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85章:话说当年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85章话说当年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钱前在小衡头上摸了摸,脱下外套,戴上围裙,进厨房帮忙。

邓薇见钱前来了,开心的不得了,打开了话匣子,说个没完没了,结果把盐当味精放汤里了,难为情的冲钱前笑笑:“还是你来吧,呵呵,我实在是太笨了。”

“好,我来做宝贝们最爱喝的牛腩汤。”钱前倒掉汤,娴熟的开始熬汤。

“前前,伍易恒现在是不是胖成猪了,有你这个顶级厨师在,他可是有口福了。”邓薇的语气里故意冒着酸味。

“那你的口福?”钱前回头看了邓薇一眼,眼睛里是红果果的警告。

“信号收到,我再也不胡说霸道了,不要再瞪我了,我好怕怕哟。”邓薇很夸张的抱着肩头,可怜兮兮的看着钱前。

一顿饭,吃的热热闹闹,其乐融融,邓薇忽然就想,如果一辈子这么过下去,也不错。

可是想起前几天钱前打电话告诉自己接小衡一起过周末,因为那个男人来了,升腾起来的喜悦就稍稍有了一些苦涩,更多的是不舍。

或许,不久以后,钱前就要和那个男人回国了,虽然她在法国事业有成,虽然那个男人曾经将她伤得那么彻底,但是她的心似乎……

在邓薇家过了周末,钱前开车回了别墅,想不到三年多没有见面的世鑫居然大着肚子等在门口。

钱前停了车子,急急跑到世鑫跟前。

“嫂子,你可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搬了地方,再也不回来了。”

世鑫从爷爷那里得知了钱前现在的住所,吃了早饭就打车赶来了,却发现门锁着,一等就等了好几个小时。

“先进屋再说。”钱前开了门,小心翼翼的扶着世鑫进了屋。

世鑫已经怀孕三个多月了,身子重,又站了这么久,坐到沙发上,才发现自己腿酸的要命。

钱前接了一杯热水,放到世鑫面前的茶几上,听到她饿得肚子咕咕叫,心疼不已。

她也是千金大小姐,自己和她也就是一年多的姑嫂情分,虽然情同姐妹,但是当初就连一向拿自己当亲生女热看待的婆婆都不再信任自己,更何况现在自己已经不是她的嫂子,而她居然不顾怀有身孕,大老远的来找自己,刚刚扶她的时候,她的腿看起来都麻了,大概等太长时间了,嘴唇也有点干。

钱前眼眶一热,眼泪险些没有掉下来,扭转身去,逼回眼泪:“世鑫,你先坐会,我去做饭。”

“嫂子,你先歇会再做,我不饿。”世鑫刚一说完,肚子不争气的又是咕咕响起,难为情的笑笑,不再说什么。

钱前奔进厨房,一通忙乎。

世鑫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缓过劲儿来,跟进厨房。

记忆中比自己年长几岁的嫂子穿着围裙,娴熟的切着菜,典型的贤妻良母,她回头一笑,笑容暖暖的,暖到人的心坎里。

世鑫倚在门框上,突然就很难过。

嫂子和哥哥当年爱的那么深那么重,谁也想不到一分开就是长达三年之久。

“世鑫,你出去吧,厨房里油烟大。”钱前切好菜,刚准备炒,想到什么,又是说道。

“嗯,知道了,嫂子。”世鑫乖巧的应了一声,回了客厅。

钱前呢喃着,世鑫还在一口一个嫂子的叫自己,三年多不见,她并没有变生分,那声“嫂子”叫的自自然然,就仿佛回到以前。

世鑫静静的坐在客厅里,心里有无数个问号。进来的时候就发现门口有一双男士拖鞋,嫂子她再婚了吗?

钱前摆好碗筷,招呼世鑫去餐厅的时候,发现她怔怔的盯着门口发愣。

“嫂子,你,你是不是结婚了?”世鑫收回视线,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有。饿坏了吧,先吃饭吧。”钱前轻轻拍拍世鑫的肩膀,拉着她进了餐厅。

世鑫紧张的心松了口气,哥哥应该还有机会吧。

简单的一菜一汤,土豆鸡块,番茄鸡蛋羹,却依旧是自己最爱的味道,一顿饭世鑫吃的很餍足。

“嫂子,当年你和哥到底是为什么呀?哥从来都不说,你走了以后,谁要是敢提你他就和谁急。”世鑫拉着钱前,急急的问道。

钱前只觉的心口一阵泛酸,然后就是紧揪着疼痛不已。

原来自己在他那里成了禁忌,想必他怨恨了自己很长很长一段时间吧。

“嫂子,嫂子。”世鑫看见嫂子一副失神的样子,又是连喊了两声。

记忆像是洪水冲了闸门,一下子回到三年以前。

“那年,你哥有一晚突然就闹脾气,我不知道哪里做错了,哪里惹他不高兴了,好端端的他就不搭理我了,说话也阴阳怪气的。

后来他甩给我一份人流报告,上面的名字是我的,身份证号也是我的,可是我压根就没有去做过那种手术,但是他不信我,妈妈也不信我。

后来我知道是金华给你哥那些资料,说实话,我对她的做法并不满意,她搞错了,她冤枉了我,可是我更看重的是你哥怎么想。

那次三人一起吃饭,你哥去取车,我告诫她要搞清楚事情真相,不要闲来无事大嘴巴。现在想来,那时她也开始怀疑自己了,就拉着我追问。你哥看见我和她拉扯在一起,以为我说了什么难听的话,让我给她道歉,我彻底懵了。

