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29章:一夜未归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29章一夜未归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眼看着老婆的肚子一天一天变大,李家良的不安和焦虑就跟着一点点放大,几次打电话联系某人,不是无人接听就是关机。

等不到她的电话却是接到了父亲的一通电话,父亲让他回家一起过圣诞节。

是啊,虽然离圣诞节还有一些时日,节日的气氛却已经浓厚无比,各大商场也都摆好了五彩缤纷的圣诞树,圣诞礼品也是琳琅满目,为了薄利多销,各大商家更是争先恐后的进行节日大促销,打折优惠活动十分给力。

李家良开着车子,漫无目的的闲逛,在路口等灯的时候无意中瞥见一家妇幼用品店,于是就近找了地方停车,直接走了进去。

不知道孕妇都需要什么,只好询问了店员,让她推荐拿一些最好的过来,交代之后,李家良便坐在休息区等候,想着父亲的电话,隐隐约约觉得父亲察觉到了什么,再想想离婚的事情,心里烦躁不已,习惯性的去兜里拿烟,注意到禁烟的标志,又郁闷的将烟放了回去。

店员很快将店里最好的孕妇装和婴儿装拿了过来:“先生,您看这些够吗?这都是今年的最新款,而且这种布料穿上最舒服……”

“好了,全部打包。”李家良哪里有心情听她一直唠叨,直接把她拿过来的全部买下。

开车回到家里,房间里居然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想着她大着肚子,行走也不方便,虽然有小芳陪着,却还是不免担心,慌忙拿出手机给她打了过去,居然关机,打小芳的居然听到手机铃声从她房间里传来。

心里不安担忧,换了鞋子就要出去找,却发现俩人一块回来了。

“先生,您回来了?”小芳高兴的喊道。

“家良,你回来了?”白依云心里一阵欣喜,想不到他今天下班这么早。

“依云,你们去超市了,你身子重,不方便,缺什么少什么的让小芳去买就成,告诉我也行呀,你现在这身子得好好养着,可不能在拎重东西了。”李家良看她提着一包纸,连忙接过,扔到一边,一把将她拦腰抱住,动作确实温柔无比,小心翼翼的轻轻将她放到床上,又是给她脱掉外套,仔细挂好。

老公的细心体贴,让白依云很是知足。看到床上大包小包,不是买给自己的衣服,就是给将来宝宝买的,开心的不得了。

听到房间里的笑声,小芳也乐呵呵的哼起了歌,顾不上休息,就进了厨房烧饭。

想起前一阵子先生忙工作,不常回家吃饭,夫人成天一副不高兴的样子,不管自己多费心多辛苦烧了饭,都说一个人没胃口,要么吃几口,要么就是连碗筷都不动一下,自己有几次难过的偷偷躲到房间里哭,以为夫人说不定那天就不雇用自己了。

这下可好,看着先生和夫人恩恩爱爱,甜甜蜜蜜的,小芳也不由的松了口气,想着夫人心情好了,应该胃口也好了吧,那自己就不用担心丢了这份待遇还不错的工作,就有钱寄给奶奶了。

小芳干活利索,很快就烧好了四菜一汤,赶忙端到饭桌上,敲门请夫人先生吃饭。

这顿晚饭,白依云明显吃了不少,不但吃了满满一碗饭,还喝了一小碗汤,李家良满意的夸小芳手艺好,说是有了她放心多了,以后一大一小都要照顾,每个月多给一千块钱,小芳心里乐开了花。

吃完饭,李家良陪着白依云一块看新买来的育儿手册。

白依云没有念过多少书,很多生理知识不知道,看好几遍也看不明白,小芳也算是大字不识,自然帮不上忙,白依云总是等李家良晚上回来问他,可是有时候他忙到很晚,这书也就一直没看完,好不容易赶上他早下班,就像个好奇的学生问题是一个接着一个的问,李家良很是耐心的讲解给她。

忽然手机响了,李家良几乎是条件反射般跳下床去拿起手机,只是看到那串号码,不由的皱起眉头,犹豫片刻,直接挂掉。

“谁的电话呀,你怎么不接呀,家良?”白依云微笑着问道,心里却是一紧。

“一个很烦人的客户。”李家良耸耸肩,强作镇静的说道。

白依云心里的狐疑更大了,他鲜少对客户置之不理的,哪怕是难缠的客户,为了生意,也都会耐着性子,尽量和客户达成一致,除非违背了他的原则,生意做不成,却还是可以做朋友的,从不会像现在这样连电话都不接。

可是那个人似乎很执着,好像是不达目的不罢休一样,一个劲的打,哪怕他一直摁掉。

李家良似乎挂电话挂的也烦了:“我去公司一趟,你早点睡,别等我。”

说完在白依云脸蛋上落下一吻,拿上衣服和钥匙就往外走去。

听到关门声,白依云一下子将手里的书扔到一边,她就知道,一定是那个女人,一定是那个叫柳叶的女人,她不会善罢甘休的,或许她的目的并不是钱,而是自己的老公。

想到这里,白依云握紧了手机,虽然一直觉得那个女人不可理喻,可是却不得不为她的话黯然伤神。

自从那个女人出现之后,老公就变的比以前忙了,回家比以前晚了许多,虽然对自己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却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白依云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忽然就想起那个女人的话,忙拉开床边的抽屉,那是一个红本本,上面有俩人的名字,难道连这个也是假的吗?为什么那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自己是不要脸的小三?

忽然一个念头在心里横生,白依云抿了抿唇,将那个红本本放进自己的手提包。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也许很快就知道了。

这一夜,白依云醒来好几次,身边的位置一直空着,这个男人第一次夜不归宿,他会在那个女人那里过夜吗?白依云摸着手上的结婚戒指,一遍又一遍的问自己,泪水湿了衣襟,湿了枕头。

……本章完结,下一章“结婚证是假的”↓↓↓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