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1章:家教情谊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1章家教情谊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周六,钱前很早就起床了。

从大一以来,除了寒暑假,钱前每周六都要到学校对面的天泰小区王姨那里给小王宇补课。

起初自己并没有打算做家教或者兼职,觉得不安全。毕竟新闻上有很多不太好的报道。自己不想因小失大。只是在学校报社里勤工俭学。

后来系主任推荐给自己这份家教,离学校近,而且王姨待人好,自己呢又和小王宇很投缘,就答应了下来。这份家教一直做到现在。

吃过早饭,钱前就出了校门。

这几天天气虽然不是很热,但是今天却出奇的有点闷,一副要下雨的样子。

这样的夏天,很期待有一场绵绵小雨。钱前爱死了小雨里漫步在田间小路的宁静与淡然。爱死了雨后清新的空气的和湛蓝明净的天空。

到了王姨那,小王宇早就乖乖的坐在小书房里等了。

小王宇只有九岁,却已经上初二了,之前因为父亲做生意的关系,换过好几家学校,但是并没有影响小王宇。聪明伶俐的他总是能很快适应。

钱前还记得自己第一次给小王宇补课的时候。他腼腆的像个小女孩。

钱前最初只答应帮他补习英语。小家伙发音很怪,钱前就根据他的发音告诉他单词的谐音。

明天怎么说?tomorrow——吃猫肉。

药怎么说?medicine——埋得深。

国籍怎么说?nationality——难舍难理她。

……

小家伙听了乐的哈哈笑。后来高兴的跳到钱前的腿上,说希望钱前能够留下来一起吃饭。

钱前从小到大,很少在别人家吃饭。所以并没有答应。临走的时候小家伙还气哭了。

第二次,钱前去补课的时候,小家伙特聪明的“贿赂”钱前:“钱姐姐,你试试这支笔好用吗?”

钱前试过后说好用,小家伙就说要送给她。钱前看这支笔,笔尖都是金的,应该很贵重,自然是不能收。最后答应小王宇给她补课的时候用。

后来小王宇还问了一下数学问题。期间还问钱前空闲时间多不多,希望她也补习数学课。

钱前记得第一次来家教的时候,有一个学生模样的人刚离开。王姨说她每晚都来给王宇补课。有时候午饭晚饭都一起吃。

钱前想不明白小家伙明明有数学家教,为什么还要问自己。后来追问下才知道小家伙不喜欢之前的家教。所以才费尽心思的试探钱前。小家伙还有点早熟呢。

但是都是一个学校的学生,钱前觉得不好,最后还是坚持只教英语。后来又教小家伙计算机。偶尔也会给他讲一些数学或者别的。

小家伙上午大都学习英语。听说读写。都要练习。

一起听新概念里的小故事,一块去讨论故事里的人物,变换角色去模拟欢乐美语里的场景……

一般小孩子都不会这么乖的一上午学习26个字母,但是小王宇却一点也不厌烦。只是考虑到劳逸结合,钱前每次来之前都会准备几个游戏,或者猜词迷等等。努力让他不但不会烦,还越来越喜欢英语。

王姨也不是苛刻的人。钱前的费心自然看在眼里,记在心上。总是准备好新鲜的水果和饮料。有时候会主动叫两个人休息休息再学。

小家伙很聪明,就是贪玩,加上偏科,英语一向不是很好,别的科目都还不错。

钱前记得王姨在自己补习四次之后硬要给自己红包,说王宇第一次拿了满分,都是自己的功劳。钱前硬是拒绝。只是后来偶尔会留下来一起吃饭,要不小家伙又会闹情绪不吃饭。

时间过的很快,一上午就过去了。小家伙拉着钱前一起看蜡笔小新。

小家伙还真是好学,还时不时的问钱前日语。钱前自学了日语,但是很少有机会说,自然十分乐意和小家伙一块学习。

王姨早就做好了丰盛的午餐,忙热情的招呼钱前吃饭。

异地求学,很难吃上这样丰盛的饭菜,尤其是还有家一样的味道。一顿饭,钱前吃的很满足。

王姨也很喜欢饭桌边人多一点。毕竟孩子的爸爸是生意人,经常不在家。除了王宇的表哥常来之外也就是钱前和另外一个家教了。

饭后,三人坐在客厅里闲聊,小家伙特别粘钱前,希望钱前下午一起打乒乓球再回去。

是呀,小王宇简直就是天才,跆拳道,小提琴,乒乓球样样通。

三人正闲聊着,门铃响了。

肯定是表哥来了,小家伙小跑着去开门。

王宇的表哥王翔,钱前见过几次。

长的温文尔雅,一身书卷气息。名副其实的大学教授。

王翔礼貌性的和钱前打了招呼,然后便和王宇玩跳棋了。

看两个人这么投入的玩跳棋,钱前想着自己还要准备简历找实习工作,毕竟大四除了论文,并没有安排课程。便和王姨说明情况。

自己大四这一年不能保证每周都来补课了,很多大的单位都在市区,很少有好的单位在郊区的,除了一些工厂。基本上大四这年要在市里了。

王姨自然是知道的。这三年来,她不仅仅是把她当孩子的家教看待,有时候就当时自己的孩子,是呀。小王宇说起来也是自己和丈夫老来得子。是自己40岁的时候才有的宝贝儿子。钱前才二十一岁,人很好,相处久了,和自己的家人一样。

王姨热心的出来送钱前,希望她有时候来家里玩。小王宇一听说钱前因为要实习工作,可能不能教自己了,居然又孩子气的哭起鼻子来。

钱前答应他有时间回来看他,又送给他自己精心挑选的儿童手表。小家伙还是不干。

最后还是王翔哄他晚上带他去学校,和钱前一起看学校毕业晚会。他才不哭,只是嘴巴一直嘟得老高。

无辜的眼睛老是望着钱前,像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孩子。

钱前轻轻揉揉他的头发:男儿有泪不轻弹。捏捏小家伙的鼻子,直到把他逗笑了才离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毕业晚会(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