后来爸妈也赶到医院,那时我才知道,就连妈妈也不相信我。

这之后我和你哥之间就有了裂痕,生活也不再平静,我们争吵不休,我们冷战不语。

那时的我爱着他,相信他,虽然不冷静的时候动摇过,担心他的爱不能长久,却也是满心期待着和他解开误会,好好过日子。

可是因为那件事他对我封了心,疏远我,冷落我,言语奚落我,侮辱我。

我很心痛,很无奈,可是偏偏就是爱他,就是爱他,哪怕他对我不再呵护有加,对我不再和言细语。

“哥怎么会这样,还有妈妈也是。怎么可以听信外人的话,那个金华对哥哥有私心,自然是巴不得你们不好,哥可真糊涂。”世鑫怎么也不敢相信哥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居然相信那种鬼单据,打死自己也不相信,嫂子会做人流。

“嫂子,那你和哥哥就是因为那件事离婚的吗?难怪妈妈自怨自艾,后悔的不得了。”世鑫紧拉住钱前的手,又是追问道。

“我心情不好,舒蕾周末约我一起吃饭唱歌,我就去了。在家里你哥也不理我,心里烦的不得了,想着出去散散心也好。

唱歌之后又和姐姐见了面,后来她帮我拦了车回家。

因为有点累,在车上就眯了那么一会儿,意外就发生了。

那个司机越开越快,越开越快,我怎么喊他都不停车,我想报警,手机却被他一把夺过去,还关了机。

他凶神恶煞的下车来抓我,我想跑却怎么也跑不快,不知道是不是他打了我,整个人就晕了过去。

世鑫听的一颗心紧悬着,再看嫂子脸色越来越难看,死灰一般,额头渗出豆大的汗珠,嘴唇也颤抖着,整个人抖索不停,着急的一把搂住嫂子,哭喊着:“嫂子,别怕,世鑫在,嫂子,别怕。”

世鑫紧紧搂着钱前,一手轻轻的抚着她的后背,才发现她的衣服都湿透了。

三年来一直纠缠的噩梦让钱前再也抑制不住,嚎啕大哭,声音一抖一抖的,诉说着那个不堪的夜晚,整个人哆嗦的就像是秋风中的落叶。

“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床上,双眼被布蒙上了,手叫都被捆在一起。一个陌生男人的手粗暴的扯着我的衣服,上下其手,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应,那个恶魔般的男人发泄之后,另外一个……

钱前哭的泣不成声,指甲深深刺进肉里,渗出血来,世鑫太过震惊,太过恐惧,瞪大眼睛看着嫂子,大哭出声。

天杀的,究竟是什么人这么泯灭人心,连一个孕妇也不放过,世鑫看着嫂子哭着哭着,就昏了过去,疾呼救命。

伍易恒的车子刚进门,就听见房间里有哭声,冲进来一看,就见钱前昏倒在地上,一个女人抱着她在哭。

一把拉开陌生女人,将钱前抱到沙发上放好,打了急救电话。

钱前醒来的时候发现周围是刺目的白,伍易恒焦急的脸在眼前无限放大。

想起自己晕倒之前是在家里,世鑫也在,眼光又是朝四周探寻。

“放心,我派人送她回去了。”伍易恒轻轻握住她的手,温柔说道。

“谢谢你,易恒。”钱前边说边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医生说你老毛病又犯了,静养两天吧。”伍易恒精致的五官,满是担忧。

不知道她曾经发生过什么不测,她好像总是做噩梦,半夜里也经常听到她声嘶力竭的尖叫。

有好几次自己担心的想要破门而入,带她看医生。她却抱着布偶泪流满面的求自己陪她到客厅里坐坐。

记得刚带她回来的时候,她几乎每晚都在做噩梦,半夜里都会尖叫,有的佣人胆子小,没待几天就不干了。自己私底下找医生咨询,说是和她的经历有关。

再后来她似乎慢慢走出那个噩梦了,夜里也不再听到她喊破喉咙般的尖叫,精神状态也好了很多。

只是最近她似乎又睡得很不安神,好几次都见她顶着黑眼圈去上班。

伍易恒轻轻环住她的肩膀,又是拉好被子盖好,疼惜的说道:“有我在,不要怕,安心睡会吧。”

看到红肿着眼睛,由陌生男人送回来的妹妹,欧世轩想也不想就知道她一大早去哪了。

得知钱前昏倒进了医院,马不停蹄的赶来医院,顾不上喘气就和医护人员打听她的病房号。

刚要推门进去,看到里面温馨的一幕,心里百感交集,不知道伫立了多久,终究转身下了楼。

……本章完结,下一章“被视为仇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