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言情小说 >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目录] > 第64章:白依云

《你敢让我的儿子管别人叫爹地?》

第64章白依云

向日葵的语言 原创言情小说 阅读字体选择:纤细

这天中午,钱前想不到施惠学姐会来公司找自己。

俩人来到大禹对面的咖啡店,选了靠窗的位置坐下。

“学姐,你怎么想到来公司找我,有事吗?”施惠学姐待人温和,十分可亲,钱前对这位学姐很有好感,因为曾一起在学校编辑部待过,俩人也很熟络。

“钱前,工作怎么样呀?”施惠仔细打量眼前的小学妹,难怪肖尧会对她一往情深,就连自己也禁不住心生好感。

没有时髦女装的装点,只是简简单单的职业装。非但不呆板,甚至有种说不出的性感。

而这种性感丝毫不带一丝蛊惑人心,她淡淡的微笑给人一种说不出的舒服和安心,难怪肖尧说一见她笑,就觉得无法自拔。

钱前见学姐一个劲打量自己,以为是哪里有什么不对,连忙低头检查自己。

“怎么,被学姐看的不好意思啦,我们又不是第一次见面!”施惠开口调侃。

“没,没有,学姐,在这上班挺好的,我很喜欢。”钱前抬起头来回道。

“你该不是要做女强人吧,那样很辛苦的,事业并不是一个人的全部。不要步我的后尘。”施惠低头思量,看似平静的开口。

是呀,自己和肖尧不也是这样吗?本来以为一直会交往下去,因为自己想要当律师,坚持到美国留学,所以才会造成俩人现在的尴尬。

一年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却足以让一个爱你的男人说出不再爱你,爱上了自己很是看好的小学妹。

钱前虽然不是很清楚施惠学姐和肖尧学长之间的种种纠缠瓜葛,却也听说他们之前确实是轰轰烈烈了一场,好像是因为学姐留学,俩人的关系才发生了转变。又想起肖尧学长对自己的告白,一时之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一点也不讨厌你,一点也不嫉恨你,只是羡慕你,可以得到他的注目。”施惠并不想刻意隐瞒自己的情绪,如果注定没有回头路,那么她愿意勇敢面对自己一意孤行的结果。

“学姐,其实我有自己喜欢的人了,对于肖尧学长,我从来没有过别的想法。”钱前想着或许打消学姐的顾虑才是关键。

施惠确实大吃一惊。没有想到她会拒绝那么优秀的他,心里也十分好奇她心仪的对象到底是谁,想了想,轻声问道:“是我认识的人吗?”

“是咱们学校的,以后有机会介绍给学姐认识。”钱前想了想还是不说名字的好。

“这样呀。”施惠见她并不多说,也就不再追问。

俩人又是聊了一些学校和工作的事情,这才分手道别。

钱前想不到的是居然在电梯门口碰上李特助,还被他点了名。

心里狐疑他找自己做什么,工作上似乎也没有什么要和他沟通的呀,不过还是跟着他进了电梯。

电梯里两个人谁也不说话,透过干净的电梯墙壁,钱前注意到他在打量自己,可是又不好说什么,只好故意干咳了一下。

“钱前,嗓子不舒服吗?”李家良看出了她的不自在,开口揶揄。

“哦,是有点难受,最近有点感冒。”钱前顺势又咳了几下。

“那你可一定要记住吃药,要知道你一打喷嚏,全大禹的人就会感冒。”

钱前想不到一下子就被他看穿,红着一张脸也懒得解释。

来到顶层,钱前跟着他进了一间偌大的办公室。

他的办公室很气派,钱前十分好奇董事长的办公室会不会和总统办公室一个样。

“把门关上。”李家良想着既然是私事,自然不想来往秘书知道。

钱前实在想不出他找自己做什么,还关上门,但是想自己和他无冤无仇的,他也不会对自己怎样,乖乖的关了门,但是刻意留了一条缝。

李家良仔细打量她,除了那个咳嗽是装的,她整个人看起来并不做作,可是一起待过那么久时间,她为什么现在装作不认识自己呢,还换了一个名字。

钱前见他只是盯着自己看,并不开口,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想到自己还有工作要忙,犹豫了一下,淡淡开口:“请问李特助找我有何贵干。”

李家良眉头皱了皱,她怎么脾气也长了,以前一副很温顺很乖巧的样子,只是想着她是不是和自己赌气之后遇到什么麻烦事,所以态度才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轻笑了一下:“你说呢?白依云?你还要赌气多久才肯不再把我当路人甲。”

白依云?钱前猜到这该是一个女孩的名字,思绪迅速翻转,他好像是把自己当成了那个叫白依云的女子,一脸狐疑的望着他:“你说什么?我不明白?”

“你不要闹了,那天是个误会,白依云。”李家良一边说一边站立起来,想不到这么巧,还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自己找了她半个月,想不到她居然埋伏在自己身边,难怪自己把香港快要翻个遍也没有找到她。

钱前看着他朝自己走来,不自觉地后退:“李特助,我想你是误会了,我不是你认识的白依云,我叫钱前。”

“我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手术就是改名换姓,所以我花了半个月的时间也找不到你,但是你不要忘记,名字你可以换一个,这张脸却还是那张我看了十几年的脸。”李家良想不到她就站在自己面前,却还要强说不认识自己。

“我真的不是,你认错人了,你睁大眼睛看一看,我是钱前,不是那个白依云。”钱前实在不知道自己和那个白依云究竟有多像,才让李特助把自己当成了她。

下巴忽然别猛的捏住,你要不要窝bā光你的衣服检查一下啊,我们毕竟也同床共枕了这么多年。

钱前一下子惊慌,这个李特助简直就是疯子,说的又是什么鬼话,毫不犹豫的照他踢去,听见他哎呦一声,钱前头也不回仓皇跑出了办公室。

李家良想不到就半个月不见,她居然就判若两人,温顺羔羊一下子变成野蛮泼妇,出手这么狠,差点一脚把自己踢废。怒火一下子燃烧。他拿起电话,快速拨了过去:“给我查企划部钱前的个人资料,立刻马上。”说完气急败坏的摔掉电话。

分开才不过半个月,她就和董事长的儿子勾搭在一起了,要不是自己亲眼看见,还真的不敢相信。只是她一向胆小怕事,下雨天打个雷都吓的打哆嗦,怎么一下子就变得这么刺猬了,而且欧世轩似乎对女生不敢兴趣,怎么可能半个月就和她一下子打得火热。李家良双眉紧锁,随手点了一支烟,狠命的吸了几口,又烦躁的扔到一边。

……本章完结,下一章“贴身保镖”↓↓↓更精彩哦!