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200章:寻根究底(中)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200章寻根究底(中)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忽然门外响起敲门声,钱前狐疑的朝欧世轩看去。

“是小芳那个吃了雄心豹子胆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奴才。”欧世轩森森然的说道,白依云浑身都哆嗦不停,求助的眼光看着钱前。

欧世轩打开了门,看见小芳,一记响亮的耳光甩了出去。

小芳的脸上立马出现了明显的巴掌印,鼻孔登时流出血来,身体摇晃了半天才有站稳,刚才那一耳光打的她眼冒金星,找不到北了。

捂着脸杵了半天,才又畏畏缩缩的朝屋里看去,看见钱前就小跑着冲了进来,“扑腾”一声跪在钱前面前,头也如小鸡啄米一样不停的磕头。

欧世轩的那一巴掌太过迅速,钱前一下子目瞪口呆,此刻看见小芳不停的磕头,额头都渗出血来,急急忙忙喊道:“你别磕了。”

小芳又是磕了三个响头,这才仰头看着钱前:“二小姐,小芳对不住您,您要打要骂,小芳绝没有半句怨言。”

见钱前半天没有反应,小芳又是朝前跪了跪,眼泪扑簌簌掉个不停。

欧世轩注意到钱前小脸惨白,整个人静得出奇,眼睛却直直的盯着小芳,良久听到她用平淡的不能再平淡的声音响起:“说吧,前前后后,详详细细,一点也不落的说。”

兴许是从没有见到过如此清冷的钱前,白依云和小芳都吓的打颤,只有欧世轩心里清楚,她是真的怒了。

“二小姐,是我,是我冒你的名去做了人流,明知道这样可能会让你和欧先生发生误会,我却没法和你解释,因为,因为我怕夫人她告诉我爸妈,要是被爸爸知道我未婚先孕,我会被他活活打死的……”小芳说着说着又紧张的朝白依云瞟去。

见她没有阻拦,接着说道:“因为夫人说她的孩子是因为你的仇人才没了的,一直记恨在心,那次一起去泡温泉,夫人原本想让你吃螃蟹导致流产,你拒绝了,而我又一旁搭腔,夫人很不高兴,那晚让我找机会拍下二小姐的裸照,我下不了手。”

钱前默默的听着,一言不发,黯然的双眸泄露了她内心的不平静,欧世轩看着小芳的眼神冷得和冰块一样,有着想要杀人的怒光。

“往下说。”钱前只是抬了抬头,扫了一眼小芳。

“那天你和朋友唱歌出来,遇到夫人,她帮您拦了计程车,但是计程车是早先知会过的,所以没有将您送回家,而是将您带到郊区。”

小芳说着又看了看钱前,见她似乎没有多发反应,又是哆哆嗦嗦的往下说。

“您发现的及时,让司机停车,他不听,您想要报警,手机被他夺走,后来您趁他下车的间隙跳车逃跑,却被他一下子从后打晕。”

房间里除了小芳战战兢兢的声音,只有咚咚咚的心跳声,钱前急于知道那晚的真相,却又害怕真相拆穿的那一刻,整个人更加安静,只是嘴唇咬的都渗出血来。

“那个司机是我的表哥,他用布蒙了你的双眼,捆了你的手脚,丢到了他落脚的宿舍。我和夫人……”

小芳抖的像是秋风中的树叶,想着那晚,牙齿都在打颤,额头出了一身冷汗,再也不敢往下说。

“我本来只是让你吓吓钱前,可是你明知你表哥原本就是个**混混,却还让他参与此事。果不其然,他起了色心,当着你的面对钱前毛手毛脚,要不是钱前险些咬舌自尽,他怕出了人命,恐怕他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更龌龊下流的事来……”

白依云一来急于证明钱前确实没有惨遭毒手,二来为了洗脱减轻自己的罪恶,一点都不带停顿的说着那个对于钱前来说耻辱不堪的噩梦,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欧世轩青筋暴绽,忍无可忍的可怕模样。

“你他妈的给老子闭嘴。”欧世轩只觉得自己的血管都要爆裂了,一个上前朝着白依云左右开弓,甩了两巴掌,然后朝着小芳一脚踢去,小芳一下子被踹到几米开外,疼的半天没有动弹。

欧世轩却觉得还不够泄愤,又要朝小芳踹去。

“欧世轩,你住手。”钱前拼命的从后面抱住欧世轩,要不是栏的及时,他这一脚下去,小芳的命恐怕都保不住了。

白依云被打的嘴角流出血来,却是凄厉尖锐的大笑出声:“欧世轩,你打呀,你打死她这个天生的贱货,半夜穿着睡衣出来晃悠,还想勾搭我老公,该死的贱人。”

“我没有,我没有勾搭先生,是你误会了,是你太爱先生,因为没法给他生个孩子就疑神疑鬼,是我胆小怕事才受了你的威胁,对二小姐做出那种龌龊的事。”小芳艰难的爬起来,看着白依云,一步步朝她挪去。

