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201章:寻根究底(下)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201章寻根究底(下)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欧世轩的脚步倏的一顿,当年那记响亮的巴掌声在耳边回响不绝,她倔强的小脸不哭反笑,却是那么凄绝。

回过神来,朝作恶的两人狠狠瞪了一眼,疾步跟了出去。之前负责监视的俩人一直守在门口,看见欧世轩忙不迭的躬身问候进一步的指示。

“看着她们俩。”欧世轩丢下一句,上了车子:“小陈,跟着前面那辆计程车。”

钱前上了计程车才发现自己的笔记本在家里,想了想,吩咐师傅开到电子城。

欧世轩的车子一直跟在后面,看见钱前进了电子城,不到半小时就出来了,手里多了一个笔记本电脑。

“师傅,去皇家酒店。”钱前简单交代一句,说明地址。

伍易恒乘私人飞机前往北京,得知钱前已于当日飞往香港。二话不说,即可赴港。到港后发了短信给钱前,告诉她自己在皇家酒店等她。

钱前到了酒店,直接去了伍易恒的总统套房。

欧世轩站在廊道的那一侧,终究没有上前,以她的个性,她绝对不会入住这堪比天价的酒店。他早就该猜到那个男人一定会跟来中国,似乎来的比自己预想的晚了几天。

忽然想到某种可能,心里莫名的烦躁不安。不由的摸向口袋,抽出一根烟,忽又想到什么,狠狠的摁灭烟头,大步朝外走去。

追的越紧,只会让她躲的更远,或许自己应该去处理那些事情了。

欧家大宅,吴玉华和欧家辉刚刚吃完晚饭,坐在客厅里歇着。吴玉华无意一抬头,看到疾步走来的儿子,高兴的迎了上去。

三年多来,除了逢年过节,儿子鲜少回来。虽然都在香港,住的地方离得也不是那么远,偏偏见一面比登天还难。

吴玉华知道儿子这些年不舒心,离婚以后变了一个人似的,先是没日没夜的喝酒抽烟,后来就是没日没夜的工作。

见了面,说话也超不过十句,本来和自己很是亲近的儿子一下疏远生分了很多。今天不是节日,他能主动回来,吴玉华实在是心里欢喜。

“世轩,吃过饭了吗?我和你爸刚吃过,我这就去给你热。”吴玉华说话间就奔厨房走去。

“妈,您不用忙。我有事要和爸爸谈。”欧世轩没有一点食欲,虽然一整天也没吃什么东西。

欧家辉看了一眼吴玉华:“那你先别忙了,估计是急事。世轩,去书房吧。”说完径自朝书房走去。

“爸,李家良这些年一直在背后搞鬼,集团下多家公司损失不小。他的老婆,也就是钱前的亲姐姐,说您做了对不起李家良的事儿,我不明白,您对德叔亲如兄弟,对于李家良也很是器重信赖……”欧世轩合上门,看着欧家辉说道,眉宇间满是不得解的困惑。

“有这等事?家良他真是太让我失望了。世轩,我一直把老李当自家兄弟,也把家良当儿子来看,不瞒你说,大禹的股份我给了家良10%,一来是因为他多年跟着我,矜矜业业,二来是着实喜欢他这个孩子。扪心自问,对于老李,对于家良,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他们的事儿。”欧家辉说话的时候直直的看着欧世轩,眼睛里有着浓浓的失望。

“爸爸,您别生气,我不是怀疑您什么,只是事出突然,我也只能询问您。”欧世轩也是内心挣扎了好久才来找父亲的。

“哎,爸爸不是怪你,只是自己也不知道哪里做的不好,让家良不满意了,竟然心生报复。”欧家辉叹息着说道。

“爸爸,那您知道姚鹏这个人吗?姚鹏是李家良的亲生父亲,他的生母是一名演员,艺名婉莹,资料显示死于车祸,肇事者是德叔……”欧世轩将手里的资料袋递了过去。

欧家辉的手颤巍巍的打开袋子,一边看一边不敢相信的摇头:“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欧世轩却是紧揪着一颗心,父亲一向光明磊落,可是现在的反应却说明他知道此事并且参与了此事,着急的追问道:“爸爸,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欧家辉眯了双眸,叹息着将那年车祸前后的情形详细道出。欧世轩悬在嗓子眼的心才慢慢回到肚子里,还好不是自己猜想的最糟糕的情形。

