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194章:一起守夜(中)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194章一起守夜(中)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欧世轩阴郁的心似乎就好受了那么一点,至少她没完全忘记自己也是一道回来的,看着她眼睛通红,刻意扭着头不让自己看,又是心疼不已。

“就怕小衡他闹,你也知道……”钱爸爸犹豫着也不知道怎么往下说,外孙不喊女婿爸爸,却是一口一个坏叔叔,自己听着都难受,女婿心里就更别说了。

“妈咪,你要去哪儿?还穿了一身夜行衣,是要去当蝙蝠侠吗?”小衡见几个大人一直在说,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又是探进小脑袋,好奇的问道。

一句话让三人瞬间呆住,这孩子!

“妈咪今晚不在家,你老老实实上床睡觉,要是有事就,就喊他。”钱前蹲下身子,保持视线和小衡持平,轻声说道。

小衡不高兴,低下头不说话,嘴巴撅的老高,小手用力的绞着衣角。

“爸,要不我和前前过去,您在家照看小衡。”欧世轩看见儿子一百个不乐意,想了想说道。

钱前着急的开口:“不行。”

钱爸爸看了看两人,默了半晌:“前儿,要不让世轩先送你过去,你妈和世轩回来,我再过去。”

“爸,我不用他送,这样吧,我自己过去,小衡,听外公的话。”钱前丢下一句,亲了亲小衡就往外走。

“等等,我拿手电筒去,这么黑了,路不好走。”钱爸爸急忙去拿了手电筒出来。

“爸,给我吧,我和她一块儿过去。”欧世轩接过手电筒就要出门。

“世轩,她要是说什么,别往心里去,她心里委屈,这辈子我都没见她哭的这么厉害。”钱爸爸怕俩人路上也闹别扭,不放心的叮嘱。

“知道了爸。”欧世轩说完又看了看小衡,急忙奔了出去。

借着手电筒微弱的光,就看见前面一道黑影疾走,欧世轩跑了两步追上去,一把抓住钱前的手。

“你少跟着我,我不用你送。”钱前气急败坏的甩开他的手。

欧世轩却固执的抓紧了不放,还一下子揣进裤兜里,钱前怎么抽也抽不出来,气的直咬唇。

虽然拿着手电筒,不过好像是电不足,光线太暗,俩人深一脚浅一脚的,走着走着就撞到一块去了。

他有些清冽的气息在这漆黑的夜里,透着一股遥远的熟悉,内心一阵阵悸动,钱前逃也似的往一边闪去。

欧世轩感觉到她的小手心都有点湿re,大手有意无意的抚摸着。

“你,你放手。”钱前实在受不了了,他抓着自己的手不说,还不老实的摩挲着。

“我放,不,了,也不想放手。”欧世轩突然凑近,几乎是贴着钱前的耳朵,一字一句的说道。

“你离我远点。”钱前的耳朵一下子热了,还有一种酥痒。

欧世轩心情大好,就喜欢看她浑身带刺的样子,在飞机上她不理不睬,就算再怎么激她惹她,也不搭理自己,一忍再忍,忍无可忍了也是让儿子出马,还以为她变的逆来顺受了。

现在想来,呵呵,她似乎没变多少。

天微凉,街上的行人比平时要少,不过仍有闲得无聊在街上闲荡的小青年,经过俩人身旁的时候,突然就流里流气的吹起了口哨,更有大胆的晃动着手机,直接照过来,大声嚷嚷着:“哎呦,这是谁家的闺女,又是谁家的太子爷呀?亲亲热热的多带劲呀!”

钱前本能的就挡着眼睛偏过头去,欧世轩趁机一把将她搂紧怀里,幽幽说道:“哪个没长眼眉的,看见人家谈情说爱还不绕着走,没事凑什么热闹,难不成就好这口?”

“哟,还是外地人,模样还挺俊的。”有人又是操着乡音说道。

“眼睛看来还没瞎掉。”欧世轩挑了挑眉,声音也带了点愉悦。

钱前看他还搭上腔了,着急的小声说道:“别理他们。”

“哟,说悄悄话呢。”有人吹了吹口哨,有人又阴阳怪气的说道。

这一次欧世轩没搭腔,这几个小青年八成是闲疯了,搂着钱前就朝前走去,身后又是一片唏嘘声。

听到身后没了那些嘈杂声,钱前不满的喊道:“臭**,你便宜还没占够是不是?”

欧世轩先是一愣,忽的就委委屈屈的说道:“用完人就甩人,过河拆桥。”

钱前实在无语了,他在卖萌么,真是的,比起儿子来,他差远了,不但不可爱,还可恨,厌恶的冷哼了一声。

俩人别别扭扭的往西走,大老远的就听到敲鼓的吹打的声音,烧纸的时间差不多已经开始了吧,钱前摸了摸脸,脸上已是一片湿凉。

欧世轩默默从兜里拿出手帕,递了过去,钱前不接,他就摁住她的肩膀,亲自给她擦,动作看起来粗鲁,却又是温柔的,带着怜惜,带着心疼,带着愧疚。

钱前的外婆是一名基督徒,生前就一个劲儿的叮嘱办丧事不要铺张浪费,小打小闹就行了。

还说只要不像席老头那样,死了儿子连棺材也不给买,直接用草席卷着埋了就知足了。

更嘱咐不要花钱请鼓将班子,说是不喜欢吵吵闹闹,其实大家都知道她是怕浪费钱。

这年头,有钱人丧事当喜事办,大肆宴请,鼓将班子越来越吃香,价钱跟着也就一年比一年高。

只是子女们并不是基督徒,加上村子里原本的婚丧习俗,少不了人情世故。

虽然遵从老人的遗愿,邀请一些基督徒兄弟姐妹前来唱唱诗歌,送送行,不过老人家待人和善,与周围邻居相处甚好,人家好心前来烧送行纸,自然也就不能拒之门外,于是雇了本村的一个鼓将班子。

钱前好久没回家,很多亲戚并不认识她,欧世轩是女婿,俩人婚事也是在香港办的,没有在老家摆酒席,更是没几个人见过面,门口接迎的人先是一愣,上下打量:“你们是?”

“姨舅,我是前前呀。”钱前见姨舅没认出自己,着急的说道。

专管迎接的是钱前舅爷爷家的儿子,又是将钱前打量一番,激动的说道:“前呀,这么多年,变的舅舅都认不出来了,这是你对象吧,看上可真般配。”

说完扭过头去,冲着里面大喊了一声:“大姐,前前两口子回来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一起守夜(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