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22章:四人行(下)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22章四人行(下)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钱前的心一下子狂跳,尤其是包间了突然只有背景音乐。

他特有的男性气息一下子欺近,钱前紧张的咬着唇,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就那么突然的被他一把拉了起来,跌进他的怀抱。

“你想吃掉我?”

暧昧的声音让她更加慌乱。

下巴突然被抬起,突然迎上他炯亮乌黑的眼眸,别扭的扭过头去。

而他就用他宽厚的手掌轻抚上她的脸颊。

她的皮肤,滑滑的,软软的,轻按一下,弹性也不错。他贴着她的耳垂,喃喃说道:想吻你,很想,很想。

“不,不要,”她心急的想要推开他。

“你不喜欢?”他忽然双手捧起她的脸,就像是捧着珍贵的珠宝,那么温柔,那么小心翼翼。“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真的不喜欢吗?”

惊慌的看着他,眼里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与执着。那双眼睛似乎有着蛊惑人心的力量,让她没有了挣扎,没有了反抗。只是目不转睛的回望着他。

“接吻的时候要闭上眼睛。傻瓜。”他再也不能压抑,温热的唇贴上她的。

终于,她像是傀儡娃娃一样乖巧的闭上眼睛,任由他的索掠。

他轻易的就咬到她的丁香小舌。与她紧紧纠缠。青涩的她并不知道如何回应,两手无处可放的环上他的腰。

像是得到鼓励一般,他用力的拥吻着她,她的美好让他欲罢不能。贪婪的亲吻她光洁的额头,滑嫩的面颊,小巧的鼻子,温热的唇。略尖的下巴。继而转向她性感的锁骨。

她的身体倏地一颤。环在他腰际的手也一下抓紧,然后松开:不要。

感觉到她的异样,他忽而在她的脖子上狠狠咬了一口。

她痛得捶打他的背。

“要不你再咬回来?”

“只有狗咬人,没有人咬狗的。”她红着脸,低声反击。

他忽然就轻笑出声。有一下每一下的啄在她脸上。

她躲避不掉,喊他四不像,你怎么一会是狗一会是啄木鸟的。

他却一下子又攫住她娇艳欲滴的唇瓣,深深的吻她。

王伟和英娜从洗手间折回来看到的就是这火辣的一幕。

感觉到有声音,她心急的敲打他的背,嘴里含糊不清的话全被他吞没。

半晌,他才停止吻她,却霸道的说她接吻时不专心。暧昧的话语让耳根痒。

俩人还纠缠在一起,包间里一下响起掌声。

钱前一下子从他怀里跳出来,背过身去。

只听有人似乎故意干咳了几声。

“好啊,我们就去个洗手间的地方你们就迫不及待了,”英娜语不惊人死不休。

“钱前,你给我转过身来,让我们看看他吃不是把你吃抹干净了。”英娜上前一下子把钱前180度大转身。

钱前恨不得钻地缝。

欧世轩一把搂住她:“老夫老妻的了,害什么羞呀。”

钱前当场石化。

后来打打闹闹的又唱了一会,直到钱前惊呼:十点了,必须要回去了。

这才作罢,结了钱向外面走去。

外面居然下起了漂泊大雨。

六月的天还真是孩子的脸,说变就变。

只是大雨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连成一片,地上已经有了很多积水。

钱前不时的看着大厅里的表。已经这么晚了,可是这突入其来的雨到底什么时候停呀。

天气预报还有出错的时候,明明预报没有雨的。真是糟糕。

两个男人倒是淡定的等待,两个女人却是着急的时不时跺脚。

已经过去半个小时了,雨不但不小,还越来越大了。

最后两个男生只好去找服务台,希望能帮忙打下车。

这样的天气打车还真是不容易,半小时之后服务台有人过来说,只有一辆出租车在附近,但是打车费用要三倍,因为雨大,路滑不安全。

能打到车就已是万幸了,还犹豫什么,欧世轩直接应了下来。

王伟拉着英娜冲进雨里,欧世轩则带着钱前。真是倒霉的,打个车还要到对面,雨太大,几乎是趟着水过去的,做到车里的时候,衣服已经半湿。

雨大,不好看路,司机开的很慢。

出租车很小,两个男生又都是大个子。后车座上原本是两个人的座位却硬是要挤三个人。英娜坐在副驾驶位上,钱前只能和两个男生挤在后面。欧世轩坐在中间,还一手紧揽着她的肩膀,狭小的空间,紧密的靠近,让她红了脸庞,乱了呼吸。

终于车子停了下来,钱前着急的下车,却一下子踩在水坑,一个不稳,向一边栽去,幸好被欧世轩一把拉住。

站定了这才发现根本看不清哪是哪,着急的问道:宿舍是在哪边呀。

“先回我们住的公寓再说。”

