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04章:信息炸弹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04章信息炸弹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待那抹身影完全消失于门口,余宽迫不及待的拨通了某人的电话。

而电话里的消息却更让他震惊:那个在美国逍遥的人居然说现在人在香港,还约好晚上八点,老地方见。

这可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以前那家伙躲自己还来不及呢。生怕自己逮着他就不兑现当初的承诺,巴不得躲到天边尽头,看来……

余宽不自觉的眯起眼睛,自己离过舒服日子不远了。

晚上八点,一家顶级私人会所的预留包间。

一身黑色休闲的俊朗男人正在一个人打着台球,男人的球技很好,一连进了好几个球,只是看上去有点不耐烦,眼角不时的瞥向手腕的表:该死的,这家伙越来越不像话了,这么不守时。

余宽推门进去的时候,就看见某人正一个人打台球。

“你小子,总算肯回来了,还以为你死在美国了呢?”余宽拿起一支球杆,放好了球,开口说道。

“臭小子,害我等这么久。你没死我怎么能死。”欧世轩睨了某人一眼,幽幽说道。

余宽很自然的点了一根烟,又习惯性的将烟盒甩给他,不料某人居然接住了又随手将盒子甩了回来。

“你戒烟了?”余宽诧异的问道。

“恩。”欧世轩淡淡应了一声,她不喜欢烟味,自然不能抽烟。

“还真是稀罕。”余宽讥讽了一句,还清楚的记得某人之前还挺能抽的。

“你准备什么时候接班呀,我可是一直在兑现当初的承诺,这期限么,不用我说吧。虽然我家老爷子的隆盛比你家的大禹,那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不过我也该尽尽孝心,你说是不不?”余宽单刀直入,点住关键。

欧世轩当然记得当年的赌球之约,如今这期限也快到了,自然是要回去帮他父亲管理家族生意,斜了他一眼:“我知道。”

“啊?知道?知道你还光顾着自己逍遥快活?虽然最近你是在幕后操作,但是怎么也得尽快露脸接手呀,你知道我现在想泡妞都没时间。”余宽黑着一张脸,郁闷的说道。

“哦,原来你好这口了呀,成,想要什么样的,我给你找三千来。”欧世轩可是知道余宽看样子花心大萝卜,一个风流倜傥的公子哥,实际上可是一绝佳好男人,不近女色。

“啊,这才半年不见,沟通怎么还有困难了呢?”余宽心想这家伙又不是不知道自己可还是处男一个。

“呵呵,顶层秘书好几个,再加上公关部的,难道就没有一个让你余大少动心的?听说王秘书一直痴心一片呢?”欧世轩可是听爸爸说王秘书对这小子一往情深。

“她,她挺好的,可惜不是我的菜。”余宽老实巴交的说道,的确,公司里任谁都知道王秘书对自己上了心,可偏偏自己和她就是不来电。

原本是自己要找他说事的,怎么绕来绕去绕到自己身上了,得赶紧转移话题。

“你上次关照的那个,要结婚了。”余宽看似不咸不淡的开口,深邃的眸子却一直盯着死党的脸,不错过一个表情。

“哦,结婚是好事呀。”欧世轩佯装不知他说的是谁。

余宽非但没有看到自己期待的酸酸表情,心里疑团却是更大了。

“喂,你们真的没什么?那你上次让我把言旭调走是为了什么?才一天,我表弟似乎也没有工作不周,只不过对那个钱某某一见钟情而已。”余宽不死心的问道,虽然这家伙长的随妈妈,可是骨子里的性格却是随董事长老爸,从不徇私。唯一一次就是让自己将言旭调职,说要是有人骚扰钱某某,就处理掉,他们之间没有故事才怪。

“他是你表弟?”欧世轩还真有点惊讶,他怎么有那么个烦人的表弟。

“是呀,八竿子扯不着的远房表弟。别说他了,倒是说说你和她呀。”余宽也是在生意场上打拼了几年,算是“阅人无数”,直觉告诉他,死党和钱特助不单纯。

欧世轩好看的薄唇噙着一抹笑,扫了好友一眼,缄口不言,只是继续打球。

“喂,你不说以后别后悔,她今天找我请假了,说周末结婚。”余宽索性扔下球杆,坐在沙发上,看着某人一个人自顾自的打。

“哦?那你准了?”欧世轩心里一喜,看来老婆也是要放下工作准备婚事了,呵呵。

“恩,她老公估计给她施了迷魂药,她为了让我准假,好话说了一箩筐,还给我作揖鞠躬,就差下跪了。”

“什么?”欧世轩一下子扔了球杆,朝他奔来。

“这么激动干啥,你和她不是连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吗,”余宽一脸揶揄。

欧世轩那个囧呀,半晌,抿了抿唇:“详细点。”

余宽就知道这小子对人家有心,只是这想知道吧,还问的这么别别扭扭。不过难得他八卦一回,就一五一十,详详细细讲了一下钱前请假的过程。

欧世轩一个没忍住,哈哈大笑起来。

“哎,你说谁这么幸运娶了她呀,要才有才,要貌有貌,你不知道现在她可是公司男同胞的梦中情人,就是太冷了,没人敢接近。”余宽认真说道。

“她是我的人,谁敢动心思看我不废了他。”欧世轩可是鲜少听他夸某个女人好,只是听到后面的话,又恨的牙痒痒。

“人家都结婚了,还你的人?”余宽说完就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难道。

“啊,不会吧,你们俩……”

欧世轩的表情就是:猜对了。

“夸来夸去夸的居然是你这个混蛋,要结婚了也不提前告诉我。”余宽不满的抱怨。

猛然想到办公室钱特助的话:我们是同学。

“SHIT,你明明在港大上学,还故意骗我在美国?”余宽咬牙切齿的恨恨说道。

他俩会结婚,只是自己的怀疑被证实,虽然太过突然,太过出人意料,却还是能够勉强接受,惟独后知后觉知道的这件事却是一时之间难以消化。

“我可没说过。”欧世轩简短几个字就把自己澄清的干干净净。

的确,是余宽一厢情愿的认为他不接老爸的班是在美国忙自己的公司,没想到……

怪来怪去,都在那天自己输了球,只可惜时光不能倒流。

……本章完结,下一章“新任总裁”↓↓↓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