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202章:挫败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202章挫败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钱前并没有在伍易恒的房间逗留多久,拿了房卡去了隔壁房间,反锁了门,迫不及待的打开电脑。

不规律的心跳,不规律的呼吸,颤抖的手指,紧张的眼神……无一不在诠释着钱前此刻内心的纠结和复杂。

视频突然点开的那一刹那,钱前整个人条件反射般跳出去老远,然后才又用手轻轻抚着自己的xiōng部,一点点镇定下来,一点点走到电脑跟前。

终于看完长达三个小时的视频,钱前才发现自己浑身麻木僵直,眼睛里已经干涸了,再也掉不下一滴眼泪来,身上也像是被人抽了骨架,出了一身的冷汗和虚汗,疲软的没有一点力气。

虽然姐姐和小芳说的大部分属实,却刻意省去了很多细节。

不止那个禽兽不如的司机打了自己,就连姐姐也趁着自己昏迷的时候甩了自己好几个耳光,还用一盆一盆的冷水浇在自己头上身上。

口口声声的咒骂为什么当年走散的不是自己,为什么从小吃苦受罪的是她。为什么爸妈生下她却又不好好照看她……

视频里姐姐的眼神满是憎恨和厌恶,满是嫉妒和不甘,原来她从一开始就不喜欢自己,也不喜欢爸妈。

姐姐打的累了,骂的口干舌燥了,就换小芳上场了。

曾经淳朴老实的小芳居然在姐姐打自己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拍着巴掌叫好,然后变着花样折磨自己。她修长的指甲几乎嵌进自己的肉里,发狠的在自己身上拧了一下又一下,揪着自己的头发,甩了一个又一个耳光。

而姐姐,曾经自己认为心善人善的姐姐却在一旁快意的笑着。

……

钱前看着看着只觉得眼前出现了几个魔鬼的身影,仿佛到了另外一个世界,没有真,没有爱,没有人性,有的只是无休止的折磨和残忍。

从来不相信做人可以做到这么凶残,这么扭曲。曾经的自己,拒绝听闻那些不好的事情,譬如地震,譬如死伤,譬如暴力。

还记得很小的时候,看见村子的大街上办丧事,哪怕是完全不认识的陌生人,也会莫名泪下。

再后来,看见佝偻着背,步履蹒跚的老人,总会热心的上前扶上一把,看见衣衫褴褛,饥肠辘辘,拿着破碗乞讨的人,也总会拿出十块二十块。

这么多年走过来,虽然没有特别多的朋友,却也有难得的几个交心的。要说和人有过节,那几乎是一只手都可以数的过来的,而且不是因为真的有什么难以化解的矛盾,只是因为天生的不对盘。

上学的时候,圈子小,人也单纯,没有什么大是大非,利益纠缠。亲近的不多,不对盘的也就是宿舍那两个,和男生就更是没有多少交集,生不出什么大仇大恨来。

工作之后,接触的人多了,却也没有招谁惹谁,反倒是姚燕和柳絮出于嫉妒看自己很是不爽,只是再怎样也不至于报复在姐姐身上吧,而且是用那么没人性的手段。

思绪就像是流水,慢慢理顺了,就会越走越远,钱前忽然想到另外一个人。

欧世轩出了欧家大宅,只觉得从未有过的茫然,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没有她的家不能称为家,太过空寂,太过冷清,没有一点人气。

车子不知道转悠了多久,欧世轩才发现不知不觉停到了皇家酒店楼下。

坐在车里,摇下车窗,探出头来,依稀可见她的房间里还亮着灯,这么晚了她还没有睡,大概又在难过的哭吧。仔细想来,重逢之后她似乎从来没有真正的笑过,哭的时候却是越来越多。

犹豫着要不要上楼,忽然瞥见酒店门口出来一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伍易恒。

欧世轩又仔细往他身后瞥了瞥,没人。在观后镜里看着那人越走越远,便下了车朝楼上奔去。

钱前洗完澡,刚回到客厅,就听见手机铃声响个不停,接过一看,犹豫了几秒,这才按下接听。

“我就在门外面。”

钱前拿着手机的手一紧,默了片刻,轻声说道:“让你的律师直接联系我就好了。”

欧世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手机已经被挂断了,不知道固执什么,只是一遍又一遍的拨打。

