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92章:心疼她的心疼,难过她的难过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92章心疼她的心疼,难过她的难过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路不好走,到家的时候天都快黑了,车子刚一停好,钱前就一把推开车门,冲了下去。

欧世轩只觉得她把自己当成了病毒,迫不及待的想着离自己远远的,一下子肺都炸开了。

小衡起先还兴奋的不得了,看着路上的东西不停的问这问那,后来过了新鲜劲儿,纠缠着钱爸爸讲故事,结果听着听着就睡着了。

钱前气冲冲的走了几步,想到小衡还在车上,忙又折了回来,一抬头,就看见某人抱着小衡走过来,烦躁的一跺脚,朝里走去。

“你们慢点走,多久没回来了,路生,站那等着我。”钱爸爸不放心的说道,又是一路小跑着赶去开门。

钱前着急的上前扶住爸爸:“爸,别跑了,都这么黑了,不差这一会。”

“小衡刚睡着了,还出汗了,夜里风凉。”钱爸爸开了门,按了电灯开关。

房间一下子亮堂起来,欧世轩抱着小衡,看着俩人,不知道放哪好。

“世轩,先放沙发上吧,我去拿条毯子出来。”钱爸爸急忙忙拿了一条毯子,盖在小衡身上。

“前,别愣着,去楼上把灯全打开,被子你妈都拆洗过的,在柜子里,拿出来铺上,小衡在沙发上睡不舒服。”钱爸爸看女儿站着出神,又是喊道。

“爸,知道了。”钱前应声上了楼,脸上一片潮湿,这个家,这个温暖的家,已经三年多没回来了。

“爸,妈呢?”欧世轩想着岳母这么久了没见前前,按理说该在家呀。

“你妈在西村,你外婆过世了,有些远道亲戚来了,大小事走不开。”钱爸爸倒了一杯热水,递给欧世轩。

“爸,您先歇会,我不渴。”欧世轩不由的就瞟向楼上,心疼的厉害,没有见到外婆最后一面,她心里得多难受,如果不是自己当年误会她,逼她离婚,她又怎么会跑去法国?

这里有抚养她想念他的外婆小姨,有视她为珍宝的岳父岳母,有她活泼可爱,亲近的姨妹亲戚,有她从小到大的玩伴,有她美好的回忆,如果不是自己伤害她,逼迫她,伤她至深,她又怎么舍得离开家人远走他乡?

“爸,对不起,我让您和妈失望了,让前前伤心了。”欧世轩看着岳父两鬓的白发比上次见面又多了不少,愧疚难当,哑着嗓子说道。

“哎,前前个性强,脾气也犟,有时候还认死扣,你敬她一尺,她会敬你一丈,但是要是你惹着她,触了她的底儿,她可就没那么好说话喽,她不吵你,也不骂你,她会躲的你远远的。”钱爸爸看了看欧世轩,又往楼上看了看说道。

欧世轩看着钱爸爸,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钱前走后,自己不止一次来找过二老。起先是气势汹汹的兴师问罪,后来是满心愧疚的恳求二老告诉自己她的下落,再后来就是出差到北京的时候过来探望探望。

不管自己说过多难听的话,耍过多少次的横,二老从来没有对自己说过什么过分的话。

他们朴实憨厚,说话也不拐弯抹角,句句实在,句句说到人心里去,倒是自己曾经像个泼皮无赖,扬言不交出钱前,自己就住在这里不走了,现在想来,真是惭愧。

可是二老却一如既往,哪怕后来自己告诉他们俩人已经离婚了,每次来,他们依旧是一通张罗,生怕自己吃不惯,住不惯。

每当心情极度压抑,临近崩溃,再也无法用工作麻痹自己的时候,就会忙里偷闲来这儿住上一两天。

陪岳父下下棋,陪岳母聊聊天,或者是什么也不说,就是坐着听外婆唠叨唠叨前前小时候调皮捣蛋的那些事,就觉得她一直在自己身边,仿佛从来没有离开过,心情也会好上大半。

想起这些,欧世轩满心感激,看着岳父鬓角的白发分明,又是一阵心酸,这些年,他和父亲都有了白发,而这些除了岁月催人老之外,更主要的是因为过的不开心,而这些都源于自己。

“爸,我先抱小衡上去。”欧世轩眼尖的瞥见楼梯上的身影,

一边去抱小衡一边说。

钱前看见爸爸红着眼眶,不知道俩人刚才说了什么,看他径自抱着小衡上楼,默了默,终究什么也没说,跟着转身上了楼。

欧世轩除了逗着小英娜玩过,哪里照顾过小孩,看起来笨手笨脚却又小心翼翼的将小衡放到床上之后,弯下身子脱掉小衡的鞋子,码号放到一边。

又是拉过被子盖好,仔细的掖了掖被角,小家伙嘟哝了一下小嘴,翻了个身,睡得香甜,欧世轩不由自主的俯身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站在床前又是端详了好长时间,这才不舍的移开视线,一转身,就见钱前别扭的侧过头去。

见他朝自己走过来,钱前快速闪到一边,他的气息近在咫尺,逗留了片刻,而后消失于门口不见。

钱前轻松了一口气,坐在床前,看着酷似他的儿子,只觉得人的一生有太多的身不由己,有太多的出人意料。

“世轩,你先歇会,我去做饭。”钱爸爸交代一声就进了厨房。

“爸,我来吧,您累一天了,去歇会吧,她在楼上陪着小衡,你们这么久不见面,有好多话要说吧。”欧世轩跟进厨房,并将钱爸爸扶到客厅坐下。

钱爸爸视线一阵恍惚,也不再坚持,点了点头,朝楼上走去。

轻轻推开门进去,就看着宝贝女儿眼睛红肿的不像样,心疼的不行。

犹豫了半天,低声说道:“你外婆她以前太过劳累,百病缠身,苦撑了这么多年,也累了,就想睡一觉好好休息休息,所以呀,睡着睡着就走了,大家说这是她心善人好修来的福气,你就别太难过了,你外婆知道你惦记她,没白疼你就够了。”

“爸。”钱前哽咽着说不出话来,眼泪如掉了线的珠子,落个不停。

“爸知道你苦,这些年在外面不容易,有委屈憋在心里,怕我们担心,也不和我们说,想哭就哭吧,哭出来就好受了。”钱爸爸上前轻拍着钱前的肩膀,眼泪在眼眶里打转。

“爸。”钱前再也压抑不住,将头埋在爸爸的胸前,嚎啕大哭起来。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起守夜(上)”↓↓↓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