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24章:柳叶生病了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24章柳叶生病了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夜幕降临,忙了一天的人们有的奔向幸福的小窝,譬如钱前和欧世轩这样的新婚夫妇,也有人因为这样的夜晚,寂寞着,奔向那霓虹闪烁,奢靡混乱的酒吧。

姚燕踩着高跟鞋,坐在吧台边,冲酒宝简单交代一句,无聊的望向四周,却没想这一望竟然会遇到熟人。

“这么巧,你也一个人?”姚燕向和自己一样,独身一身的女子走去。

“咦,这么巧,你也来这了?”柳絮热情的打了声招呼。

酒保很快将酒端了过来。

姚燕一把端起,仰头喝了一大口,眉头一皱:“这么难喝,为什么还有人这么喜欢?”

“怎么了,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吗?”柳絮看出她情绪不佳。

其实早在大禹工作之前柳絮就认识姚燕,不过姚燕可能不记得当年的她。

当年的模特大赛柳絮也有参加,只是因为比赛前扭伤了脚踝,第二轮就被淘汰了。

柳絮回到家,却也一直看电视,关注比赛进展。姚燕脱颖而出,拿了第一,柳叶虽然嫉妒,却也佩服她的实力。

所以在公司柳叶一眼就认出了姚燕,姚燕却很是吃惊,柳絮知道原来当年她不记得自己,想着那次自己的成绩是在糟糕,也就没有旧事重提,只是俩人却从此亲近的进出公司。

“你有喜欢的人吗?”姚燕顺了顺发丝,问道。

柳絮脑海里忽的就蹦出那么个人来,只是一想到他居然那么冷酷无情,炒掉自己,没来由的愤恨,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道:“没有。”

“呵呵,男人的眼睛都瞎了吗?你这么漂亮居然没人追?”

姚燕不相信的问道。

“你呢?”柳絮反问。

“我,呵呵。”姚燕的声音里有一丝悲凉。

“我爱的人他不爱我。”

“不是吧,那个男人早晚会后悔的。你现在大红大紫的,他眼睛有问题吧。”柳絮很是替她不平。

“对了,你是不是又跑去美国了?最近怎么不见你去公司?”姚燕知道她也参加了这届好莱坞模特大赛,以为她心急的想知道结果直奔美国了呢。

“没有,飞过去,结果没出来,还不得干等着,哎,你可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被炒鱿鱼了。”柳絮满脸无奈的说道。

“什么?”姚燕惊讶的问道。

“那天总裁抽查,我修剪指甲,他一点儿情理也不讲,直接点名开出我了,我怀疑他是不是听钱前说了我的坏话。”

“你怎么知道他们在一起?这事肯定是钱前搞的鬼,你不是说以前和你一屋办公,她就看你不顺眼吗。”姚燕添油加醋的说道

“走着瞧,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不会善罢甘休的。”柳絮尖声说道。

俩人又是将钱前骂了半天,才消了气,又眉飞色舞的讨论了一些大赛的事情。

却不知道俩人的全部对话被临座的某人听了个一清二楚。

“女人太八卦不好,做人还是要善良厚道。”李家良心烦,想着来酒吧坐坐,没曾想旁边有两鸡婆。

“你,你怎么在这?”叽喳的两个女人目瞪口呆。

“隔墙有耳。”李家良淡淡开口。

“我们只是随便说说。”姚燕并不知道他已经辞去助理一职,生怕他在公司为难自己,担忧的问道。

“怕了,那就不要乱说,长舌妇可不讨男人喜欢。”李家良起身离去。

姚燕有点懊恼之极,柳絮安慰她:“没什么大不了的,没了大禹你也不会饿死,单做名扬的代言都够你活的潇潇洒洒了。”

俩人出了酒吧,柳絮想起脏衣服落在办公室了,打车回到了公司。

“怎么还没回家?”柳叶正在看化验单,想不到妹妹突然回来,赶紧塞进书包。

柳絮也是发现姐姐在藏着什么,心里狐疑,却也不敢多问,这个姐姐不知道怎么的,以前自己还可以撒撒娇,现在突然回来了,却像是变了个人,凶悍干练,虽然对自己对妈妈还是不错,给钱也是比以前多很多。

“我先走了。”柳絮拿了衣服,识相的走了,心里却犯嘀咕了。

看见妹妹走远了,柳叶拉下卷帘门,锁好了,这才无助的靠在墙上。

为什么,这究竟是为什么?命运为什么这样捉弄自己,才出了监狱,居然又得了这种病,这可怎么办?

柳叶拿着医院化验单,绝望的坐在地上嚎啕大哭,直到哭的最后一丝力气也没有了,昏睡过去。

天已经凉了,柳叶是被冻醒的,冰凉的地板,让她连打了几个喷嚏。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了,自己绝对不能这样狼狈不堪的出现在妹妹面前,强打起精神,开了车回到自己的小公寓。

冷冷清清的公寓,一如此刻柳叶的心。

打开空调,却还是感觉不到一丝温暖,冬天都要来了,而她居然只顾忙工作,还没来得及买厚棉被,单单薄薄的只有一条毛巾被。

空调的温度已经调到最高了,终于空气了有了一点暖意,身体的温度也慢慢恢复,只是此刻的心依旧拔凉拔凉的。

他应该正睡在那个女人身边吧,他应该会紧揽着她,用身体给她温暖吧,自己呢,自己只有一个人。

百病十全的妈妈,每天的医药费都要几百块,还有只顾挥霍人生的没有长大的妹妹,自己又得了这种病,究竟要怎么办才好?

为什么他可以移情别恋,将自己忘记的彻底干净?为什么?就因为自己的不辞而别吗?可是如果不这样,自己又怎么舍得离开他,又怎么能够去帮助他?

柳叶用毛巾被裹紧了自己,拿出唯一的纪念,那就是当初的结婚戒指。

那是一枚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戒指,那是两人从地摊上买来的,加上他的那枚,也就花了五十元钱。

那时,他亲手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在她的额头落下深情一吻,弯下身子,直直的盯着她的眼睛说道:“虽然这只是一枚廉价的戒指,但是我对你的爱不廉价,我会为了我们的明天而努力的,相信我终有一天,能够给你最好的。”

那时的她是幸福的。

可是现在呢?幸福已经远都没有了影子。

曾经以结婚证要挟,要挟他来见自己,甚至是恬不知耻的要求他和自己亲热,虽然每次接到电话他都来找自己,但是当初的感情却不复存在。

没有租下这间公寓的时候,只能暂时住在宾馆里,一次欢yu过后,他指着自己的鼻子骂自己是不折不扣的荡妇,说他这么做全都是为了那个她,只为了拿到离婚证,好和那个她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可是她柳叶不是没有了男人就活不下去,只是不想一个人孤单老去。知道那个女人怀了他的孩子,心里嫉妒的抓狂。发了疯的想要和他做爱,发了疯的想要怀上他的孩子,以为这样就可以挽回断点的爱情,哪怕不能挽回他的心,也要有个他的孩子,好陪伴自己剩下的日子。

可是日子一天天过去,自己的肚子却一点也没有动静,半点怀孕的迹象也没有。

柳叶着急了,不死心的去医院检查身体,却没曾想居然查出这么可怕的病,而且已经是晚期了。

手里攥紧那枚戒指,柳叶已经流不出一滴眼泪来了,绝望的坐在床上,直到天亮。

……本章完结,下一章“舒蕾的生日聚会”↓↓↓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