“那么你对我妹妹做的好事也是我冤枉的么?要不是你自己有私心,又怎肯听任与我,我只是让你吓吓她,让她答应生完孩子过继给我,结果是你自己从电视上学了这毒招,还找了你那恶心无比的表哥。”白依云指着小芳,那表情就像是她自己一点也没有过错一样。

“二小姐,我表哥他,他只是摸了摸你的脸,碰了碰怒的脖子,你身上的那些吻痕全都是我给你灌了药之后,我弄上去的,你的衣服也是我脱掉的,我表哥他没有看见……”

小芳越说声音越小,说完之后大气也不敢出。

“是没看到,可你表哥的脏手的确碰了她,狠狠给了她两巴掌不说,最后还在她肚子上砸了一拳,你怎么不敢说了……”白依云不怕死的继续说道,小芳吓的上前抱住钱前的腿,一个劲儿的哆嗦求饶:“二小姐,求求你,饶了我,饶了我。”

“你们都给我闭嘴。“钱前忍无可忍的吼了出来,然后一下子用力挣开小芳:“把底片给我,还有你表哥的住址。”

“二小姐,底片我一直秘密保管着,除了夫人再没有第三人知道,我带来了,就在我包里,我这就拿给您,求求您,饶过我表哥,他是无辜的,求求您大人大量放过他吧。”小芳急急的爬过去从带来的书包里摸出一个盒子来,颤巍巍的递给钱前。

钱前接过,冷冷看了小芳一眼:“不要和我说无辜这两个字,你没有资格。我当初真是瞎了眼,把你当亲妹妹来看待,你家人有病了,我给你钱当医药费,你报班学习了,我买书买光盘给你,盼着你进步快,越学越有信心,每次约姐姐去玩不是叫上你一起,怕你出门在外孤单想家,结果你呢,胆小如鼠就不要和人家乱搞呀,搞大肚子又胆小怕事的不敢面对,早知如此又何必当初呢?你的无措你的懦弱就该我来买单吗?”

小芳一个劲儿的流泪,一个劲儿的说着“对不起”。

钱前转身朝白依云走去,白依云紧张的朝床角缩去:“钱前,不要杀我,我也是受害者,你保住了你的纯洁保住了孩子,而我却通通失去了,如果你们再不放过家良,我,我现在就死给你们看。”

“要死是吗,那你就去死呀,打给家里电话做什么?是想要把爸妈也气死吗?求我做什么?当初我也想求求你们高抬贵手,放过我,放过我肚子里的孩子,你们呢?你们做什么去了?躲在旁边围观,躲在旁边拍照,眼睛被你蒙蔽了,嘴巴也被你们封住了,手脚被你们捆绑住了,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那时的你们却在享受我的痛苦,享受你们计谋得逞后的喜悦,但凡你还记得我是你的妹妹,是你一母同胞的妹妹,但凡你有点人性,你怎么狠得下心那样对我?又怎么忍心看着我被践踏被蹂躏?

你说是我的仇人错把你当成了我,那么你告诉我,那个仇人长什么样,你倒是说呀,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树敌,更没有做过什么伤天害理的事让人家反过来想要那样丧尽天良的报复我。

你的孩子没了就要弄掉我的孩子吗?偷看我的日记,拿复印件还有那些照片弄的我身败名裂,被人指着鼻子骂,被人逼着签字离婚,然后带着孩子躲到国外,这样你们就甘心了,就满意了吗?

人心是肉长的,有亲情有爱情,你为了李家良舍脸求我,那么我算什么,我们的亲情就不重要了吗,你宁肯我委屈死憋屈死,也要用你的眼泪来赚取我的同情,好再一次利用我的心软心善吗?

可是我告诉你,每个人都有极限,你触了我的底,我只当没有你这个姐姐,至于李家良我不会去告他,因为托你的福我和欧世轩,和欧家,和大禹集团已经没有任何瓜葛了,至于他们怎么对他,我这个外人说了是不算的。

“还有你小芳,不要以为你给我下跪磕几个响头就可以将你对我的所作所为一笔勾销,如果我发现你给我的不是原件,我会让你生不如死,至于你表哥,他哪只爪子碰了我,我会剁下来喂狗吃。”

“你们两个最好老实点,要是再敢动点歪脑筋,下场么,你们懂的,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你们教我的。”钱前说完,也不理会一旁有点目瞪口呆的欧世轩,径自朝门口走去。

“你去哪?”欧世轩毫不犹豫的追上去一把抓住钱前的胳膊。

“拿开你的爪子,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年你是用他打了我这里。”钱前一手挥开他的手臂,用手指了指左脸,冷冷的看着欧世轩,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本章完结,下一章“寻根究底(下)”↓↓↓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