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86章:被视为仇敌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86章被视为仇敌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钱前从小到大,虽然身体虽不算很强壮的那种,却也是健健康康的,从没有去过医院。

后来几次去医院也都是为了做孕检,虽然心里对医院这种死伤常见的地方心生恐惧,因为身边一直有那个人陪着,心里也着实安定不少。

再之后去医院却成了家常便饭,直到两年前身体恢复的差不多。

一觉醒来,就发现自己居然靠在伍易恒怀里睡着了,钱前慌的想要推开他,一抬头触及他满有深意的眼睛,急忙别过头去。

钱前睡了好几个小时,睡得很不安生,一会扯着伍易恒的衣领,一会又是拳打脚踢,泪水流了满面,鬓角的头发也打着绺儿,显得有些凌乱。

见她醒了,伍易恒艰难的抽出胳膊,之前被她抓了好几道,后来又当了几个小时的枕头,都有些麻木了。

俩人半天都没有开口,钱前终究是过意不去,抬头看他,猛然发现他的脸上有几道抓横,狐疑的瞪大眼睛。

“都是你的杰作,我这张倾国倾城的脸可是被你毁了,你可要对我负责。”伍易恒一把抓住钱前的手,在脸上轻轻摩挲着。

钱前心里有过一丝挣扎,最终任由他的大掌抓着自己的手,抚过那一道道抓痕。

两人无声对望,一个眼神里是说不出的温柔和眷恋,一个眼神里是说不出的歉然和感激。

在自己最无助最彷徨的时候,这个男人出现了,那个时候自己突然相信那句话。

当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会为你留一扇窗户。

那年自己无处可去,在小宾馆窝了几天,突然就有一种冲动,想要去西湖断桥看一看。

那时的自己以为是去告别,是去诀别什么,一天天,一次次的徘徊在断桥之上。

到后来,才发现是自己内心深处的一丝执念,只因为他曾经的QQ昵称是许仙,给自己的取名为白娘子。

直到现在,自己都不清楚他为什么会取这两个名字,或许这辈子都不得而知。

在西湖待了一周,原本打算第二天就离开的,却没想到所在的宾馆当晚发生火灾。

因为当时得了严重的感冒,鼻子不透气,起火的房间就在隔壁,浑然不知浓烈的烟火味。

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披了衣服在窗前站着,就看见几辆消防车疾驰而来,似乎就停到了宾馆楼下。

心里一慌,打开窗子看过去,就见消防队员往楼里冲进来。

本就没有带多少东西,换好鞋子,就往外跑,却发现楼道里堵满了人。

隔壁的房间烟火一片,夹杂着哭喊声,想要朝前走,却怎么也走不前去,还被后面的人狠狠推了一把,整个人就朝那间着火的屋子扑了进去。

眼前火光一片,脸上火辣辣的,伸手摸去,才发现头发居然着火了,前所未有的恐惧和绝望袭来,只想着这辈子是怕是走到尽头了,就这样委委屈屈的莫名被火烧死。

忽然身后一股强大的力道拉住自己,模糊中有一个人抱起了自己,朝外奔去,楼道里早已乱成一团,那人一边大吼一边抱着自己往前跑。

这番折腾动了胎气,肚子疼得厉害,那人将自己送到医院,

自己醒来的时候发现那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居然握着自己的手在哭。

后来才知道他深爱的女人,因为怀了他的孩子,发生意外动了胎气,不幸死于医院。

想必那时他是触景伤情,想到之前的痛苦过往,才会在自己这个陌生女人面前黯然泪下。

“不要再想那些不愉快的事了,你看你,眼睛肿的和核桃一样,还要哭,再哭我就不要你了,你知道我很挑剔的,一般人看不上的。”伍易恒将她的小手放到嘴边,轻啄了一下,伸出手,用食指的指腹轻轻擦过她温热的眼泪。

这时门外有人敲门,伍易恒应了一声,看见来人,脸色却是一紧,不悦的皱了皱眉:“你来做什么?”

“易恒,你说我来做什么?当然是看看我未来的弟妹是否安好?”

来人正是伍易恒的大嫂金智秀,扭着腰身,妩媚一笑,就朝钱前的病床赶去,看上去热络极了,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弟妹呀,上次见你好端端的,这一下子是怎么了,病歪歪的,脸色也不好。”

说着还伸出手摸向钱前的脸,钱前本能的闪过了,这个女人的厉害她是见过的,说她笑里藏刀也不为过,上次美名其曰来看自己,结果弄的自己险些从楼梯上摔下去。

刚想着要怎么开口,就见一旁的伍易恒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用力一甩,她整个人就撞到墙上。

“收起你的虚情假意,上次的事我还没有找你算账,你要是再敢对她们母子动歪脑筋,我找人要了你的命,你信不信。”伍易恒一向温润的脸骤然阴霾,冲着哎呦尖叫的金智秀吼道。

“易恒,饭可以乱吃,话不可以乱说,你凭什么污蔑我,全家上下,谁不知道钱前是你的新欢,早晚都要过门的,我们将来也是妯娌,好歹也是一家人,我作为大嫂,对他们好还来不及呢,又怎么会有别的心思。”

金智秀摸了摸自己的硅胶鼻子,没有掉下来,放了心,看着伍易恒媚笑着说道。

“那好,谢谢大嫂的好心好意,不送。”伍易恒知道这个女人不到黄河不死心,也懒得和她啰嗦,恭敬有礼的指着门口的方向。

金智秀讪讪一笑,扭着腰身就要朝门口走去,忽又想到什么,甜腻的说道:“钱前,那嫂子先走了,有时间再来看你。”

钱前握着被子的手一紧,这个女人不善的眼神让她看起来美艳的脸扭曲了几分,不知道又在憋着什么坏呢。

“前前,对不起,她……”伍易恒的语气里满是愧疚。

“没关系,我不会放在心上的。”钱前心里明白那个女人对自己怀有敌意就是怕自己会嫁给易恒,更怕小衡会继承庞大的家族事业,殊不知自己从来有没有这种奢念。

纷纷扰扰太多,不如一份和谐安静。

……本章完结,下一章“越来越远”↓↓↓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