好心有好报,不是你的教条嘛,不要再烦恼了,皱眉的新娘可不好看。”欧世轩宠溺的捏捏她的鼻尖。

“知道啦,有你在觉得踏实多了。”钱前由衷的说道。

“就知道你是受了惊吓,上次那个纹身男就把你吓哆嗦了,所以以后有事一定要告诉老公,不要一个人去冒险。”欧世轩别有深意的旧事重提。

“知道啦,我的蜈蚣同学。你还有很多事情要忙吧,放心我啦,我也得回去上班了,无故旷班,被炒鱿鱼可不好。”钱前调皮的说道。

“恩,勤劳的小蜜蜂,去吧。晚上我来接你。”欧世轩又是顺了顺她的发丝,在她脸上啄吻了一下。

“路上小心。”钱前叮咛一句,快速往办公楼跑去。

直到那抹靓丽的身影不见了,欧世轩这才向停车场奔去。

拉开车门,刚要进去,却被人一下子从身后抱住。

浓郁的香水味袭来,欧世轩皱着眉头,头也不回的冷声说道:“放手。”

姚燕哪里肯放手,更是搂紧了他,身子也紧贴着他的。

下一秒却被他狠狠的一把甩开。

“滚。”欧世轩关上车门,看也不看摔倒在地上的女人,猛的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请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