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204章:疑团解开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204章疑团解开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翌日清晨,欧世轩醒来的时候朝身边一摸——没人,一下子睁开眼睛,偌大的床上真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喊了两声也没人应,迅速翻身下床奔向洗手间——也没人,更懊恼的是房间里她的东西全部不见了。

这中种感觉就好像自己做了一场不真实的**,欧世轩快速拨通了钱前的手机号,无人应答,不由气的牙痒痒,她居然丢下自己一个人走掉了。

冷静之后,快速拨通助理的电话,让他送衣服过来。心里愤愤想着找到钱前了,一定要把她绑在裤腰带上,再也跑不掉。

助理很快送来了衣服,欧世轩快速整理好,又是交代了一些事情,亲自驾车开往一见叫“魅”的会所。

余宽在那里已经等候多时,见欧世轩一个人来,而且还是姗姗来迟,不由的揶揄道:“大哥,嫂子呢?不会是让你折腾的下不了床了吧。”

“你找死呀,赶紧说正经的。”欧世轩语气不爽的说道。

“呵呵,看来钱前没给你好脸色。自作自受,活该。”余宽不忘挖苦一句,这才言归正传。

“世轩,这是我搜集到的刀疤哥的资料,你看看。”余宽甩上一沓资料,然后慵懒的朝后面靠去,累死了,死党一个电话,自己昨晚几乎没有睡,全忙乎联络调查这个叫刀疤的人了。

“原来如此。”欧世轩想不到事情的真相竟然是这样,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一直担心自己昨天情绪失控,对白依云大打出手,钱前不会原谅自己。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似乎有了那么点儿“可以被减刑被谅解的理由”。

如今真相大白,自己当务之急就是找到钱前,欧世轩心情大好的在余宽肩上拍了拍:“回去睡,过阵子给你放长假。”

“真的,太好了,你老人家的脸总算是比资本家的脸好看了些。”余宽一个兴奋,蹭的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抓起大衣朝外走去,忽又想到什么,折了回来:“世轩,这回你可得好好把握机会,伍易恒的条件……,你懂的。”

余宽说完意味深长的看了眼死党,回家补眠去了。

欧世轩急忙拨通了助理的手机:“找到她了没有?”

“什么?她和一个男人一块去的?”欧世轩的声音一下子提高了好几个分贝,然后急急挂了电话,朝外奔去。

资料显示白依云说的当年对她下毒手的其中一个外号叫刀疤的男人是当地梅帮的一个手下,此人有多次前科,进监狱简直就和家常便饭一样。不过之前梅帮势力庞大,关系复杂,自己人进去了,不费什么功夫,几乎一通会电话就又捞出来了。

梅帮的帮主叫梅超风,膝下无子,只有一个宝贝女儿,人称梅子,干练精爽,如果加以训练培养,定也是梅帮一姐。只可惜这个叫梅子的对帮内事务不感兴趣,而且本人还是一个女同,喜欢的不是别人,正是柳叶。

可惜柳叶心有所属,对于梅子的特殊感情实在是难以接受。梅子知道不能强求,于是想着成全柳叶和李家良。

刀疤曾经是吃喝嫖赌样样干,一次输的老本都没了,就去借高利贷,结果不但没翻本,险些赔上性命。是梅子父女恰巧路过,梅子开口向父亲求情,刀疤才保住了小命,当下发誓要当牛做马,毫无怨言。

刀疤虽然在帮会里干了不少事,但都是出力出命的事儿,人没脑子,一直就是个小跟班,听二当家的说梅子说要去吓唬吓唬一个女人,只当是报恩的机会到了,死求活求了半天,二当家的才把这差事交给他办。

只可惜,刀疤四肢发达,头脑简单,虽然梅子一再强调白依云还有个妹妹叫钱前,让他千万不要抓错了。他却是抓对了人,喊错了名字。对白依云百般折磨的时候,口口声声骂的是钱前。

所以白依云根本就不知道是因为自己和李家良的关系才惹来那么多的灾难,只是一味的怪罪到钱前头上。

欧世轩一路猛踩油门,几乎要将轿车当飞机飞起来,赶到警局的时候,正遇上钱前和伍易恒俩人出来。

“前前,你怎么能一声不吭的走掉?”欧世轩着急的上前一把抓住钱前的胳膊。

钱前也是刚刚才知道那个叫刀疤的人在监狱里,也是刚刚才知道姐姐为什么如此恨自己,原来只是阴差阳错。刀疤后来因为纵火杀人,被捕入狱,判了无期徒刑,也算是“结束”了他血腥罪恶的一生。只是不知道法律对他的惩罚否让姐姐放下仇恨,重新生活。

“你都知道了?都知道了?”欧世轩摇晃着钱前的手臂,重复的问了一遍又一遍。

钱前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回过神来,机械的点了点头。

欧世轩顺势想要将钱前怀里,感觉到她的挣扎,霸道的加大力度。钱前只觉得心里很乱,想要一个人静一静,用力挣扎着。

伍易恒默默的看着俩人,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一夜没见,她的脖子里多了那么多深深浅浅的吻痕,即使用围巾也没全部遮掩上,看自己的目光也多了从未有过的躲闪。这个男人强盗一样的行为让自己恨不得狠狠揍他,往死里揍,可是他却一直在她心上,自己就找不到立场去为她讨回公道。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按照当年她告诉自己的过往,严格说来,当年他提出的离婚是无效的,她怀着身孕,按照法律规定,他不得提出离婚。

虽然爱着这个女人,想要照顾她一辈子,也想要做小衡真正的爸爸。可是自从他出现在法国,这些曾经的愿望一下子变成了遥遥不能实现的梦,她终究不属于自己。

伍易恒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径自朝停车场走去。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我们谈谈。”钱前注意到伍易恒落寞的身影消失于眼前,默了默,开口说道。

“好。”欧世轩应了一声,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没有把握,虽然清楚她的心里还有自己,她的身体也从未曾背叛过自己,但是内心总有种要失去她的感觉,直觉告诉自己她曾经对那个姓伍的做出过承诺。一想到这,欧世轩下意识的将钱前搂的更紧了。

……本章完结,下一章““故地重游””↓↓↓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