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80章:绝不允许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80章绝不允许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闹钟响的一刹那,钱前也睡到自然醒了,伸个懒腰,起床快速洗漱了一下,换了轻便的运动装去晨跑。

欧世轩泊好车子,枕着双臂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思量。

明明想要见她的念头是从未有过的强烈,但是真正站在她住的别墅门外,才发现自己竟然找不出来见她的理由。

人流事件是误会,自己不但冤枉了她,还不顾她的解释逼她向金华道歉,冷落她讥诮她。

陌生人邮寄的日记复印件里,虽然她诉说的是满腹对一个背影的深沉眷恋,但那是在真正和自己交往之前,自己没有理由去苛责。

照片事件现在想起来更是滑稽可笑,她那时大着肚子,怎么可能去和别人亲热,照片上的她意乱情迷,但是不排除被下药的可能。

她的第一次给了自己,婚后虽然俩人亲热过无数次,但是她始终生涩紧致的就像是少不更事的少女,不谙情事的她正常情况下怎么会有那种迷乱的表情。

就算她消失那两天,真的是和她的初恋在一起,那个男人就算是再情动也不会在那种情况下强要她吧,她肚子里的孩子都五个多月了,爱她的人怎么会那样对她。

仔细想想,她消失了两天,回来之后失魂落魄,怎么也不像是去私会过老情人。

可是自己却被那几则日记和照片迷失了心智,昏了头脑,才会生出那么肮脏龌龊的想法,在她受委屈受伤害的时候,不但不信任她,言辞侮辱她,甚至还动手打了她,自己如今又有何脸面去见她。

虽然也很想问问清楚,很想问问她那两天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她究竟是受了多少委屈和折磨,也想问问她这三年过的怎么样?很想问问那个孩子后来怎样了,很想很想……

无数个问号盘亘在脑海里,心情是难以言说的复杂和沉重。

欧世轩不知道是经过了怎样一番思量和心里的激烈挣扎,推开车门下了车,朝木篱笆走去。

忽然一道靓丽的身影从眼前跑过,欧世轩就像是被施了定身法,再也动弹不得。

她穿着一身天蓝色运动装,纯白的运动鞋在跑步。她乌黑浓密的俏丽短发飞扬着美好的弧度,一枚耳钉在晨光照射下熠熠生辉。

目光紧紧跟随着那抹身影,记忆回到三年前,她是那么爱睡懒觉,自己晨练回来她还像个猫腻一样窝在被窝里睡得香甜。

再后来自己坚持让她一起锻炼,她就开始撒娇耍赖,亲吻自己,拥抱自己,变着法子讨好自己,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答应不再坚持从被窝里把她抓起来去晨跑。

上学的时候就听英娜说她是睡神,后来一起,她也确实比一般人能睡,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看到她这么早的出来晨跑。

一圈,两圈,三圈……她跑了足足有20圈吧。粗略算来,也有几千米吧,欧世轩突然被这个数字吓了一跳。

三年多不见,她似乎还是记忆中那个熟悉的她,可是她似乎又变了很多。

曾经她说她最讨厌上体育课了,最讨厌跑步了,如今却能一口气坚持跑几千米,猛然想起她以前最讨厌吃西餐了,嫌麻烦,上次饭店见她,全然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她变了,她不再是三年前的那个她了。

五千米跑下来,钱前已经累的气喘吁吁了,额头上也渗出了汗珠,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轻轻擦拭了一下,无意中一回头,发现伫立在木篱笆外的那道身影,整个人倏地一僵。

俩人的目光在空气中碰了个正着,欧世轩只觉得她那一眼让自己无法遁形,轻轻拉开篱笆门,走了进来。

“欧总,别来无恙。”就在欧世轩费尽心思,寻思着要怎么开场白的时候,一道温婉的女声传来,让他再也无法故作镇定。

曾经无数个不眠的夜里,无数次想象有朝一日,俩人或许会在茫茫人海相遇,自己或者可以潇洒的笑着和她打招呼,哪怕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别的他,自己依旧可以大方的祝福他们幸福长久,可是那天看见她和石油大王同车离去,自己才知道之前的想法纯粹是自欺欺人。

迟疑之际,就见她大方的伸出手来,一如记忆中的那个小手,柔柔的,软软的,干干净净的,没有指甲油的渲染,却是十分好看。

欧世轩几乎是颤抖着着伸出手去,触及到她的无名指,手指一僵,当初自己亲自给她戴上的那枚她走的时候放在了梳妆台上,如今这枚……

欧世轩的心口那里“喳”的一下子疼的要命,一向俊朗的面容也有一点扭曲,拼命的想要抓住些什么,刚刚触及那只牵过无数次,抚摸过无数次的手,甚至来不及体会那久违的温度,就觉得手里一空。

她已经收回手去,脸上带着淡淡的笑。近距离看她,她比以前稍胖了一些,脸蛋稍微有些圆润,当初的稚嫩青涩不见,时光的流走,岁月的积淀,成就了现在知性温婉的她。

她不再是随意扎个马尾巴,时尚的短发出奇的适合她的脸型,让她浑身上下散发着一种干练和帅气。

偏偏她又笑着,笑的是那么美好,竟然让人觉不出那种短发女人给人的生冷和孤傲。

这样的她是欧世轩从未见过的,一直知道她美,美的不得了,是那种不刻意装扮就很养眼的那种,却从没有想过离开自己之后,她会变的更美,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

如果说三年以前的她,美的灵动,美的朝气,那么现在的她,美的温婉,美的柔美,看到她,就觉得很安心,很温暖,很想抱在怀里,紧紧拥着。

欧世轩这么想着,也这么做了,只是没有预料中的温暖,还未靠近,伸出的手还未触及她的肩膀,就见她倏的跳的很远。

“对不起。”欧世轩讪讪的收回双手,自嘲的勾了勾嘴角,事到如今,自己还有什么资格亲近她。

曾经,她的手只准自己牵,她的唇只有自己可以碰,她的一切的一切都属于自己,完完全全,是自己一时昏了头,硬生生将她推离。

如今,她在为了另外一个男人守身如玉吧,可是一想到那个人,就又莫名的担心,哪怕自己再也没有资格守护她,也绝不允许他再染指她。

她值得更好的,而不是和另外一个女人去分享一个男人,哪怕这个男人是人中龙也不行。

……本章完结,下一章“该死的嫉妒那个男人”↓↓↓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