李家良的生母婉莹当时心脏病突发,刹车失灵,而李树德是多年的老司机,已经最及时的避让,却还是没能避免那场车祸。

若是深究其中父亲的责任,那就是他打通了媒体警署那边的关系,封锁了婉莹死于车祸的消息。

虽然那时婉莹对外宣布要退出演艺圈,却依旧大红大紫,人气不减当年。要是此事报道出去,德叔定会受到婉莹无数粉丝的围攻,对父亲对大禹也会造成极大的负面影响。

婉莹和姚鹏结婚,生儿育女,在一起生活长达数年,外界却从来不知。所以当年唯一联系到的亲属就是她的妹妹婉清。父亲当年给了李家良的姨妈婉清很大一笔补偿费,再加上车祸婉清担负主要责任,所以她也同意私了。父亲手里还拿着她的亲笔承诺书,保证日后不再纠缠此事。

李树德当时乱了阵脚,生怕摊上官司,只能求助于父亲,而父亲此举恰恰让他避免了以后被婉莹亲属纠缠的麻烦。欧世轩明白了这其中的前因后果,感慨不已,思绪颇多。

想不到李家良的生母和养父之间还有这么一桩车祸的牵连纠葛。父亲纵然拿他当儿子看待,但毕竟不是他的亲人。血浓于水,他因对生母的爱而生对父亲对自己的恨,一而再再而三的报复自己,试图搞垮大禹。

父亲当年毕竟用钱疏通了关系,让他母亲死于车祸的消息得以封锁。他因此想让自己一无所有,让大禹破产毁灭,更是恨透了钱在这件事中的作用。

而白依云爱惨了李家良,为此不惜伤害钱前,而自己冲动昏了头,就这样一步步散了家,和钱前和儿子遥远相隔。

回想往事,不堪回首,欧世轩寂寥的伫立在窗前,眼神幽暗。

欧家辉见他半天没有反应,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叹息着说道:“我这辈子从不徇私,惟独这件事做的不地道,说起来还是太自私了,伤害了家良,伤害了他的亲生父亲和亲人,让你也跟着遭罪了。”

“爸,过去的事情谁也无法挽回,您别自责了,我会妥善处理的。”欧世轩看着父亲一脸自怨自艾的样子,眉宇之间也是无尽的悔恨和歉意,整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许多,又是安慰道。

“是呀,这个世界上没有卖后悔药的,有些时候一步错,步步错,回不了头。”欧世轩捏着眉心,无可奈何的说道。

“爸,我知道,就像现在,不管我怎么努力,似乎都挽不回前前的心了。”欧世轩第一次在父亲面前显露自己的无能为力,显露自己的疲惫和无奈。

“什么?你见到前前了?她在哪?”欧家辉一下子激动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紧盯着欧世轩追问道。

“在香港,只是当年我做了太多对不起她的事情,她现在对我……”欧世轩说着说着,顿了顿,喉结不由的滑动,而后艰涩说道:“她这三年多来,一直待在法国,孩子三岁多了,是个男孩儿,叫小衡,很聪明很可爱。”

“你说什么?孩子都三岁多了?那,那是我的孙儿呀。”欧家辉难言欣喜的说道。

“是的,小衡他是我的儿子,是您的孙子。只是我不知道还有没有福分和他一起生活,也不知道钱前会不会再给我一次机会,毕竟当年是我逼着她离的婚。”欧世轩的眼睛腥红,如果看得近一点,里面还有泪光在闪。

吴玉华本来想送杯茶,想不到刚走进门口,就听见老公口里一直喊着“造孽呀,造孽呀”,顾不上敲门,一下子推门进来,着急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世轩,你爸这是怎么了?”

欧世轩不知都怎么开口,毕竟当年自己心里也埋怨过妈妈,如果此刻告诉她前前回来了,孩子也三岁多了,她不知道会有怎样的反应,犹豫着要怎么开口。

“玉华,你来的正好,世轩说钱前回来了,人在香港,孩子也三岁大了。”欧家辉知道儿子不想看到老婆自责难过,可是这事终究瞒不住,早晚得让她知道。

“家辉,你说的是真的?世轩,快,快带妈妈去见她们母子俩。”吴玉华激动的上前拉着欧世轩,催促道。

“妈,您别着急,早晚我会安排你们和小衡见面的。”欧世轩着实不知道该怎么说,心里更是不知道钱前会不会同意他带小衡来见爸妈。

“世轩,是不是钱前她恨妈妈当年错怪了她,不让小衡见我?”吴玉华红着眼眶问道。

“妈,您别那样想她,外婆刚刚去世,她心里难过,手里也有很多事情要忙。”欧世轩急忙解释道,虽然在一起的时间远不如分开的时间长,但是心里相信她不是一个记仇记恨的小心眼的人,她只是被伤到了,伤的太深太彻底,所以才想远离,远离自己,远离伤害。

……本章完结,下一章“挫败”↓↓↓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