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207章:不期而遇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207章不期而遇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吃完午饭出来,三人在街上闲逛。最开心的就是小衡了,看看这个好玩,看看那个也新鲜,不一会儿,钱前和伍易恒的手里就拎满了袋子。

吴玉华和欧家辉听儿子说孙子接到香港来了,老早就眼巴巴的在门口等着,等了几个小时,看见就儿子一个人回来,脸上掩饰不住的失望,得知最早也要三日之后才能见到,心烦的直叹气。

老两口心急的想要去钱前的酒店,被欧世轩好说歹说半天硬是拦了下来。吴玉华闲不住,就成天上街,置办家具衣物,想着儿媳妇和儿子要是复合了,俩人都忙,自己就来照顾孙子。

欧家辉原本只是在书房闷着,后来也乐呵呵的参与进来,只有两天光景,俩人就打理好一间舒适温馨的儿童房,而且欧世轩和钱前以前住的房间也添置了不少物件。

这天,欧世轩刚刚和李家良,白依云见过面,就接到母亲的电话,电话里头又是仔仔细细询问了一下孙子的喜好。欧世轩想着自己处理好事情了,也该好好准备准备了,当下开车去了商场。

吴玉华买了很多东西,欧家辉笑她不如把整个商场买下来。欧世轩看见爸妈双手拎满了大兜小兜,却还在让服务员打包,连忙上前接过好几个袋子:“妈,爸,别买了,有的是时间,何必急于一时,这么多哪拿得了。”吴玉华硬是坚持买了一套儿童睡衣,这才作罢。

“爸,妈,你们先到休息区坐一会儿,我先把这些放进车里。”欧世轩拎起绝大多数袋子说道。

“好,那我和你爸去那边歇会儿。”吴玉华其实早就累坏了,鲜少逛这么久的商场,又买了这么多东西。

俩人在休息区坐下不久,欧世轩放好东西进来了,手里多了两杯热饮。

“妈,爸,刚买的,赶紧喝吧,累坏了吧,待会咱在附近找个饭馆吃饭吧。”欧世轩递过热饮,又是说道。

可是半天不见回应,欧世轩不由的就用胳膊碰了碰吴玉华:“妈,待会咱找地吃饭吧,你和爸也饿了吧。”

吴玉华却依旧是眼睛专注于一处。欧世轩不由的就顺着吴玉华的目光看过去。

斜对面,有一幅和谐温馨的画面。

钱前和伍易恒分别坐在小衡两侧。小衡嘴里塞着东西,腮帮子鼓鼓的。见小衡吃完了,伍易恒就将手里拿的土耳其烤肉递过去,给他美滋滋的咬上几口。

小衡一口气吃了两串,打了个饱嗝,伸出小手要纸巾。钱前轻轻给他擦了擦油乎乎的小嘴,将奶茶递了过去。

吃饱喝足,小衡餍足的揉揉鼓鼓的小肚子,逗的俩人直乐。

欧世轩只觉得他们看上去像是其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太过祥和,太过温暖,太过默契。三年多来,自己错过太多,太多。

欧家辉眼瞅着孙子近在眼前,却又发现离自己很远,看着昔日乖巧聪明的儿媳妇身边也有了另外一个优秀的男人,双手都在发抖,想要上前,却又发现脚步沉重,毕竟当年是老婆冤枉了人家,儿子误会犯浑逼走了人家。心里惭愧,看向钱前的目光也是无尽的遗憾。

吴玉华却是再也无法淡然,回过神来,直接就奔钱前所在的位置。

欧世轩看着吴玉华的身影在眼前快速闪过,那声“妈”还没来得及喊出口,就见她已经走到了钱前跟前。

钱前先是被突然出现的满脸泪水的妇人吓了一跳,待认出来人正是自己的婆婆,确切说是前任婆婆,整个人倏地睁大眼睛,愣了半天,牙齿下意识的咬了咬唇,抿唇一笑:“阿姨,好久不见。”

吴玉华的嘴唇哆嗦了半天,这才艰难的吐出几个字来:“前前,你喊我什么?喊我阿姨?”

“很抱歉,我们已经离婚了,还是喊您阿姨的好。”钱前尽量用平静的语气回道。

“前前,你怎么可以这样对妈?你不知道她心里有多难过?”欧世轩也是听到了那声疏离客气的“阿姨”,心里头强压着一股火,声音也是冷凝了几分,明显的带着责备。

钱前别过头去,不说话,很想拉起小衡立刻离开,却是和站在一旁的欧家辉对上眼。

三年多不见面,曾经气宇轩昂,叱咤风云的公公两鬓也是有了银发,眼神里有歉意,有愧疚,有遗憾。

“叔叔”两个字最终卡在喉咙了,没能够喊出来。钱前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这样静静的站着,却发现保持站立的姿势也是花费很大力气的。

小衡不知道大人的世界里发生了什么,只觉得怪怪的,用手抻了抻钱前的衣角,怯生生问道:“是小衡的爷爷和奶奶吗?”

吴玉华激动的直流泪,就连一向刚强的欧家辉也不由的用手擦了擦眼眶。

吴玉华拿手帕擦了擦脸,弯下身去,和蔼的笑着:“小衡啊,乖,是奶奶不好,见着你太高兴了,高兴的直想哭,吓着你了吧,来,让奶奶抱抱,让奶奶好好看看。”

小衡好奇的看着吴玉华,并没有朝她走去,仰着小脑袋看着钱前,那眼神就像是在问:“妈咪,真的是奶奶吗?我可以让她抱抱我,看看我吗?”

吴玉华的手颤巍巍的伸着,探向小衡的额头,却看见他朝一旁躲了躲,面色更是难过,然后求助的眼光看向钱前。

钱前只觉得百感交集,五味杂陈,嘴唇颤抖着,却发不出一个音符。

小衡的身体里留着欧家的血脉,自己和他离婚了,哪怕和他,和眼前视若父母的两人没有丁点关系了,也无法否认小衡与欧家割舍不掉的血缘关系。

看着妈妈的伤心和难过,看着爸爸的黯然和无奈,欧世轩看向钱前的眼光越来越冷,一开口,已然是咄咄质问:“钱前,你知不知道,从你走后,妈就一直自怨自艾,为当初错怪你愧疚难过,爸,刚强好强,从小到大我没见他掉过一滴眼泪。

可是今天,二老好不容易见到孙子了,你呢?喊妈妈“阿姨”,是不是还想喊爸爸“叔叔”?你有怨气,有不满,有什么情绪冲着我来呀,为什么要和两个老人过不去?

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他们终究是小衡的爷爷奶奶,你怎么忍心教唆小衡不亲近他们?小衡第一次见我,开口闭口喊我坏人,看到我们父子仇人相见,你心里就美了,就乐了?

我一直以为你善良,却想不到你狠起来比谁都狠,我一直以为你大度,却想不到你要是计较起来,就一点旧情旧义也不念。我们是离婚了,但是我从来没有喊岳母“阿姨”,也没有喊岳父“叔叔”。

欧世轩一口气说完,看也不看钱前,拉起吴玉华就朝外走去,临了丢下一句:“如果你想把小衡当成你一个人的,那么我们就法院见。”

……本章完结,下一章“伤不起,要不得”↓↓↓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