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67章:幼稚的彻底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67章幼稚的彻底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吴姨已经做好饭了,却迟迟不见少爷回来,又是将菜热了一遍,热心的招呼道:“前前,饭菜我又热了一下,你先吃吧,孕妇饿着肚子哪成呀。”

钱前又是往门外望了望,人还是没有回来,也不知道怎么了,打手机也没人接,心里七上八下的。

“前前,说不定少爷有啥应酬呢,你就别等了,你这一等,宝宝也跟着挨饿。”

钱前想着这可不行,当下拿了筷子坐下来吃饭,只是这一顿饭都吃完了,某人还是没有回来。

钱前回到卧室,拿了一本书,随意翻着,心思却飞到迟迟未归的某人那里。

孕妇本来就嗜睡,等到十一点,钱前实在熬不下去了,发了条短信给他就先睡下了。

睡的迷迷糊糊中,感觉身边的床一下子凹了下去,一股浓烈刺激的酒味扑鼻而来

钱前一下子从梦中惊醒,借着昏黄的床头灯,就看见他醉醺醺的横在床上。

那次王伟结婚,他喝了那么多酒,钱前知道他酒量不是一般的好,但是因为自己不喜欢闻酒味烟味,他慢慢戒了酒,忌了烟,之后哪怕有应酬也都是以茶代酒。

细细想来,还从来没有见到他烂醉如泥的样子,钱前翻身下了床,轻轻脱掉他的鞋子,又是去冲了热茶水。

端了杯子回来,就见他居然侧睡着,眼看着就要掉下床,钱前吃力的往里推了推他。取了一盆热水,拿了热毛巾,给他擦脸。

他迷迷糊糊的嘟囔了一句什么,钱前没有听清楚,只是看他酩酊大醉,又是这么晚回来,心里就一阵心疼紧张,喝这么多,该不会是自己开车回来的吧。

因为燥热,床上的他不安分的拉扯着领带,钱前连忙放下毛巾,小心翼翼的给他解开领带,脱下衣服。

他出了不少汗,身上汗涔涔的,酒味夹杂着汗味,钱前又换了一盆热水,给他擦拭好身子,已经累的出了一身汗。

看他唇干的不像样,又是抱着他的头,喂了一些茶水,看他昏沉睡去,这才顾得上拿毛巾擦了擦自己额头的汗珠。

一晚上的折腾,钱前没怎么睡好,一早起来发现自己居然带着黑眼圈,再看看某人,还沉沉的睡着。

喝酒伤身,知道他有时候胃不舒服,钱前让吴姨熬了小米粥。

欧世轩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了,头疼欲裂,又想起昨日种种,只觉得心口某个位置抽搐了一下,有些生疼。

“你醒啦。昨天怎么会喝那么多酒,醉的不像样子,担心死我了。”钱前拿了干净的衬衣西装折回,就看见某人一个大字形状躺在大床上。

她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脸上带着柔美的笑容,黑眼圈仿佛也在控诉自己昨晚折腾的她没有睡好。

欧世轩想起迷迷糊糊中中她的小脸在自己眼前飘过,好像一直在擦拭自己的身子,还喂自己喝茶水,动了动唇,想要说些什么,却又觉得口干舌燥,或者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一瞬不瞬的看着这个再熟悉不过的女人,喉结滚动着,却是一个音符也没有发出。

“老公,喝酒烧坏脑子啦,怎么这么看着我,我是前前,你老婆,拜托啦,醒醒酒,起来洗漱一下,喝点粥吧,昨天喝那么多酒,胃岂不是难受死了。”钱前走到床前,想要拉他起来。

“别动。”短短的两个字没有一点情绪,他说完甚至故意别过脸去,想要忽略掉她眼里的关心和担忧。

“那你再睡会,我打电话给王秘书,有事就推到下午。”钱前心想他是累坏了,自己还一个劲儿催他起来,真是不够体谅,懊恼的吐吐舌头,把自己腹诽了一遍。

“前前,少爷还没起来吗,昨晚好像喝了很多酒,你们没有闹别扭吧。”吴姨想着昨晚少爷回来时候的情形,小心翼翼的问道。

钱前摇了摇头,俩人最近感情很好,没有闹别扭呀。

想着他在家休息,自己不能也待在家里,万一公司那边忙不开,于是吃完饭就让小陈送自己去公司,只是叮嘱吴姨一定要监督他吃早点。

钱前上午一直在忙,却也去隔壁房间看了几次,他还没有来,又是打电话给家里,吴姨说他已经出门了。

觉得怪怪的,钱前连忙拨打了他的手机,半晌,才被接起。

“世轩,你在哪呢,好点没?”钱前急急的问道。

电话那头却没有一点回应,唯有轻轻的呼吸声提醒着钱前电话没有挂掉。

“你怎么了,感觉怪怪的。”钱前心了一紧,他是遇上什么事了吗?

“我现在有事,先挂了。”欧世轩看见一抹高挑的身影走来,简单一句,挂了电话。

金华想不到他会打电话给自己,更想不到他亲自过来问那件事。心里有些拿不准,或许自己不该将那件事告诉妈妈的,毕竟她和伯母两人无话不谈,伯母肯定会把这件事告诉他。

只是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尽管自己不愿意去干涉别人的家事,但是心里却也是为眼前的男人不甘。

年轻有为,有才有貌,人中龙,恐怕只要他勾勾小手指,就有无数女人愿意为他前仆后继吧,能为他生儿育女,那该是一种多么难得的幸运,可是为什么偏偏有人不这么想。

想必那个女人第一次是自作主张,拿掉他的孩子吧,不然今天他也不会约自己面谈此事。只是如今那个女人也是怀孕在身,不管是意外怀孕,还是心甘情愿,上次见到他们一起来感情也是很好,自己或者真的是多事了。

只是事到如今,也只能将自己知道的悉数告知。看着男人神色复杂的转身离去,金华没来由的一阵心疼,怎么会有这样的女人,她难道不知道自己何其幸运能够得到他的青睐。

心里无声叹息,这就是命。

欧世轩回到车里,长长吁了一口气,怎么也想不到她居然可以私自拿掉自己的骨肉,甚至都不知会一声,她善良纯真的外表下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心思,怎么可以这么狠心?自己自以为对她了如指掌,到头来居然被她瞒的严严实实,自己还真是幼稚的彻底。

……本章完结,下一章“给爱一条生路”↓↓↓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