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40章:走开还是留下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40章走开还是留下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已经不知是第几十次拨打那个号码了,一直是无人接听,白依云一咬牙,将手机狠狠丢到床上。

笨拙的移动身子,躺到床上,抚着隆起的肚子,眼泪无声的滑过。

李家良烦躁的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己不知道打了多少电话,找了多少熟人帮忙,才联系到最好的治癌专家,却想不到她居然说不接受治疗。

心里莫名的火大,对上憔悴不堪的人时,却怎么也发泄不出来。

可是不管怎样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等死,李家良狠命吸了口烟,将烟头扔到地上,用脚踩了一下,直接奔向里间卧室。

“起来,去医院,如果你再不动,我就动手了。”

奈何床上的人像是没有听到一样,动也不动。

李家良从衣橱里拿出新买给她的衣服,一把掀开被子,粗鲁的给她披上。

“我不要,我不去,你放手。”柳叶用力想要挥开他。

可是身体本来就虚弱,根本就敌不过他的蛮力,被他抱起朝外走去。

李家良将她放到副驾驶位上,疾步跨向驾驶座,猛踩油门,朝医院开去。

柳叶想要跳车,却发现他早已锁了门,咬着牙缩回座位上。

人有时候就是很奇怪,就像柳叶现在,原本听到他肯为自己治病,心里也是欣喜他不是绝情绝义的人,可是想到如果自己治好了,他就可以安心的陪在那个女人身边了,就不由的抵触他的安排。

有时候甚至想如果自己死了,是不是就可以永远活在他的心里,因为没有人可以和死人比。

清醒的时候,柳叶想自己是不是疯了,不光是身体得了癌症,心里也有了疾病,要不然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变态的想法。

李家良侧目瞥向她,她起先还半眯着燕,后来居然睡着了,头发也不知道几天不洗了,有点油有点打结,凌乱不堪的披散着,脸色苍白的很是可怕,如果再不接受治疗,恐怕再好的医生也没法妙手回春。

这阵子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跑,不光是身体累,心里也累了,想着父亲语重心长的话语,李家良第一次觉得自己快要被压垮了。

仁爱女子医院,华医生接到电话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了。

李家良抱着昏睡中的柳叶急急赶来。

“华医生,一切就拜托你了。”李家良将柳叶放到病床上,恳切说道。

“放心吧,家良,我一定会竭尽全力的,让小李带你去办手续,她看起来情况不好,我尽快安排治疗。”华医生打量了一下病床上的女子,开口说道。

“好,我马上去办,她有点抵触治疗,有情况,您随时联系我。”李家良不放心的又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这才跟小里出了房间。

因为有熟人的关系,繁杂的手续办起来也很快,柳叶被安排到加护病房,因为不放心,李家良又让华医生安排了一个护士,24小时陪护,这才急忙忙赶回家。

白依云正在睡觉,眉头却是紧皱着,李家良心疼的伸手抚上她的脸庞。

肚子里的孩子一天天长大,她的身子也越来越重,脚也有点浮肿。

李家良心疼的替她按摩脚。

白依云缓缓睁开眼睛,就看到他坐在床边,还以为在做梦呢?

“你回来了。”因为刚睡醒,声音还有一点沙哑。

“嗯,我去给你倒杯水。”李家良忙跑到外面接了一杯热水,放到一边,晾了一会,觉得温度刚好,这才轻轻将她半扶起来,端着杯子凑向她的唇边。

白依云喝了几口:“够了,放桌上吧。”

见他放好杯子,就朝他靠过去。

李家良紧紧拥着她,她什么都知道了,却从来没有开口质问过自己,她一直在强忍着。

小芳做好了饭,敲门喊两人出来吃饭。

李家良给她披了一件舒服的家居服,将她抱到座位上。

香甜可口的饭菜,还有他的悉心照顾,白依云吃了满满一碗饭。

饭后白依云在客厅里给小宝宝做衣服。

布料,工具还有说明书全是钱前买来的,想着姐姐除了看电视就是睡觉,会憋闷,就问了英娜怎么打发时间,结果英娜说给未来宝宝做衣服呢,钱前就特意去店里买了这些送给姐姐。

白依云也是心灵手巧,已经做了两套衣服了,李家良在一旁看的怔怔出神。

小姨子还真是有心,不但买了这些,还买了很多故事书,育儿光盘之类的,而且每周拎着大包小包准时报到,买的东西五花八门的,却也让老婆不那么闷了。

忽然一通电话进来,看了看号码,李家良拿了手机回到里间去接。

白依云狐疑的望向那扇门,一不小心,一针扎了大拇指。

护士打来电话说柳叶吵闹着要出院,李家良挂了电话,拿了外套,犹豫了一下,和白依云说道:“有点事,我出去一趟,早点休息。”

白依云对着他的背影无声叹息。

李家良赶到医院的时候,柳叶正被几个护士紧紧拉着。

“李先生,你可算来了。”护士看到李家良就像是看到救星一样。

“麻烦你们了。”李家良点头谢过,走到柳叶跟前,拉住她。

看到他,柳叶似乎平静下来。

这晚李家良待一直待在医院里。

第二天华医生的话更是让他担忧,原来她不止得了乳腺癌,还有忧郁症。

李家良突然就发现自己的世界一下子没了颜色,漆黑黑的似乎再也看不到天亮。

李家良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那个家的,一头栽倒床上,只感觉说不出的累。

白依云从外面遛弯回来,就看见他歪倒在床上,鞋子没换,衣服也没有脱。

他一向是干净整洁的,如今却是胡子拉碴,邋遢的不像样子。

白依云想要给他脱下西装,却又怕吵醒他,就坐在床边静静看着他。

他的身上竟然有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难道他是刚从医院回来吗?是她生病了吗?白依云想起他晚上离开时脸上的焦虑和担心,再想想她一直不肯接自己的电话,也不回复自己的的短信……

白依云揪紧了床单,到底要怎么办才好?自己是不是该安静的走开?还是该留下来,继续等待?

……本章完结,下一章“杳无音信”↓↓↓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