钱前实在受不了没完没了的铃声,索性关了机,却想不到传来咚咚咚的敲门声。

本想不予理会,可那敲门声越来越响,钱前懊恼的抿了抿唇,快速披了件大衣去开门。

欧世轩只觉得手敲的都要废掉了,看见她杏眼圆睁,气呼呼的拉开门,顺势将手臂撑在门板上,一个用力就挤进了房间。

“你。”钱前彻底无语了,他现在是越来越无赖了。

欧世轩仔仔细细打量她,又以泪洗面了,小脸显得更加娇嫩明滑,眼睛也像是雨后的天空,清澈透净,嘴唇俏嘟嘟的,显示她现在心情不好。

钱前原本还有些淡定,但是被他盯的越来越紧迫,不由的紧了紧大衣,人朝后退去,眼神里也多了些戒备。

欧世轩忽的就笑了,有些自嘲,扬起嘴角,一步一步朝钱前走过去。

钱前慌的往后退去,直到触及冰凉的墙壁,灵机一动,想要朝一旁跑去。

欧世轩眼疾手快,一个用力就将钱前抓了回来,一个不稳,俩人抱着原地转了好几个圈。

钱前本能的推拒着,他的气息太过熟悉,太过逼近,内心慌乱不已,急急开口:“欧世轩,你有完没完?赶紧放开我!”

欧世轩只觉得抱着她是说不出的安心,就好像抱住了全世界,紧了紧手臂,嘴唇也寻找她甜美的唇瓣。

钱前所有的挣扎反抗被他的狂吻悉数吞没,只觉得天旋地转,大脑一下子一片空白。

忽然感觉到一只大手探向了自己的衣内,惊觉他的企图,猛的咬住他的舌尖,直到一股血腥味在口腔里蔓延开来。

欧世轩吃痛的发出一声闷哼,一下子将钱前拦腰抱起,抛向那张那床,然后迅速的栖身上去。

钱前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推开身上的庞然大物,却发现挣扎间,自己的外套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睡衣也被他拉扯的不成样子。

心里怒火燃烧,咬牙说道:“欧世轩,你就只会用强么?你就真的只会用下半身思考么?你这样对我,只会让我越来越恨你。”

“我宁愿你恨我,也不要你不理不睬,只想着和我划清界限。”欧世轩捧着钱前的脸一字一顿的说道。

“你还是省省吧,我以后会过的很开心很快乐,没有时间没有精力更没有心思去恨你。”钱前别过脸去,不去看他有点偏执的脸。

“呵呵,你想带着我的儿子改嫁伍易恒,和他幸福美满,你想得可真美。我倒要去你的心里瞧一瞧,是不是真的把我忘的一干二净了。”欧世轩说着,大掌抚向钱前心脏的位置。

“你真够无耻,就凭你当年对我的所作所为,你以为我还会爱你么?要做梦的是你,我已经不爱你了,一点都不爱了,你这么死皮赖脸的进了我的房间,赖在我的床上,传出去不怕人笑话么?我可是你的前妻,名不正言不顺的,你这样算什么?”钱前直直的盯着欧世轩,言语里也满是嘲弄。

爱情里往往是先动心,用情最深的那个人更容易受伤。就因为当年爱的深爱到无可救药爱到最后都没了尊严,他就将自己吃的死死的吗?越想越气,钱前的话也越来越尖刻了。

“一日夫妻百日恩,你真的狠心不要我?”欧世轩语气轻佻,眉眼里却是说不出的认真。

“我百分之一万确定,吃回头草不是我的作风。”钱前语气坚决的说道。

“对不起,爱你,想你,想要生生世世和你在一起却是我的作风,我要你,要小衡,我要我们一家三口在一起,再也不分开。”欧世轩一番话说的满是赤诚,眼眸里也是殷切期待。

“不是什么事情都是你说了算的。”钱前微微闭上眼睛,不敢去看他饱含深情的眼睛,沦陷一次就将自己伤的体无完肤,真的没有勇气去尝试第二次了。

“那就让你的身体告诉我答案吧。”欧世轩说完,将钱前的双手举过头顶,俯下头去,一下子含住了她粉嫩的唇瓣,温温柔柔的汲取熟悉久违的甜蜜。

感觉到她的扭动,只想要更深的纠缠。欧世轩一手拖起钱前,迅速将她的睡衣从背后往上拢去,然后微微起身,将睡衣全部推挤到脖子那里,火热的唇迫不及待的吮住美好的丰盈。

钱前只觉得无限羞辱,可是力量上的悬殊却只能听之任之。

无助的闭上眼别过头去。

欧世轩压抑三年多的欲望急急寻找一个出口,火舌霸道却又不失温柔的描绘着前前美好的唇形,玲珑的身体曲线,一遍又一遍的在钱前耳边呢喃着。

再也压抑不住,分开她并的紧紧的双腿,对准她的穴口,想要没入自己,却发现那里干燥紧致,怎么也进不去,挫败的倒在一边,原来刚刚只有自己热血澎湃,激情燃烧,而她就像是一具木偶,没有一点反应,更不要奢望什么回应。

……本章完结,下一章“当年风雨里那一场意外相遇”↓↓↓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