“你们住的公寓?”钱前尖叫出声。

“别说了,抓紧我”先避避雨再说。欧世轩拉着错愕的钱前向公寓跑去。雨水,加上地上的积水,四人深一脚浅一脚的。

终于到了公寓门口,王伟喘着大气,从包里摸着钥匙。

一进屋,坐在地上,开始脱T恤。

钱前才一脚踏进屋,就看见王伟已经是赤luo着上身了,尴尬的转过身。

“去房间里换,”欧世轩一眼看出钱前的难为情。上前踢了他一下。

王伟不清不愿的站起来,“你老婆还真是清纯,没见过男人夏天光背呀。”边说边一把拽起英娜往自己房间走去。

“先换下鞋吧。”欧世轩放下一双拖鞋,顺手将钱前额前凌乱的头发抚到耳后。。

钱前尴尬的往后退了退。

“快点换鞋,待会感冒了我可不想去给你买药。”

嘟着唇,慢慢换下鞋子。

“那个,待会雨不停怎么办呢?”钱前焦急的问道。

“凉拌。”

钱前不由的皱眉,一双冰凉的手却很快就将自己拉起。

砰的一声,房门就关上了,呼啦啦,转了几下,好像又上了锁。

动作一气呵成。

“你要做什么?”钱前紧张的问。转身就要往外跑。却又被一把拉了回来。

“你穿哪件?”欧世轩指了指衣柜里的睡衣。

“啊?我干嘛要穿你的睡衣呀?”钱前手心都开始冒汗。

“你的都湿透了,这件吧,”说着从衣柜扯下一件扔到床上。

见她依然傻呆呆的站那,头发还滴着水,白色的短袖都湿透了,紧紧贴在身上,凸显出美好的曲线。

突然就烦躁起来:“真是不折不扣的妖精,不知道你这样子多诱人吗?还不快去洗,磨叽久了,我看不是你感冒,而是我感冒。”

下一秒,不耐烦的他抓起她就塞进了洗手间。

一面硕大的玻璃镜一下子印出钱前狼狈不堪的样子,头发湿的一绺一绺的。短袖贴在身上,粘糊糊得难受。脚下是一双大了好几个尺码的蓝色男士拖鞋。要多狼狈有多狼狈。他居然还说自己有多诱人?真是的,无时无刻不忘记挖苦讽刺。

忽然,感觉有人敲门。犹豫了半天,拉开一条缝,将头探出去:“又干嘛?”

“睡衣,难不成你待会裸奔呀。”他一脸的揶揄。

“还有不许磨蹭,快点洗,我要冷死了。”

关上门,钱前仔细研究了一下门锁,反复试了几下。确定里面销上外面打不开,这才快速脱下衣服……

洗个澡洗了半年,欧世轩简直要疯了。身上又冷又湿,难受死了。

终于听到洗手间门那边不再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他总算看见希望了。

忽然听到她在喊自己。赶忙走进门边。

“好了没?”

“再给我一见衣服穿,好不好。”她柔柔的女生就这样隔着一扇门传来。天,她居然还要套一件,自己的睡衣那么大,她穿都拽地了吧。“这是夏天,你以为过冬呢,赶紧出来。”

“你不给我,我不出去。”

她居然威胁自己。

只好又挑了一件同色系的睡衣,故意大力敲门“给。”

不多时,洗手间的门开了,他就看见一个活脱脱的白粽子向自己走来。

她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只露了脑袋,睡衣太长,脚也没有多少露出来,她两手拽着两边,就这样向自己走来。

乌黑的头发就这样随意的散在肩上,白皙的面容因为水汽的关系,泛着诱人的粉红。她的皮肤太过干净,晶莹剔透,小巧的鼻尖还泛起淡淡的光泽。可爱的红唇微微翘起,娇艳的像是要滴出水来。

他竟然再也移不开视线。

站起身刚要走近,忽然想起自己的身上还是脏兮兮的,干涩的看了她一眼,拿着睡衣冲进了洗手间。

等他洗完出来的时候就见她居然坐在地毯上,靠着床边,单手支着下巴、她好像已经困得不行,脑袋来回晃悠。闭着的眼睛上还有长睫毛投下的影子。她的睫毛可真长,还是自然生的,比那些贴上去的假睫毛女生好看了上万倍。清清纯纯的的,十分可人。

她睡觉的样子美的让人移不开眼。轻轻抱起她,想要她睡得舒服一点,她很轻,毫不费力就将她抱起。小心翼翼的将她放到床上。

她身上除了沐浴乳的味道,居然还有一股淡淡的奶香。

他不由的俯下身去。

她睡着了,均匀的细微的呼吸,她唯美的像是天使。

他迟疑了一下,却又迅速但是不失温柔的轻轻吻向她。

慢慢的她有了反应,皱了眉头,朝两边挥了挥手,突然就发出声音:讨厌死了,臭蚊子,怎么就咬我一个。

他慌的一个侧身,躺倒一边。而她侧过身子,蜷成一团,又是安然睡去。

他却怎么也睡不着。关了灯,聆听她的呼吸,她的心跳。被她谈谈的香味包围。

……本章完结,下一章“点背”↓↓↓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