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60章:人员整顿(下)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60章人员整顿(下)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欧世轩知道自己年纪轻轻,虽然上任之后集团业绩提升不少,但是人员整顿,涉及到人心人气,棘手得很。

凡事切忌超之过急,欲速则不达。虽然新人早就培养了很多,尤其是高管人才储备方面,也是要仔细思量,慎重处理,毕竟集团的老龄化情况很严重,有很多又是为公司打拼了数年,想要妥善处置,岂是那么容易的。

欧世轩这回只是选中了业务部整顿,而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开始。

如今,很多公司的业务部职员自以为了不起,把自己当成是养活大家的财神爷,在大禹也不例外。

业务部的主管已经自封为老大,不是因为业绩,而是因为资格老,业务部门的一些职员也跟着耀武扬威,和其他部门说话的时候气特粗,这种自我膨胀的风气日益严重,间接引发了和其他部门的矛盾。

所以此举恰巧的利用了众人的心里,毕竟业务之间确实是业绩说了算,没有什么资格老不老一说。

公司里最能起纷争的就是业务部,因为业务员的业绩和薪资奖金,晋升挂钩,业务之间的竞争很是激烈,良性竞争自然无可厚非,但是要是为了一己之私,不惜损害公司利益,那就另当别论了。

如果将业务部门存在的问题处理好了,其他的问题就都相对好办了。

人在什么时候暴露自己的真实面目,当然是在涉及自身利益的紧要关头,俩人在摄像头后面观看,一目了然。

这不,业务一部第三组组长李惠清就在梗着脖子,和钱前较劲:“你哪个学校毕业的,赶紧唱票呀,站在那里墨迹什么?”

钱前又是扫了一圈,明明只有25人在开会,但是却出现了26票,肯定有人作弊,手里还有六张票,这可如何是好。

想了想,冲大家歉意的笑笑,又是走到王秘书身前站定,随手拿起一支笔,一张纸,画了几个简图给她看。

王秘书冰雪聪明,得知钱前想要表达的意思,心里也是大吃一惊,又看了一下她下面用图示表示的方案,定心思量,确实是眼下最好的办法,拿起笔,在那个方案旁写下“OK”.

众人无不诧异注目,这俩人在做什么,好像是在打哑语,难道是出了什么状况,李惠清忍不住又扯着嗓子喊道:“你们俩在搞什么?

摄像头后面的俩人也是疑惑,不知道俩人遇到了什么突发状况。

俩人默契的分开,钱前走回台上,继续唱票。

李惠清的心已经雀跃了,等她唱完最后一票,副主管的位置就非自己莫属了,满脸的欢喜之色。

“票唱完了,请大家过目。”钱前双手拿起空荡荡的盒子,给众人看。

王秘书眼里划过一丝错愕,又很快消失不见。

李惠清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可是瞪大眼睛一直紧盯着,那张票难道长上翅膀飞了不成,结结巴巴的问道:“这就唱完了?”

“完了。”钱前说完,又十分认真的将各个统计结果重列在一张纸上,给大家传阅。

不到半小时,有的人就从普通业务员的位置升到了组长的位置,更有的直接被选为主管,有人上去,就有人下来,也有人保持原位。

摄像头后面的两人对于这样的调动结果还是比较满意的,虽然仅凭这次投票调动不能一步到位,却也反映出了人心所向,好的开始就是成功的一半,俩人对于后面的“大刀阔斧”很有信心。

自己也没想到两张卡片居然紧粘在一起,看起来就像一张,于是一时迷了心窍,投了自己两票,没想到……

李惠清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让大家知道自己作弊,岂不是更糟,堆起一脸看似诚恳的笑容对以前只是自己的下属,如今却是自己直属上级的职员说声恭喜。

王秘书很是不解钱前究竟是扣下谁的票没有读,散了会,众人相继离去之后,王秘书特意让钱前留下来。

摄像头后面的人也不在幕后看了,直接从侧门进了会议室,一进门,就看见俩人在桌上摆卡片。

“你看,这张,还有我这的这张,明显是一个人的。”欧世轩走过去,就看见老婆从袖子里拿出一张卡片,指给王秘书看。

“原来如此,你怎么发现的,我在台下根本就没有看见你藏起这张。”王秘书好奇的问道。

余宽上前凑过来一看,只见两张卡片上都写着李惠清,可以说一个半字都是一样的字迹,大概是这人写到惠的心字底的时候才察觉什么,临时改变习惯,清字写得别别扭扭,和前面两个看起来也不是一个人写的。

“原来是他,就算他有三条命,也保不住了。”余宽在一旁感慨道。

“用魔术了?”欧世轩拿起一张满是简图的纸,当下明了之前她和王秘书打哑语所为何事,又看到她刚才从袖子里拿出那张作弊的投票,不禁钦佩她的聪明机智,可是又想起俩人之前玩牌,难道?

“你看出来了?”钱前不敢相信的看着他,该不会别人也看到了吧。

“没有。”欧世轩知道她在担心什么,心里又有些不服气,睨了她一眼说道。

钱前心虚的低下头,拿起文件,就想溜之大吉,却被他一下子拽了回去。

“回家再和你算账。”他温热的气息在耳机萦绕,语气里满是霸道却又不失温柔,音量不够大,却足以让她清楚听到。

钱前红了脸,几乎是小跑着出了会议室。

欧世轩看着她落荒而逃,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糊涂,简单交代一句,悠着步子走了出去

王秘书不由自主的看向余宽,他的脸上满是揶揄,难道总裁和钱特助之间真的?。

“他们结婚了,你懂的。”余宽见主角都走了,简短的解释。

王秘书了然,笑了笑,原来如此,难怪总裁看钱特助的眼神那么温柔。

想着这次整顿势必引起公司的轰动,再想想后面的任务,余宽朝王秘书点了点头,先行离去。

王秘书拿着文件的手一紧,这个人永远都不会多看自己一眼,除了工作上的深厚信赖,关心支持,再无其他。

他不是一块冰,却比冰块还要冷漠,就算是千年寒冰,自己这么多年的执着和坚持也该把他捂热了吧,叹息一声,又恢复了一贯的沉稳冷静。

余宽不是没有听到身后那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只是自己心有所属,只能辜负她的一往情深了,脚步顿了一下,就又朝前走去。

……本章完结,下一章“怀孕”↓↓↓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