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34章:外婆的澎湖湾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34章外婆的澎湖湾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挽着妈妈,漫步在乡间的林荫道上。说不出的静谧和安逸。

这条熟悉的乡间小路听说过阵子要修成油漆路。钱前每踩一脚,都是那么不舍。

这条熟悉的小路曾留下自己童年的脚印。钱前清楚的记得,外婆总是拉着自己,沿着这条小路,走到乡里小学门口。看着自己进了教室,外婆才会转身离去。

钱前还清楚的记得,小时候的自己又瘦又小,好像生下来的时候只有四斤多一点。当时爸妈还和奶奶住在一起。

爸爸上有两个哥哥,下有三个弟弟。都要吃要喝。人多事就多。苛刻的奶奶总是看倔强的妈妈不顺眼。几次三番找麻烦,

爸爸没有办法只好和妈妈搬出来住。但是当时爷爷奶奶并没有给多少钱盖房子。很多都是靠外公帮忙。爸爸兄弟多,尽管妈妈很隐忍,不想和奶奶家闹矛盾,但是伯父和叔叔还是个个红了眼,吵闹不停。

好不容易盖好了两间房,却又赶上冬天,爸妈冷的够呛。外婆心疼的不行,硬是让外公直接锁了新房的门,接爸妈一起住,爸妈才熬过了寒冷的冬天,直到来年三月,天暖了,墙体也干了,才又搬回来。

所以小时候,钱前并不觉得爷爷奶奶有多亲近,甚至有时候会讨厌他们总是找妈妈的麻烦。

反倒是外婆外公,小姨小舅很是亲近。

外公那时给生产队放羊,会在树上采撷果子,带回来给自己,果子甜甜的酸酸的,特别好吃。

外婆呢?总爱牵着自己的小手,无论走到哪里。依稀记得,有人和外婆说,这是你小外孙女呀,这么瘦小,和刀螂差不多,换我我可不敢养她,再弄出个好歹来,让闺女埋怨。而那时外婆就说,这孩子就是有点挑食,慢慢会好起来的。

是呀,小时候自己一赶上村里过集市就不在家里吃早饭,因为小姨会买现炸的油条和麻花给自己,小伙伴羡慕的要死。

舅舅呢?总会把自己抱起来绕几个圈。有时候还因为自己吵着闹着要养小鸟,舅舅就一个中午不休息,趴在树下给自己抓麻雀,抓不到就一个劲说小舅真没用。

那时虽然爸爸妈妈在外地打工。但是钱前不觉孤单。

童年的生活幸福的像花儿一样。

想着想着,钱前不由的轻哼起来,我不想长大,不想长大……

“傻孩子,这首歌我都听你唱了快十年了,再不想长大你现在也亭亭玉立一大姑娘了,军红她妈一见我就夸你,说咱村你最漂亮,最耐看。”钱妈妈开心的说着。

“还不是因为妈妈好看,爸爸帅。”钱前记得外婆说当时可是很多人眼红爸妈结婚呢。

母女俩说笑着,就走到了外婆家。

外婆家的门敞开着,钱前心急的喊了一声“外婆,小姨,小舅,我回来啦。”

南面屋子门一下子推开了,小姨穿着围裙就跑了出来:可是把你盼回来了,外婆天天念叨你呢?

小姨用粗糙的手在钱前脸上捏了捏:就是不长肉,没良心的。

钱前冲小姨调皮一笑,“总会胖的,小姨以前买了那么多油条和麻花,基础那么好,我肯定会胖的。”钱前边说边和小姨比个子。

“长个了,长个了。”小姨开心的叫道。

“前前回来了,”一回头,就看见满头银发的外婆颤巍巍的从北房走了出来,钱前跑着迎了上去,扶住了外婆。

“外婆,我好想你呢?”钱前扶外婆在院子里的椅子上坐下来。

拉着外婆的手,蹲下身下,仰着头,看着外婆。外婆的皱纹又多了,头发又白了很多。美丽的大眼睛像别的老太太一样变的浑浊。外婆比一般老太太个子高,但是驼背却越来越严重了。

外婆慈祥的目光就这样投在钱前小小的脸上。过了会,一双浑浊的眼睛就流出泪来,“前阵子身体不好,还担心再也见不到你了呢,乖孙女。”

钱前猛回头看妈妈,外婆生病为什么不告诉我?明明知道她惦记我。

小姨赶紧说,你妈还不是怕你晕车,来回折腾,本来怕你外婆熬不过去,想着打电话叫你回来,你外婆从小那么疼你,怎么也得让你见个活面,后来输了几天液,又好些了,我们想打你外婆又不让打,说光折腾你。

钱前的眼泪一下子就留了出来,还好外婆还在,不然自己会后悔死的。

眼看着一老一小,光顾着流眼泪了,小姨赶忙拉起钱前,扶起来母亲,进了屋。

钱前乖巧的给外婆倒了被水,又把被子支在外婆身后。让外婆靠的舒服点。

小姨夫一听钱前回来了,也赶紧回屋来看钱前。

一家人说说笑笑,好不开心。外婆耳背,有时候听不清他们说些什么,也不多问,只是微笑着,看着钱前。钱前便慢了语速,提高音量,解释给外婆,外婆明白了就笑了。

小姨知道钱前爱吃素馅饺子,张罗着去买菜,妈妈就和面,钱前看眼下帮不上忙,就和外婆聊天。

饺子很快就下了锅,小姨忙招呼钱前赶紧坐一边等着。

外婆不爱吃韭菜,小姨还做了西湖鸡蛋馅的。钱前盛好了,晾了一会,小心翼翼的递给外婆。看着外婆一口口吃下,钱前说不出的开心,这可是自己包的,上面还有麦穗的记号呢。

几个人正吃的开心,小姨妹回来了,一看见钱前,开心的不得了。

钱前发现小姨妹比以前爱说了,有时候嘴快的自己都说不过她。

说不过她就羞她,钱前伸手要喜糖,害的小姨妹跑开了不理她。

当晚,妈妈回到东村,钱前则留在外婆家。

这是不成形的习惯。

因为从初中钱前就住校,所以假期回来总会多抽时间和外婆住一起。

妈妈说外婆准备了很多唠叨,要是不说给自己听,外婆会憋的难受,等自己一走就又天天对着相片哭了。

钱前自然是知道外婆有多想自己的。

所以如果放两天假回家,钱前至少有一天在外婆家,要是长假,大多时候都住在外婆家。

舒适的床上,钱前和外婆面对面趟着,开心的聊以前的事和小姨妹的婚事。

小屋里时不时传来一老一少的笑声。

年纪大了,外婆晚上很晚才睡得着,倒是白天会眯上那么一会。

贪睡的钱前一和外婆聊天就不会那么贪睡,总是等外婆睡着了,听到外婆匀称的呼吸,自己才会渐渐睡去。

淡淡的月光洒进来,是那么皎洁又是那么静谧。

一老一少睡得很踏实,很安然。

……本章完结,下一章“突然很想知道”↓↓↓更精彩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