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65章:旁敲侧击——防人之心不可无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65章旁敲侧击——防人之心不可无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吃完饭,钱前直接回卧室了。

想起饭桌上吴姨几次欲言又止,欧世轩跟进厨房,恭敬的喊了一声:“吴姨。”

吴姨显然被突然冒出的声音吓了一大跳,回过神来,慈爱问道:“少爷,你有事?”

“吴姨,您是长辈,今天回来太着急,说话有点冲,您别生气。”欧世轩想想吴姨和妈妈年岁差不多,自己当时急于知道老婆去哪了,急急火火的,语气有点急躁,心里很是过意不去。

“这孩子,阿姨怎么会生气,前前大着肚子去泡温泉,确实不安全,以后阿姨会尽心的。”吴姨心里一暖,都说有钱人家的少爷嚣张跋扈,可是眼前这个却是没有一点架子,说话彬彬有礼,设身处地的为自己着想,雇了司机帮自己买菜不说,自己有事请假也从不扣工钱,自己虽然是个帮佣,却也不感到卑微。

“少爷,有句话我也不知道该说不该说,前前她现在身子重,你可别瞎折腾,累坏她,以后日子长着呢……”

吴姨几句话可谓意味深远,欧世轩像个被训的大男孩,勾起嘴角,窘迫的用手扶了扶额,又无害的笑笑,出了厨房。

卧房里,钱前正在整理买回来的小饰品,看他脸色奇怪的进了屋,停下手里的动作,定定的看他。

“累吗?老婆。”欧世轩走到床边,紧拥着她,下巴不停地磨蹭她的脸蛋儿。

一阵阵酥痒难耐,钱前轻轻推开他:“干嘛像个猫咪一样蹭来蹭去的,好痒。”

“给你按摩吧,刚才要太多,累坏你了。”欧世轩想起激情时她身上也是布满汗珠,都是自己的老二一见老婆就反应的厉害。

“不要,我给你按摩吧,就当减肥了。”钱前的小手也捏向了他的肩头,力度恰好的揉nīe着。

“乖徒弟,力道把握的越来越好了。”欧世轩享受的闭了眼,不忘夸赞一番。

的确开始的时候自己心疼她工作累,就学了按摩,她吵着闹着要自己教,还不忘拿自己练习,不是用力过大,就是轻弱无力,现在专业的很。

不过,享受归享受,自然不能让老婆该自己服务,欧世轩握住她的小手,调整了姿势。

“我给你按摩会儿,待会乖乖睡觉。”

“不,我现在睡不着,今天早晨起得也很晚的。”钱前一点困意也没有,心里还惦记着那个并购案,根本就没打算睡觉。

“老婆,乖,宝宝也困了呢。”欧世轩亲亲她的脸颊,诱哄着。

“不许熬太晚,等生了宝宝,我要替你多分担一些。”钱前知道他还要去书房忙工作上的事,乖乖的躺好。

掖好被角,又是在她光洁的额头上落下虔诚一吻,欧世轩关好门去了书房。

虽然现在还不知道寄那封匿名信的人有什么企图,唯一可以确定的是来者不善。

出卖商业机密,大都是为了钱,但是她是自己的老婆,当然不会做这样的事情,那么寄信人的目的就很值得考究。

欧世轩的眼眸幽深的犹如一潭湖水,深不可测。

如果对方只是为了拿下那条前景大好的生产线,在深知大禹的合作方案,出资数目的前提下,只要条件再优厚些,就不难拿下那家工厂。

之前也曾听老婆提及,工厂的职工起先意见不一致,很多反对并购,不是罢工,就是操着家伙在厂长办公室门口闹事。

后来得知大禹的附加条件,就是原有职工可以继续留下来工作,承诺薪水也好过之前很多,又纷纷变了立场,举手赞成。

可见很多事情都是利益使然。

如果为了利益,寄信方直接和工厂洽谈,多拿点人民币便是。如今却以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公司出了内贼,而这个内贼还不是别人,是自己深爱的老婆,是自己深信不疑的枕边人。

如此看来,寄信人的目的就有点昭昭然了,挑拨夫妻关系。

脑海里迅速浮现一张美艳的脸,却又立刻否认,她虽然对自己心存遐想,但是根本就没机会接触这个并购案,自然也就不知道这详尽的并购数字。

忽然想起那天,欧世轩身上打了一个机灵,立刻开始翻找桌上的文件,果不其然,在一堆文件中找到了有关并购案的初稿,算算日子,瞬间了然,只是这个认知并没有让他轻松半点,却更是担忧沉重。

人心隔肚皮,还真是想不到,可是这究竟是为什么呢?

如果他真的有狼子野心,为什么以前没有动手,那时他虽然不是一手遮天,却是机会颇多,如今这般费尽心思,处心积虑又是为何?不过她还真是上心,为了他可以抛开生命里另一种同样珍贵的情分。

想着想着,眼神不由玄黑了不少,看来得找个机会给老婆上一课。

又是处理了几个文件,欧世轩关了灯,轻手轻脚回到卧室。

床上的人儿睡得香甜,嘴角还挂着甜甜的笑,估计又做什么美梦了吧。

轻轻的躺下去,从身后紧紧拥住姣小的人儿,淡淡的体香席卷开来,欧世轩贪婪的嗅了嗅,沉沉睡去。

睡得早,醒的也早,第二天钱前醒来的时候某人还在熟睡。

此时的他就像个孩子一样,卸下了工作时的认真和严肃,睫毛长长的,竟然比一般女孩子的还要长,还要好看,硬挺的鼻梁,薄薄的唇,刀削般的脸,完美的五官竟然比当红男星还好看。

钱前不由的看的痴了。

“看够了吗?你老公很养眼吧。”性感慵懒的男声响起,他就那样支着手臂,好整以暇的看着她。

“少臭美了,哪有好看,胡子拉茬的,又老又丑。”钱前收回视线,口是心非的说道。

“老婆,你优点很多,就是这点不好,表里不一,明明喜欢的不得了,还死不承认。”欧世轩捏捏她的鼻尖。

“好了,该起床了,再不起就要迟到了。”钱前发现某人现在特能赖床,自己不起,他坚决不起,想着还有要事去办,赶紧扯过他身上的被子,催他起床。

“老婆,你很黄很暴力。”欧世轩笑的很是奸诈。

钱前只觉得自己的一世英名从遇上他就给毁了,将被子甩给他,下床收拾打理自己。

俩人一如既往的乘同一辆车去上班,又刻意避开进办公楼的时间。

匿名信的事情确实让人烦恼,没有办法的办法就是和对方再交涉,看看还有没有继续谈判的重要性,只是让钱前想不到的是临下车的时候,他突然捧起自己的脸,认认真真,一字一顿的说道:“防人之心不可无。”

钱前还想追问,他却只是高深莫测的笑了笑,然后幽幽说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你懂的。”

钱前不由的就凝了美眸,得知他言语的深意,不由的就打了一个哆嗦。

不会吧,不管怎样,没有真凭实据,自然不能乱定罪,只是自古以来,就有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的说法。

一时之间,觉得心乱不已,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真的很难接受。

欧世轩知道她一时半会难以消化这样的事实,只是知道总比不知道要好,单纯善良,美好纯洁如她,如果不提醒,被人家卖了还在傻傻的给人家数钱呢,只是想到她会为此受伤难过,就又心疼不已。

……本章完结,下一章“晴天霹雳”↓↓↓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